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十八章 生死關頭
"抽個簽吧!"

賀嚴明手里拿著兩根草,笑嘻嘻地用胳膊肘碰了韓進平一下,"老規矩,短的上."

"肯定又是你小子輸."韓進平隨手抽了一根,他咧嘴笑了,他這根要長一點.

"真他娘的倒黴!"

賀嚴明歎了口氣,對幾個手下苦笑道:"我又連累你們了."

"上!"這時傳來了李慶安一聲低令,賀嚴明帶著幾名唐軍立刻像猴子一樣,從掩體里一躍而出,飛奔到敵軍的尸體旁,手腳異常麻利地從敵人身上割下了箭矢袋,忽然,賀嚴明身後一名受傷沒死的突騎施人從地上爬起來,他對准賀嚴明的後背慢慢舉起了刀,另外兩名士兵想喊已經晚了,就在這刹那間,一支狼牙箭閃電般地射到了,一箭射穿了突騎施人的後頸,余勁未消,箭羽還在顫顫晃動.

賀嚴明措不及防,嚇得跳了起來,拖著幾十袋箭仿佛兔子一般地跑了回來,其他手下也跟著跑了回來.

"他娘的,小命都差點丟了."

他把箭袋忿忿往地上一扔,"下次就算再輸,老子也不去了."

"噤聲!"李慶安低喝一聲,賀嚴明立刻乖乖地閉上了嘴.

.......

這支入侵的突騎施人早在三天前便進入了大唐境內,昨天都羅仙和他親衛隊發現了胡商隊,險些搶劫成功,最後被唐軍擊敗.

雖然胡商有了唐軍護衛,但畢竟唐軍人數少,滿載著財富的數百頭駱駝和幾十名美嬌娘強烈地吸引著突騎施人,而且都羅仙強烈地感覺到,唐軍首領極可能就是斷他一臂的仇人.

此刻,都羅仙正目光陰冷地思考著對策,都羅仙率領的這支突騎施騎兵並不是正規軍,而是由生活在賀獵城附近的幾支部落牧民組成,裝備都十分簡陋,沒有盾牌,無法抵禦唐軍的勁弩,要想攻下對方的營地,有效抵禦唐軍的弩箭便是其中的關鍵了.

都羅仙低頭沉思,忽然,他的目光無意中看到了遠處的一片胡楊林,他頓時眼睛一亮,想到了一個絕好的辦法.

.......

山谷內,唐軍劍拔弩張,靜候著敵軍的第二次進攻,夜風加大,挾夾著沙石鋪天蓋地撲來,一種淒厲的尖嘯聲在山谷中的石筍,石柱間回蕩,數百頭駱駝圍成一圈臥地而眠,在駱駝圈中,一百多名胡商橫七豎八地躺在自己的大箱子旁,瞪大眼睛望著漫天的星斗,心中默默祈求光明神的護佑.

二十幾名少女則擠在一個角落里,個個臉色蒼白,她們沒有一個人能入睡,對命運的擔憂深深噬咬著她們的內心.

此時,薩爾達的眼中也充滿了焦慮,在他一生中也面臨過無數次的生死一線,可從來沒有像昨天和今天這樣讓他憂心忡忡,早知道他就不該答應帶俱蘭公主來大唐游曆,一旦出事,他怎麼向國王交代,或許用不著交代了,那時他也同樣會死去,薩爾達心中長歎了一聲.


一旁依偎在駱駝身上的石俱蘭並不害怕,她對李慶安有一種發自內心的信任,她還在反反複複地回味著李慶安給她的擁抱和額頭上的一吻,她知道,李慶安的擁抱僅僅只是一種關懷,是大戰來臨前對她的撫慰,對別人他也會這樣安慰,但他那一吻卻只屬于她.

石俱蘭那如深潭般的眼睛里漸漸漾起了笑意,就是那一吻,使她細心地捕捉到了李慶安對她的一絲情意.

石俱蘭覺得自己的臉變得滾燙,她用手背冰了冰燙熱的臉龐,悄悄直起身向谷口望去,一根石柱正好擋住了她的視線,她又沮喪地坐下,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身上的短劍,她是多麼渴望能和他一起並肩作戰.

.......

山頂上發出了信號,十幾個半躺在地上休息的唐軍一躍而起,抓起弩弓撲向掩體,月光下,果然又有一百多名敵人向這邊湧來,不過他們學聰明了,不再橫沖直撞當活靶,而是趴在地上,像蛇一般地向這邊爬來,清除地上的蒺藜刺.

李慶安全神貫注地注視著敵軍靠近,他已經發現了這支突騎施人的弱點,在他一年的軍旅生涯中,和突騎施人打過無數次交道,普通的突騎施騎兵都配備有盾牌,但這支軍隊卻沒有,而且他們的武器各式各樣,有的人穿皮甲,有的人卻連皮甲也沒有,另外,他們做的箭也是參差不齊,有的精細,有的則十分粗糙,從這幾個疑點便可以推斷出,這支突騎施人不是正規軍,極可能是某個部落臨時拼湊的散兵游勇,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或許就有對付的辦法了.

"李將軍,快看!"一名士兵發出一聲驚呼.

李慶安已經看見了,在障礙石的兩邊又湧出了大群突騎施人,不!確切說是一排樹牆.

他們砍下胡楊樹,繁茂的樹枝都不去掉,十幾個人抱著另外一端,七八棵大樹並排成一個月牙形,緩緩前進,竟形成了一道濃密的樹牆.

唐軍開始有些不安了,這樣一來,敵人便有了一種天然的盾牌,自己的弩箭是否還能有效?

李慶安咬了一下干裂的嘴唇,他忽然回頭問道:"我們的火油帶了多少?"

韓進平跑去清點,片刻跑了回來,"將軍,有三十袋."

"准備火箭!"

士兵們立刻忙碌起來,他們支起幾口鍋,倒了幾袋火油,賀嚴明又從胡商那里要來了幾捆大食棉布,十幾名年輕的胡商也跑來幫忙了,他們將棉布撕成條,綁在箭杆上,在棉布上蘸滿火油,一支支火箭就做成了.

樹牆越來越近,離他們已經只有百步了,進入了射擊范圍,李慶安在火把上點燃了一支火箭,慢慢拉開了弓,熊熊燃燒的火團在他眼前跳躍,'嗖!’地一聲,箭矢帶著火團和濃煙騰空而起,劃出一道優雅的弧線,射進了密集的樹牆中,釘在一根樹干上,胡楊樹枝經過一個冬天的風吹日曬,早已變得十分干燥,極易著火,火箭立刻點燃了樹枝,瞬間,火勢便蔓延開了.

唐軍一陣歡呼,無數支火箭騰空而起,如一條條火蛇在空中飛舞,有的射中樹枝,助燃了火勢,有的則射中樹干後面的突騎施人,點燃他們身上的衣服,火勢越來越迅猛,突騎施人拿不住了,他們紛紛拋下熊熊燃燒的樹木轉身便跑,在唐軍一陣又一陣密集的箭雨中,近百人中箭倒地,第二次進攻再次以慘敗收場.

但不到一刻鍾,突騎施人第三次進攻又開始了,這一次唐軍遇到了極大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