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五章 安西小娘
只見一個戴斗笠的人走過來,竟然是個年輕的漢人女子,看樣子也就十五六歲,上身穿一件紅色的窄袖緊身衣,下穿一條綠色的百褶裙,腰胯長劍,背著一副弓箭,顯得頗為英姿颯爽.

"喂!當兵的,我說話你沒聽見嗎?"

這可是李慶安入唐後見到的第一個年輕的漢人女子,他不由好奇心大盛,仔細地看了看她,她身材很高,由于長期騎馬的緣故,兩腿顯得修長筆直,細腰豐胸,身材十分惹火,而且長得也很漂亮,甜美的臉上長著一雙黑亮且銳利的大眼睛,似乎能看透一切,只是眼神里帶著一絲傲慢.

"不錯!不錯!"

李慶安點點頭自言自語笑道,沒有讓他失望,唐朝女人不是他想象中的個個珠圓玉潤.

女子見他用一種毫不掩飾目光打量自己,不由有些生氣,便用劍柄重重地敲了敲桌子,"看什麼看!沒看過漂亮女人嗎?"

李慶安眼中的興趣更濃了,這個女子倒有點後世女孩的性格,他喜歡.

"我這豹皮當然賣,不過我要價很高,估計你買不起."

"你以為我沒錢?"

女子哼了一聲,從一只皮囊里取出六餅銀子,往李慶安面前一推,"這是一百五十兩銀子,你拿去."

說著,她伸手去取桌上裝有豹皮的包裹,李慶安一把按住了包裹,笑道:"一百五十兩銀子怎麼夠,我至少要一千兩."

"你....."女子臉脹得通紅,"你以為你在賣什麼?一張獸皮要一千兩銀子."

李慶安端起酒杯慢悠悠笑道:"一千兩銀子又怎麼了?我並沒有強迫你買呀!"

"不行,這豹皮本姑娘要定了."

她刷地拔出劍,放在李慶安的手腕上,冷冷道:"撒手!"

李慶安放佛沒有聽見,將杯中一飲而盡,眯著眼贊道:"果然是好酒!"

女子大怒,刷地就是一劍,直剁李慶安的手腕,怎奈李慶安反應比她更快,包裹一拎,女子一劍砍空,劍刃剁進了桌子里.

"小娘,你這麼大的火氣,將來可嫁不出去啊!"

周圍食客一片哄笑,女子臉上掛不住了,她狠狠一跺腳,拔出劍便走.

"小娘,銀子不要了嗎?"李慶安又喝了一杯酒,望著她的背影笑道.

女子放佛什麼都沒有聽見,快步走出酒肆沒影了,李慶安笑著搖了搖頭,斗笠,長劍,緊身衣,還視金錢如糞土,這倒很像武俠小說中跑江湖的俠女,莫非唐朝真的有這種人物?

他念頭剛起,只聽一聲破空聲傳來,一支箭射穿了他的包裹,將一張完整的黑豹皮射破了幾個大洞.

"本姑娘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

馬蹄聲漸漸遠去了,只留下端著酒杯發呆的李慶安.

.......


喝完一頓悶酒,充滿了歉疚的楊掌櫃把他領到了那家叫'粟特老店’的珠寶鋪,再次向他道歉:"軍爺,真是抱歉,小店照顧不周,壞了你的豹皮."

"沒什麼?一張獸皮而已."李慶安不在意地揮揮手笑道,雖然豹皮壞了,但畢竟小娘賠了他一百五十兩銀子,就當自己賣掉了.

這時,一名尖鼻藍眼的胡人伙計走出來笑眯眯道:"楊掌櫃,要買寶石嗎?"

他漢語說得非常標准,聲音悅耳動聽.

"不是,是這位軍爺想買寶石,我領他來."

楊掌櫃又道歉了幾句,這才走了,胡人伙計熱情地對李慶安一躬身,"客人,歡迎光臨小店!"

李慶安打量一下這家門面頗小的店鋪,點了點頭,隨他走進了店里.

粟特人也就是河中地區的昭武九姓胡人,以善于經商而出名,大唐很多著名的胡人都是來自此處,比如大名鼎鼎安祿山就是康國人.

河中地區也以盛產寶石而出名,每年大量的寶石跟隨胡商來到大唐,這家'粟特老店’就是一名石國的粟特人所開.

"客官,想買什麼寶石,我們這里有天竺的金剛石,也有那色波的紅寶石.

"我想鑒定寶石."

"哦!原來客人是想鑒定寶石."

胡人伙計一擺手,"請客人隨我到里面來."

李慶安隨他進了里屋,屋里非常亮堂,兩名上了年紀的粟特人正在交談著什麼.

"什麼事情?"

粟特人很注意細節,就算彼此之間說話也用漢語,這是對客人的尊重.

"東主,這位客人想來鑒定寶石."

"好的,客人請坐."

一名頭發花白的胡人很有禮貌地請李慶安坐下,又讓伙計去倒一杯茶,笑了笑道:"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那蘇甯,石國人,請問客人貴姓?"

"免貴姓李."

"李可是國姓啊!"

那蘇甯呵呵笑了笑,便問道:"不知客人想鑒定什麼寶石?"

李慶安從懷中取出了火焰寶石,放在桌上,"就是這塊寶石."

那蘇甯笑著拾起了寶石,從他第一眼的經驗來看,這只是一枚普通的紅寶石,只是個頭較大一點而已,用大塊的礦石切成,不過沒有什麼雜質,倒是塊上品的寶石,最多值五十貫錢.

那蘇甯舉起寶石仔細看了看,他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了,他迅速瞥了李慶安一眼,他臉上神情平靜如常,可手卻緊緊抓住寶石,微微顫抖起來.


"請問這塊寶石你是從哪里得來的?"那蘇甯若無其事地問道.

"一個普通胡人賣給我的."

"哦!請問是個什麼樣的普通胡人?"

李慶安淡淡一笑道:"是誰賣給我,這很重要嗎?

"我只是隨便問問!"那蘇甯抱歉地笑了笑,"這其實只是一枚普通的紅寶石,不過品質還好,一般值八十貫,我可以多給你二十貫,一百貫,怎麼樣?"

如果真是普通軍人來賣寶石,說不定就一口答應了,可那蘇甯偏偏遇到的是一個比他多了一千多年見識的未來人,盡管他掩飾得非常好,但還是瞞不過李慶安銳利的眼睛,李慶安從他那不住顫抖的手便意識到了他並沒有說實話.

有火焰升騰的寶石怎麼可能是普通的紅寶石,這塊寶石肯定不只一百貫,可是自己寶石被一只雞爪似的手死死地捏住,估計是不肯再放手了,他剛壞了一件昂貴的黑豹皮,怎麼能再丟掉另一件寶物,便笑道:"東主,這寶石其實已經被我摔壞了,我指給你看."

這個那蘇甯顯然沒有讀過《史記》,他愣了一下,遲疑著把寶石遞給李慶安,李慶安接過寶石便直接揣進懷里,站起身笑道:"算了,我還是去別的店吧!"

那蘇甯目瞪口呆,等他反應過來,李慶安已經大步走了.

李慶安走出寶石鋪,回頭重重地'呸!’的了一聲,"奸商,想訛詐我的寶石,老子不賣了."

他翻身上馬剛要走,只見那蘇甯飛快地追了出來,"軍爺,李將軍,請等一等!"

他跑上前攔住李慶安的馬,氣喘籲籲道:"軍爺,我想起來了,你那塊寶石不是紅寶石,是石國的太陽石."

"太陽石!"李慶安哼了一聲,"那剛才你怎麼沒看出來?"

那蘇甯苦笑一聲道:"其實我也沒有見過真的太陽石,只是聽說過寶石里有一團火焰,和你這塊很相似."

李慶安彎下腰好奇地問道:"這種太陽石值多少錢?"這才是他最關心的事情.

那蘇甯想了想道:"太陽石還算值錢,不過它比不過天竺的金剛石,只是我這里正好缺一塊太陽石,你如果肯賣給我的話,我可以用同樣大小的金剛石的價錢收購."

同樣大小的金剛石,李慶安懷疑自己有點聽錯了,雞蛋大的鑽石,那是怎麼樣的無價之寶,他遲疑著問道:"那是多少錢?"

"這個數!"

那蘇甯比出一根指頭,"一千貫."

李慶安迅速估算一下,一千貫可以買五百畝上田,可是一顆雞蛋大的鑽石才值五百畝上田?他搖了搖頭,開玩笑道:"一千貫怎麼行,我至少要一萬貫才能賣."

"好!那就一萬貫."那蘇甯毫不猶豫道.

李慶安眼睛亮了,他狠狠一抽戰馬,飛快地跑遠了,遠遠傳來他的大笑聲:"一萬貫錢,你叫老子怎麼搬?"

.......

注:大唐的法定貨幣是銅錢和絹,但朝廷也有鑄造銀錠,一般是二十五兩一餅,不流通,主要用于賞賜,在黑市也可以換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