卷一 血色安西 第十九章 死地後生
突騎施人鑿開了附近結冰的小河,將幾十棵大樹在水中浸泡濕透,包括進攻的士兵都用水從頭淋下,在濕漉漉的樹牆面前,唐軍的火箭失效了.

都羅仙投入了近千人進攻,他親自指揮,在幾十棵大樹後,跟隨著密密麻麻的突騎施人,他們小步奔跑,此起彼伏地呼喊著口號.

"諸神護佑著我們!"

......

"殺死所有敵人!"

在口號中夾雜著都羅仙狼嚎一般的吼叫聲:"沖進去,財富和女人任你們奪取!"

突騎施人狂呼如潮,加速向谷口沖去,唐軍的箭矢依然強勁密集,但箭矢被枝葉阻礙,使殺傷力大大降低,唐軍的攻擊開始乏力了.

突騎施人越來越近,前面的人抱著樹干,後面的人高舉著馬鞍,抵禦唐軍拋物線射來的箭雨,他們仿佛是大群戈壁野狼,黑壓壓地逼近了谷口,不斷有突騎施人中箭死去,但立刻就有人接替他的位置.

'啊!’一聲慘叫,一名矮個子的唐軍被一支箭射穿了咽喉,當場倒地死去,又是一聲慘叫,一名石壁上的唐軍被箭射中了,從石壁上滾落下來.

突騎施人已經躍過壕溝,距唐軍掩體不到五十步了,月光下,他們鋪天蓋地殺來,從葫蘆型的谷口密集地排下去,至少有上千人之多.

李慶安緊咬嘴唇,他的箭似流星,一箭緊接著一箭射出去,每一箭都會有一人慘叫著倒地,片刻間,便有二十幾人被射死,但敵人實在太多,他們已經沖到了二十步外,月光下,他們每個人都披頭散發,渾身濕透,相貌猙獰而凶惡.

李慶安的目光變得十分嚴峻,敵人太近,弩箭已經無濟于事了,他忽然大聲令道:"第一隊上馬,用騎兵來沖擊他們!"

他翻身上馬,厲聲對眾唐軍大喝:"弟兄們,讓突騎施人嘗一嘗大唐騎兵的厲害."

...........

李慶安舞動長槊,縱馬躍出了掩體,直向突騎施人殺去,五十余名唐軍也紛紛上馬,揮舞馬槊跟隨他沖了上去,最前面的突騎施人被突來的唐軍嚇得驚惶失措,他們扔下樹干,倉促迎戰,怎奈沖上來的唐軍狂暴之極,一連被刺翻了數十人,可是後面的突騎施人卻如浪潮般湧至,與唐軍厮殺成一團.

李慶安渾身是血,身邊的唐軍不斷落馬被殺死,面對數十名敵人的瘋狂圍攻,李慶安毫不畏懼,刀劈,槊挑,在他身邊已經伏尸累累,血流成河,他忽然一眼瞥見身後的賀嚴明已經率軍上馬,准備來接應,不由大怒喝道:"賀嚴明,你敢擅離職守!"

賀嚴明驚懼地後退一步,耳邊又傳來了李慶安的命令,"我若戰死,由賀嚴明接任主將."

賀嚴明呆呆地看著李慶安,看著他那張已經被鮮血模糊的臉龐,淚水從賀嚴明的眼睛里洶湧流出,不!他不能死去,至少不能這麼孤獨的死去,驀然間,藏在心底深處的大漢民族的勇氣被緩緩激發了,他抽出橫刀,狂野地大吼一聲,"弟兄們,為國盡忠的時候到了."

他縱馬猛沖上去,揪住一名突騎施人的頭盔,一刀劈斷了他脖子,五十多名唐軍紛紛怒吼著沖上去,滔天的殺氣逼紅了他們的眼睛,唐軍頓時士氣大振,近百人在密集的敵軍中肆意殺戮,突騎施人終于膽怯了,紛紛掉頭逃跑,在唐軍追擊中丟下了數百具尸體,狼狽地逃走了.

......

戰場暫時平靜下來,李慶安坐在一塊大石上,一名士兵用紗布給他包紮傷口,他中了兩刀一箭,但都沒有傷到要害,其中臉上一刀比較嚴重,割開了一條又深又長的口子.

賀嚴明跪在他面前請罪,"屬下擅離職守,請將軍發落."

李慶安凝視著他沉聲道:"違抗軍令是死罪,但念你殺敵有功,免你一死,從現在起,降你為伙長,你可服氣?"

"屬下服氣,謝將軍不殺之恩."


這時韓進平一瘸一拐走過來,他跟隨李慶安一起殺出,腿也被砍傷了.

"稟報將軍,連同被射死的,一共陣亡二十一名弟兄,受傷三十五人."

李慶安歎了口氣,"記下他們的名字,收集遺物,以後連同骨灰一起送回家中."

他又看了看天色,已經四更了,他便站起身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天亮後將有利于敵軍,只要他們再發動一次類似的進攻,我們可能就會全軍覆沒,我們必須采用別的辦法?"

"將軍有什麼良策嗎?"

李慶安緩緩點點頭,"我剛才已經發現了,這些突騎施大部分都不是正規軍,估計是普通牧民,稍有傷亡就退下去了,按照我的經驗,只要殺掉他們的首領,他們就會軍心渙散,撤回碎葉."

"他們的首領我看見了,大約三十多歲,一直就躲在後面."賀嚴明插口道.

"對!就是那個人,都羅仙,我們的老朋友了."李慶安拿起自己弓箭,他看了看山崖,微微一笑道:"上次居然沒射死他,這次我要將此人一箭射殺!"

賀嚴明和韓進平同時吃了一驚,賀嚴明急忙阻止他,"怎能讓將軍去冒險,讓我去."

李慶安瞪了他們一眼,"這是我的軍令,誰敢抗令!"

"用火油焚燒樹木和敵軍尸體,讓他們一時不敢進攻,給我爭取時間."

李慶安稍微收拾了一下,背上弓和一壺箭,又將橫刀別在腰後,快步來到懸崖前,懸崖高約十幾丈,筆直陡峭,沒有攀爬之處,但因為山頂上藏有兩名哨兵,所以從山崖上拋下了一根長長的繩索,可以攀繩而上,李慶安把繩索系在了自己腰間.

他剛要給上面信號,一個苗條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他身旁,"李將軍,你去哪里?"

是石俱蘭,李慶安在包紮傷口時她便看見了,但李慶安赤著上身,她不好意思上前,她見李慶安一個人走向山崖,便悄悄隨尾跟來.

月光下,她忽然看見了李慶安的臉,不由驚呼一聲,"李將軍,你的臉..."

"受了點小傷,不礙事,你快回宿地去吧!"

"不!讓我看看."

石俱蘭固執地上前,她心疼地撫摸著長長的傷口,"疼嗎?"

"有一點疼."

李慶安一把攬過她的腰,指著傷口笑道:"假如你親它一下,就不疼了."

石俱蘭高聳的胸脯劇烈地起伏,她美麗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異彩,慢慢伸出手臂摟住了李慶安的脖子,柔嫩的紅唇卻一下子吻住了他嘴唇,將少女珍貴的初吻獻給了自己心中的英雄.

李慶安心醉了,他緊緊摟住美麗的少女,痛飲她的芳澤,忽然李慶安推開了她,仰天大笑道:"我去了,我要用都羅仙的頭顱作酒器,和你痛飲慶功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