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十五章 並非盜賊
薩爾達見他們走遠了,這才松了口氣,連忙回頭呼喚眾人,"出發了,大家跟上."

駱駝隊緩緩起步,繼續向南進發,薩爾達很有經驗,他知道離勃達嶺山口三十里外就是粟樓烽戍堡了,在那里要交一筆過路費,可以補充淡水,然再向南行二百余里便是拔煥城,這里屬于姑墨國的領土,再向東走約五六百里,便到了安西都護府所在地龜茲軍鎮.

按照目前的速度,到龜茲至少還要走半個多月的路程,其中最艱險的一段路就是勃達嶺到拔煥城之間的二百余里,這里戈壁茫茫,人跡罕至,時有突騎施騎兵從這里犯境.

隊伍過了拔煥河源頭,在一處峽谷間穿行,巨大的石山一座一座地矗立在茫茫的戈壁灘上,山貌怪異而猙獰,仿佛千年巨怪石化而成.

這時,在一座巨大山體的頂上忽然出現了幾名突騎施人騎兵,為首軍官目光陰騖地注視著遠方儼如蟻群般的駱駝商隊,這是一名獨臂軍官,他輕輕一擺手,幾名突騎施人調頭便走,迅速消失在山頂之上.

薩爾達怔住了,他呆呆地望著遠處的山頂,眼睛里閃過一絲懼意,石俱蘭發現了他的異常,連忙問道:"大叔,出什麼事了?"

"我剛才好像看見了幾個騎馬的人."

"又是那幫強盜唐軍嗎?"

"不是!好像...是突騎施人."薩爾達緊張得聲音都顫抖了.

就在這時,峽谷前方隱隱傳來的激烈的馬蹄聲,瞬間,谷口塵土飛揚,夾雜著興奮的叫喊聲.

"不好!是突騎施人."

薩爾達臉色慘白,他拼命揮動胳膊大吼:"大家調頭,快跑!"

商人們紛紛調轉駱駝,死命吆喝,用鞭子猛抽駱駝,石俱蘭也嚇得花容失色,顫聲道:"大叔,假如我公開身份,他們會放過我們嗎?"

"公主,別傻了,快跑吧!"薩爾達急得眼睛都充血了,拼命抽打駱駝.

但是,一切都晚了,大約二百余名突騎施騎兵眨眼間便趕上了他們,當先騎兵一箭射來,一名胡商慘叫一聲,從駱駝上栽倒下地.

突騎施騎兵沒有任何寒暄,揮舞著刀猛撲上來,眼睛里閃爍著饑渴和興奮,仿佛狼群看到了落單的獵物,一名大胡子騎兵一刀劈開一只木箱,'嘩!’一聲,滿滿一箱紅寶石滾落一地,幾名突騎施人眼睛都瞪紅了,跳下馬就搶.

"你們這群強盜!這是我的東西."

貨物主人哭喊著沖上來,卻被大胡子騎兵反手一刀劈死,另有數十名騎兵獰笑著撲向胡姬,少女們嚇得尖聲驚叫,跳下駱駝奔逃,可她們哪里跑得過這些騎馬的大漢,瞬間便被他們一把抓上了馬.

這時,突騎施人首領一眼看見了美貌的石俱蘭,他嘿嘿淫笑一聲,催馬上前,伸手便向她抓來.

"都羅仙,是你!"石俱蘭忽然認出了突騎施人首領.

首領一愣,他也認出了石俱蘭,他陰陰一笑道:"原來是俱蘭公主,太好了,去年我向你求婚被拒絕,現在你居然落到我手中了."

石俱蘭憤怒地斥道:"我要告訴父王,讓他斷絕和你們突騎施人的一切關系."

都羅仙的眼中閃過一道殺機,仰頭獰笑一聲,"你做夢吧!等我玩夠了你,再殺了你,你向誰告去?"

他伸手向石俱蘭高聳的胸脯抓來,石俱蘭猛地拔出短劍,都羅仙措不及防,手腕上被劍劃破一個大口子,頓時血流如注.


都羅仙勃然大怒,居然敢傷他最寶貴的獨臂,他抽出刀大吼:"剝光她的衣服,所有人都來,奸死她!"

石俱蘭跳下駱駝便逃,幾名突騎施人也翻身下馬,從四面包圍,石俱蘭一個趔趄,摔倒在地.

"我先來!"

那名大胡子突騎施人脫去上衣,淫笑著向她撲來,眼看石俱蘭就要遭到不幸,突然,一支狼牙箭閃電般射來,一箭射穿了大胡子突騎施人的後腦,將他釘死在地上.

"是唐軍!"

突來的變故使突騎施人大吃一驚,都羅仙猛地回頭,只見一名年輕的唐軍軍官騎在馬上,拉弓似滿月,箭尖冷冷地對准了他,不等他反應過來,長箭呼嘯而至,都羅仙本能地一縮脖子,長箭貼著頭皮射穿了他的頭盔,頭盔飛出三丈多遠.

頭皮一陣火辣辣地疼痛,血順著臉頰流下,這種惡夢般的感覺,都羅仙忽然想到了什麼,他嚇得魂飛魄散,調馬便逃,這時,一百余名唐軍縱馬殺來,突騎施人驚得膽寒心裂,紛紛跳上馬逃命,唐軍箭如雨發,幾十名帶著少女胡姬的突騎施人跑得較慢,被唐軍的箭矢一一射死,唐軍把少女們救了下來.

李慶安催馬緩緩來到石俱蘭面前,他跳下馬,蹲在她身邊柔聲道:"是腳扭了嗎?"

石俱蘭眼中湧出了淚水,她扭過頭,一言不發.

他笑了笑,"我叫李慶安,是唐軍斥候,我來幫你看看腳."

說著,他也不管石俱蘭是否願意,輕輕托起她的腳放在自己腿上,在她腳背上摁了一下,"這里疼嗎?"

石俱蘭臉一紅,搖了搖頭.

"還好,沒有傷到骨頭,只是腳筋扭了,休息一天就可以了."

李慶安沒有繼續給她治腳,從懷中取出一貼膏藥,遞給她道:"這是我自己配的,貼一天,你的腳就應該沒事了."

"謝謝你!"石俱蘭低聲道.

李慶安哈哈一笑道:"謝什麼,雖然我只是欣賞你的姿容,但你若真被強盜剝光了衣服,我倒是舍不得."

石俱蘭又羞又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可不知為什麼,她卻恨不起來了.

這時,被打暈的薩爾達已經蘇醒了,他心中萬分感激,連忙上前對李慶安深深施禮感謝,"多謝李將軍援手,我們感激不盡."

李慶安一擺手道:"收了你們的酒錢,自然要幫你們一次,不過我再次提醒你,你們遇到的只是入境突騎施人的其中一股,如果你們再落單,肯定還會再遭遇他們,你們自己考慮吧!"

胡商被殺了七人,他們早被嚇破了膽,不等薩爾達回答,他們一齊喊道:"我們懇求唐軍護衛."

李慶安眯起眼笑了,笑得像一只狐狸.

"你們都是生意人,應該知道價格隨行就市,現在不是兩貫錢了,我們每人二十貫錢,干不干?不干我們就走了."

眾胡商一呆,面面相覷,忽然,他們異口同聲道:"我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