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十一章 馬球風波(上)
"喝酒!喝酒!"

白元光用胳膊拐了段秀實一下,顧左右而言他道:"成公,今天這家酒肆的菜不錯,是不是換廚師了?"

"哈哈!是不錯,小二,再來一盤紅燒魚."

"你們!"霧娘氣得重重一拍桌子,"你們幫他欺負我,我告訴封二叔去."

李慶安的頭忽然有點大了,叫封常清為封二叔,這個霧娘難道是......

這時一直不說話的席元慶笑道:"七郎,你可能還不認識霧娘吧!她就是我們高帥的小女兒,外號叫...."

"席慢槍,不准你說!"霧娘急了,狠狠瞪了席元慶一眼,席元慶連忙舉手笑道:"好!好!我不說就是了."

霧娘瞥了一眼李慶安,"喂!你叫什麼名字?"

李慶安連忙笑道:"我叫李慶安,他們都叫我七郎,那豹皮你若不要了,我明天就拿去賣掉."

"那是我掏錢買下的,你敢賣!"

停一下,霧娘又問他道:"那你用什麼兵器?"

李慶安一咧嘴,這小娘該不會是想給自己起外號吧?

白元光最是幸災樂禍,他連忙道:"霧娘,七郎是用弓箭."

"那好,以後我就叫你李臭弓,我說李臭弓,明天把豹皮給我送來,聽到了嗎?"

其他三人聽李慶安得了個李臭弓的外號,都忍俊不住,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李慶安苦著臉,暗暗忖道:"他***,高仙芝怎麼生了這麼個女兒?"

........

喝完酒,高霧先回府了,段秀實和席元慶另有事情,白元光和李慶安一路返回軍營.

"七郎,你可別小瞧霧娘,她弓馬嫻熟,劍法很高,幾個男人都不是她的對手."

"我看得出,你們都很喜歡她,對吧!"

"是!安西軍上下都很喜歡她,不是因為她性子爽快,而是因為她很仗義,看見有不平之事,她就要管,去年康懷順的兒子在街上鞭打士卒,被她看見了,不僅把康懷順的兒子狠揍一頓,還逼他向士卒道歉,現在想想都解氣."

李慶安點點頭,他忽然想起一事,連忙笑著問道:"她外號叫什麼?"

白元光哈哈一笑,"她最喜歡給人起外號,所以大家也給她起了個外號,叫高腳鳳,不過你可千萬不能在她面前提起,她好像對你特別不滿."

李慶安不覺啞然失笑,高霧的個子很高,一雙腿又長又細,可不就是一只高腳雞嗎?

"七郎,對了,我有件事險些忘記告訴你了."白元光重重一拍腦門,連忙道:"明天有場馬球賽,你可要參加."

李慶安欣然點頭笑道:"我還沒有正式比賽呢!正好用實戰來檢驗一下."

........

馬球在大唐之盛,已經到了狂熱的地步,上至帝王權臣,下至走卒小販,無人不酷愛這項運動,它要求參加者不僅要有強健的體魄,高超的騎術和精准的射擊,還要有最堅韌的意志和無比靈敏的反應.


馬球從它誕生那天起就被稱為'軍中戲’,是大唐軍人必須的一項訓練,大唐高水平的馬球手大多出身軍隊,尤其是騎兵眾多的邊軍,更是人材輩出,馬球在安西軍也同樣深受喜愛,擁有眾多高水平的馬球手,在去年春天大唐舉行的馬球大賽中奪得第三名.

李慶安接觸這項運動僅僅數十天,便已經表現出了超然絕倫的天賦,他捕捉戰機的能力和臨門一杖的精准,令無數人深為贊絕,他現在缺的只是一種大賽經驗,這種經驗需要在一次次比賽得以磨礪.

今天這場比賽是夫蒙靈察親兵隊和高仙芝親兵隊之間的一場比賽,這兩支隊伍中擁有安西最優秀的馬球手,高仙芝這邊是段秀實,白元光,李慶安,賀拔余潤等名將,而夫蒙靈察那邊則擁有白孝德,荔非守瑜,柳青,劉志奎等高手,兩邊各出十人,在龜茲馬球場上舉行了這場比賽.

馬球場長約千步,相當于現在的三個足球場大小,球杖長三尺,外形如偃月刀,球大小似橙子,而球洞是一塊木板上挖出一尺見方的圓洞,後面編以軟兜,以打進對方球洞為贏.

全場比賽共分上中下三局,每局時長一柱香,進球多者獲勝.

這場比賽吸引了五千余人觀戰,不僅有士兵,軍屬,而且龜茲城的許多平民也聞訊趕來觀戰.

在馬球場旁的觀兵台上坐著節度使夫蒙靈察,副都護,四鎮兵馬使高仙芝,監軍邊令誠,副都護程千里,押衙畢思琛,行官王滔,長史康懷順等安西軍一班文武高官.

夫蒙靈察年約五十余歲,雙眼細長,皮膚黝黑,或許是上了年紀的緣故,他的身子變得有些肥胖了,已經沒有了當年率軍南征北戰的威武和雄心壯志.

他看了一眼高仙芝,眯著眼笑道:"仙芝,我們照例設個彩頭如何?"

高仙芝欠身笑道:"可以!"

"那好,老規矩,我們各出五十貫,勝者得之."

旁邊監軍邊令誠笑道:"咱家也湊個趣,我有一顆明珠,哪隊獲勝,就歸誰."

"邊公公,一隊有十人,可你只給一顆明珠,獲勝後怎麼分啊!"

坐在高仙芝身後的女兒高霧插口笑道.

"霧娘,大人說話,你不要多嘴."高仙芝輕輕斥責女兒一聲.

夫蒙靈察笑了,"霧娘說得很有道理啊!監軍,你就不要吝嗇了,就再掏點錢來助助興吧!"

邊令誠干咳兩聲,點頭笑道:"既然霧娘有意見了,咱家就不得不出血了,我再出一百貫,勝者得之."

"那明珠呢?"高霧不依不饒問道.

邊令誠撚出一顆核桃大的明珠,在她面前一晃笑道:"若你的破刀爛槍隊贏了,這明珠就歸你!"

"真的嗎?"

高霧大喜,她攏聲大喊道:"段小劍,白蠟棍,李臭弓,你們要拼命啊!"

周圍的安西軍紛紛笑了起來,夫蒙靈察也哈哈大笑,笑罷,他問道:"霧娘,李臭弓是誰?"

"就是,就是...."高霧忽然忘了李慶安的真名.

"就是那個單弓獨箭,射殺四十名突騎施騎兵的李慶安,我收他做了牙將."高仙芝接口笑道.

這時,有人輕輕哼了一聲,小聲道:"稍有點本事,便立刻收為私有,不知道的,還以為安西軍姓高呢!"

高仙芝勃然變色,站起身厲聲喝道:"程都護,你說清楚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