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十七章 胡女多情
在天完全黑盡之前,士兵和商人開始了防禦工事的修建,李慶安選的這處宿營地位置非常有利,山崖筆直陡峭,環抱一座彎月形谷地,雖然谷地里遍布巨大的石筍和石柱,但出入口卻很狹隘,只有五丈寬,只要守住這個谷口,就能有效地抵禦突騎施人的進攻.

唐軍士兵對付突騎施人有著豐富的經驗,他們搬運一塊塊百斤重的巨石作為障馬石,布置了三道障礙,幾名士兵又在方圓三里的范圍內灑下了幾大袋蒺藜刺,這也是對付騎兵的高明手段,蒺藜刺是一顆核桃大的鐵丸上長出四根長刺,隨手撒下總會有一根尖刺朝上.

大家又一起動手,挖了三條深深地壕溝,里面插滿了削尖的木樁,這些木樁是從不遠處的一片胡楊林里砍來.

只用了兩個時辰,唐軍的防禦工事便大功告成,這時天已經黑盡了,群星掩映在一層淡淡的輕煙薄霧之中,明月尚未滿盈,寒光閃閃,清輝四瀉,月光如淡藍色的流水,流遍天空.

兩名士兵爬上山頂站崗放哨,其余士兵們都在各自檢查著武器裝備,對付游牧民族,弓箭最為重要,由于李慶安這次是有備而來,唐軍准備得異常充分,他們不使用普通弓箭,而是使用單弓弩,這是一種威力極大地弓弩,射程達一百六十步,每人攜帶五壺弩箭,一壺弩箭三十支,這樣,一百多名唐軍就有一萬五千余支箭,如果是對付小隊突騎施人是足夠了,但突騎施人若是大隊軍馬來襲,就顯得有些吃力了.

去年春夏開始就不時有小股突騎施人入境騷擾,十月初,更有千余突騎施人從碎葉南下,侵入了大唐的疆土,被高仙芝率軍打敗後,隨即消失了一個冬天,而半個月前粟樓烽戍堡的士兵又看到了一千余突騎施騎兵,意味著他們又來了,早在前幾天李慶安便發現了他們的蹤跡,派了兩人趕回龜茲向高仙芝稟報.

此時,李慶安站在一塊高高的大石上,眺望著黑夜的盡頭,他在尋找著突騎施人的蹤跡.

"李將軍發現了什麼嗎?"

不知何時,石俱蘭出現在了李慶安的身後.

"我感覺到了殺氣,黑夜里的突騎施人正像狼群一般向我們撲來."

李慶安聲音如夢幻般的低沉,他的目光在夜色中似乎看透了沉沉的黑霧.

李慶安回頭看了她一眼,"你害怕了嗎?"

"有一點!"石俱蘭低下了頭.

"薩爾達大叔說,突騎施人曾在幾十年前像狼群一樣地蹂躪我們的家園,殺死男人,搶掠婦女兒童,粟特人的血染紅了真珠河,昨天上午,我又親眼看見了他們的可怕."

石俱蘭咬了一下嘴唇,她抬起頭望著李慶安,明亮的眼睛里充滿了對他的期待.

李慶安輕輕將她摟在懷里,在她耳邊柔聲道:"只要有我在,我就會保護你的安全,我絕不會容許突騎施人在大唐國土上胡作非為."


石俱蘭的目光癡癡地凝視著他,銀色的月光映照在她白玉般的臉上,儼如湛藍寶石般的眼睛變得有些朦朧,仿佛籠上了一層輕紗.

"教我漢語的人就是大唐嫁到甯遠國的和義公主,那時石國和甯遠國的關系很好,我經常去甯遠國找她,她告訴我,大唐是天可汗的故鄉,是天下最繁華,最強盛的國度,有優雅的詩歌,有精美的瓷器和絲綢,可今天我才知道,大唐最讓人向往的,是它海納百川的心胸,從你身上,我感覺到了這種氣度."

石俱蘭又低下頭,美麗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少女的羞澀,她低聲道:"你沒有因為我是胡人就輕視我,那天你一箭射死了壞蛋,我就知道,你其實很關心我,一直就在暗處保護著我."

"那是當然,這麼美麗的姑娘,我怎麼能讓強盜摧殘."

李慶安輕輕托起她的下巴,溫柔地注視著她,終于,他忍不住低下頭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李將軍!"石俱蘭激動得要哭,她猛地抱住了他腰,"如果真要死,我甯願和你死在一起."

李慶安沒有說話,而是憐愛地將她摟在懷中,在他懷中,這個嬌小的姑娘在大難即將臨頭時,仿佛小鳥一樣瑟瑟發抖,那麼讓人心疼.

不知過了多久,遠處隱隱傳來了薩爾達大叔焦急地喊聲:"俱蘭,你在哪里?"

"薩爾達大叔在找我了,我先去了."石俱蘭小聲道.

"去吧!不要害怕,安心去睡覺,天亮後我們繼續出發."

石俱蘭點點頭,轉身向宿營地跑去,可跑了幾步,她又停住了,回頭望著李慶安深情地道:"李將軍,我不要死,我要和你牽手迎接黎明的朝陽."

說完,她飛速跑遠了,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李慶安目光又投向了遠方,他堅毅的臉龐儼如花崗岩石般的冷靜.

就在這時,山頂上忽然射出一支響箭,發出刺耳的嘯聲,李慶安霍地注視著黑暗深處,瞳孔收縮成一線,他的手漸漸捏緊了刀柄.

.......

黑暗中,鋪天蓋地的突騎施騎兵如狼群一般向山谷這邊撲來,密集的馬蹄聲驚碎了寂靜的夜色,他們足足有三千人之多,這是生活在碎葉川南部的黃姓突騎施人一支,從去年夏天起,他們屢屢侵犯大唐邊境,擄掠牛羊人口,使拔煥城一帶不得安甯,姑墨國王派人向安西節度使夫蒙靈察求援.

夫蒙靈察慷慨應允剿滅這支突騎施人,令高仙芝全權負責此事,只是冬天大雪封路,突騎施人退回了碎葉,但春天剛剛來臨,這支突騎施又開始進入唐境劫掠.


"沖進山谷,除駱駝,財富和女人,其余人一概殺死!"

隨著首領都羅仙的一聲大吼,突騎施人騎兵如狂風一般向山谷席卷而來,但很快他們便遭遇了麻煩,不少戰馬踩中了地上的蒺藜,戰馬長嘶倒地,將馬上的騎兵重重地摔了出去,慘叫聲連成一片.

突來的變故使突騎施人立刻放緩了馬速,他們低聲詛咒著,小心翼翼地穿過了布滿蒺藜的戈壁灘.

山谷里,唐軍已經枕戈以待了,八十名士兵弩張搭箭,扼守住谷口,另外一些士兵則爬上了兩邊陡峭的石壁,准備從側面向突騎施人射擊.

"大家不要擔心,突騎施人不善打攻防戰,今晚讓他們嘗嘗我們唐軍弩箭的厲害."李慶安大聲地鼓舞著士兵們的士氣.

"要沉住氣,跟著我的箭射!"

李慶安在一年之內奪得了安西第一神箭的稱號,他箭術超群,不僅百發百中,而且大多一箭斃命,在他這一年的西域軍旅生涯中,死在他箭下的突騎施人數不勝數.

月色清明,二百步內的岩石和戈壁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只見一團團黑影向這邊湧動,巨大石塊和滿地的蒺藜阻礙了他們騎馬,突騎施人只得放棄他們馬背上的優勢,像步卒一樣發動進攻.

他們沒有盾牌,但手中卻有弓箭,拿著長長短短的兵器,大多數人穿著皮甲,有的壯實,有的高大,個個面目凶惡,目光中充滿了對財富和女人的向往.

黑色的人潮翻過一道道石陣向山谷口湧來,一邊跑一邊放箭,箭矢呼嘯而至,丁丁當當地射在唐軍的掩體巨石上.

李慶安的長弓慢慢拉成了滿月,長長的箭杆上刻著他的綽號:'凌山血箭’,月色映照下的狼牙箭頭閃過一道亮光,儼如死神猙獰一笑.

箭閃電般地射出了,'撲!’地一聲,從一名突騎施百夫長的眼中射入,箭頭直透後腦,百夫長慘叫一聲,被牢牢地釘死在地上.

李慶安一箭射出就是軍令,唐軍士兵紛紛射出弩箭,箭如密雨,頓時沖在最前面的三十幾名突騎施人中箭倒地,慘呼聲連連,突遭襲擊的敵人並沒有減弱攻勢,後面的突騎施人繼續向前湧上,他們一邊放箭,一邊大呼小叫,這時一名唐軍被流箭射中了頭顱,慘叫一聲倒地死去,但立刻又有一人上來填補了他的位置,第二輪箭雨射出了,突騎施人的皮甲無法抵禦唐軍強勁的透甲箭,又有三十多人中箭倒地.

這一次突騎施人害怕了,後面的百余人發一聲喊,調頭便跑,幾個跑得慢的,也死在唐軍的箭下.

戰場霎時間安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