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八章 百步殺人
兩里外的一塊巨石後面,李慶安注視著獵獵火光中的數百名突騎施騎兵,這是他入唐以來面臨的第一次挑戰.

可是對方有五百余人,李慶安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連同自己只有四個人,能以一當百嗎?

李慶安腦海里迅速思索著曆史上他所知的以少勝多的戰例,可是一切知識在眼前都不適合了,沒有勇氣,任何經典的戰例都是花瓶.

"把你們的箭壺解下一只給我!"

幾名唐軍都愣住了,韓進平連忙勸道:"火長,你不能去冒險,他們可是突騎施正規軍,不是尋常牧民,我們還是等拔煥城的援軍過來吧!"

"拔煥城到這里至少要兩天,那時戍堡早被他們踏平了,把箭壺給我!"

眾人無奈,只得解下一只箭壺遞給李慶安,賀嚴明猶豫一下道:"火長,讓我跟你去吧!"

"不用了,我一個人反而行事便利."

他拍了拍賀嚴明的肩膀,笑道:"小賀,你教我一句突厥語,'有緊急情況’這句話怎麼說?"

"烏倫馬妁不迦羅."

"我知道了,你們去遠處等我,千萬不要冒險跟來."

李慶安將五只箭壺掛在馬上,一催馬,迅速向西南方向奔去.

突騎人為偵察唐軍援兵北上,在五里外的西南角和東南角各布置了一名哨兵,在夜色掩護下,李慶安漸漸靠近了西南角的哨兵,馬栓在一棵胡柳樹上,一名突騎施騎兵正坐靠在樹下喝水,昏黑中,他的身材十分高大,並沒有感覺到危險已經來臨.

六十步外的一塊大石後,李慶安摘下了他從拔煥城買回的七石硬弓,他從前射靶,射樹,射動物,今天卻是第一次射人.

弓慢慢地拉開了,李慶安的嘴唇都要咬出了血,他深深吸一口氣,控制住內心砰砰的狂跳,長箭瞄准了那張哈欠連天的血盆大口,慢慢將弓弦拉滿,弦一松,狼牙箭閃電般射去,箭勢強勁,'撲!’一聲,突騎施哨兵竟被一箭從口中射入,箭頭透腦而出,連慘叫聲都沒有,便活活釘死在樹上.

李慶安後背濕透了,他沒有時間去感受殺人的滋味,他飛奔而上,迅速剝掉了哨兵的外衣給自己換上,又摘下他的帽子戴上,隨即把尸體拖到灌木叢深處,這才斬斷了栓在樹上戰馬缰繩,拉著馬消失在黑夜深處.

........

血腥的戰斗已經開始了,唐軍箭如雨下,密集地射向堡下的突騎施人,戍堡下已伏尸累累,數十名突騎施人被射死在城堡下,但後面的敵軍卻悍不畏死,他們鐵了心似的要拿下戍堡,又有五十名突騎施人猛沖而來,他們抗著泥土包,要填平大門前的一道溝壑.

遠處,兩百多名突起施騎兵也在馬上放箭,箭雨密集,大部分都射在石壁上,也有射進堡內,唐軍出現了傷亡.

荔非元禮眼睛都殺紅了,他大吼大叫指揮唐軍射敵,"這邊,射這邊!那里,射那個高個子軍官,他娘的!射偏了,你是吃屎長大的嗎?"

荔非元禮一巴掌把唐軍士兵打飛,自己拉開弓,剛才那高個子突騎施軍官卻不見了,氣得他亂放一箭,罵道:"他娘的,南方有肥羊女人不去搶,偏要來搶我們,這些突騎施人瘋了!"

突然,他看見數十名突騎施騎兵拖來一根撞木,呆了一下,不由向後退了兩步,咧開嘴自言自語道:"完了,老子的小命今天要丟在這里了,東都的美人們,長安的美人們,老荔見不到你們了."

........


"撞開它!"

獵獵火光中,突騎施首領都羅仙暴跳如雷,他指著石堡大門怒吼著,為了一塊寶石,自己的手下已經死了六十多人了,而寶石的影子都沒見到,他開始有點心疼了,這些能征善戰的手下可比任何寶石都重要.

"殺進去,唐軍一個不留!"

二十人抱著撞木沖向戍堡大門,兩邊數十名突騎施人高高舉起盾牌護衛,就仿佛一只巨大的百腳蟲.

這時,都羅仙身邊不知不覺靠近了一名滿臉塗得黝黑的突騎施士兵,他的帽子壓得很低,遮住了大半個臉,忽明忽暗的火光中,沒有人注意到他,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攻門的'百腳蟲’身上.

"你有什麼事?"都羅仙忽然發現了他,回頭問道.

來人嘴張了張,卻說不出一句話,臉上露出了憤怒的表情.

"他***,老子忘了!"

他大吼一聲,拔出寒光閃閃的橫刀,劈頭就是一刀,刀勢迅疾無比,但都羅仙已經有了警惕,急閃身,躲過必死的一刀,他還是慢了一步,鋒利的刀砍在他左臂上,'咔嚓!’一聲,都羅仙的胳膊被一刀砍斷,他慘叫一聲,夾馬便逃.

李慶安撥馬向另一個方向逃去,跑出十幾步,他卻不甘心地扭過身,張弓一箭,正中都羅仙的後背,都羅仙身子晃了晃,從馬上栽倒在地.

突來的變故使所有人都驚呆了,片刻,突騎施人頓時亂成一團,有人去搶救首領,數十人則狂吼著去追趕這個大膽的刺客.

李慶安縱馬狂奔,他已撕去了礙手的長袍,扔掉帽子,露出唐軍的明光鎧甲.

一邊奔逃,一邊扭身射箭,一箭快似一箭,箭如疾風勁雨,每一箭射出就有一名追兵慘叫落馬,突騎施人也亂箭射來,丁丁當當地射在他的鎧甲上,卻沒有能射穿明光鎧.

"他***,這鎧甲不錯啊!"

李慶安信心大增,他早聽說過五十步外唐軍的弓箭射不透明光鎧,天下最強大的唐弓尚如此,更不用說突騎施人低劣的弓箭了.

李慶安在戈壁灘上策馬疾奔,對地形的熟悉使他如虎添翼,他拉弓似滿月,飛箭如流星,每一支箭撲向敵軍,就宛如死神的一絲獰笑,十幾里奔程,已經有二十幾人被他射死,皆是一箭斃命,漸漸地,突騎施人開始猶豫了,追趕的速度放慢,他們被李慶安的神箭驚得膽寒心顫.

李慶安沖上一座高崗,一輪金黃的滿月下,他心中充滿了一種殺人的快感,他猛地拉開弓,冷森的箭尖對准了追來的突騎施人,眼睛眯了起來.

居高臨下,高大威武的李慶安宛如天神一般,一聲弦響,長箭呼嘯而至,最前的一名騎兵迎面被一箭射穿了頭顱,慘叫一聲栽落下馬.

最後的十幾名突騎施騎兵嚇得魂飛魄散,紛紛調頭便逃,李慶安仰天大笑,殺人的滋味竟是如此暢快淋漓.

"拿命來!"

李慶安縱馬追趕,茫茫無邊的戈壁上,李慶安儼如一只天山猛虎,在追趕一群嚇破了膽的西域野狼,他的箭如梨花紛飛,浸透了突騎施人的血,當他將最後一人射殺時,終于忍不住仰天長嘯.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叫胡馬渡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