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四章 拔煥之旅
這是一只成年的黑豹,它臥在一根向外伸展的粗樹杈上,像蛇一樣柔軟的身子緊貼著樹干,特別巨大的前爪擺出了隨時撲下來的姿勢,尖利無比的爪子伸出爪鞘,牢牢地抓著樹皮,兩只露出凶光的眼睛,憤怒而又饑渴地等待著這群入侵者的走近.

一道黑色閃電,向最近的李慶安猛撲而來.

李慶安措不及防,被豹子撲倒在地,身上堅固的明光鎧擋住了黑豹尖銳的爪子,豹子頭一甩,血盆大口向他脖子咬來,李慶安順勢將手中弓箭塞進它嘴里,雙手空出,一把掐住了豹子的脖子.

手下唐軍都慌了手腳,一齊拔刀撲上來,李慶安大吼一聲,"你們都閃開!"

在生死關頭,他的野性被激發出來了,他的大手掐住豹子的脖子,猛地一翻身,竟把豹子壓在身下.

豹子兩眼血紅,嘴里不斷地噴出刺鼻的腥臭,脖子拼命地扭動著,鋒利地爪子抓向李慶安的臉部,忽然,它狂叫一聲,漸漸停止了掙紮,眼中的光澤消失,露出了死亡的灰色.

尾巴無力地擺了擺,它終于不動了,李慶安慢慢從它心髒部位拔出了匕首,他無力地坐在雪地上,覺得自己有點虛脫了.

良久,李慶安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積雪,對幾名呆若木雞的手下笑道:"你們說這只黑豹值多少錢?"

十名唐軍圍攏上來,議論紛紛道:"前年荔非戍主打了一只花斑豹,賣了十貫錢,這種黑豹從來沒見過,估計更值錢,起碼二十貫."

"不止!不止!"

老兵韓進平搖頭道:"那是賣給上門的胡商,當然被壓低價,如果去拔煥城賣,至少要翻五倍."

李慶安把黑豹扛在肩上笑道:"那好,我們就去拔煥城賣掉它."

......

拔煥城也就是今天的阿克蘇,離粟樓烽戍堡約二百里,是西域大國姑墨國的都城,這里是龜茲通往疏勒的必經之路,牧草豐美,河流眾多,自古就是人煙密集之地.

這里也是唐軍駐紮重兵的軍事重鎮之一,設有拔煥守捉,這天下午,李慶安,賀嚴明以及錢戍副三人來到了拔煥城,錢戍副叫做錢緡,是荔非元禮的副手,他是來拔煥城辦理李慶安升火長一事,進城後錢緡去辦事了,約好了見面地點,李慶安便和賀嚴明帶著羊頭鹿角到胡人開的店里去了.

拔煥城不大,房屋低矮,大都是平頂,用石塊砌成,全城只有一條東西向的主干道,直通王宮,在大道兩邊密集地分布著各種商店,買賣著來自嶺西地區的寶石,銀器,香料,以及來中原地區的布匹,絲綢,茶葉,糧食等等,大街上人來人往,十分熱鬧,拔煥城的胡人主要是烏蘇人的後代,突厥南侵後,安西地區也融入了突厥人的血統,街上漢人也有不少,他們主要是軍戶家屬,一些商人也從中原來這里開店,因此中原特色的酒肆,客棧,青樓,賭館也隨處可見.

盤羊是一種當地人的一種吉祥之物,許多當地胡人都喜歡將盤羊頭掛在家中作為裝飾,一路上,不時有胡人將他們攔下.

"軍爺,那盤羊頭賣一個給我如何?"

胡人的漢語十分生澀,但他手中搖得'嘩嘩!’的錢袋卻格外動聽,李慶安停下馬笑道:"你要出多少錢?"

"三貫錢,干不干?"

"三貫錢給你個馬鹿頭,要買盤羊頭至少四貫."

"四貫錢太太貴了,我再加五百文,可以了吧!"

"不行!最少三貫九百五十文,還不到四貫錢."

"算了,四貫就四貫吧!讓我挑一個好的."

"呵呵!成交."

一人成交,立刻有大群胡人圍了上來,你爭我搶,片刻便將他們手中的盤羊和馬鹿都一搶而光,換回了滿滿一大麻袋黃澄澄的銅錢,李慶安心花怒放,對賀嚴明道:"小賀,咱們喝酒去."

賀嚴明猶豫一下,小聲道:"火長,我想回家看一看,可以嗎?"


他家就在拔煥城外,正好錢戍副辦事去了,這個機會他當然不想放過,李慶安點點頭笑道:"你快去快回,下午我們還要趕回去呢!"

"我只回家看看,馬上就趕回來."

賀嚴明調轉馬頭,向城外奔去,李慶安喉嚨癢得難受,轉身來到了一家漢人開的酒肆.

"軍爺,喝酒啊!"

胡小二殷勤地迎了上來,漢語還算聽得懂,李慶安指了指麻袋,"替我把錢搬進去,賞你十文錢."

"好嘞!"

胡小二歡天喜地去扛麻袋,不料近二百斤重的銅錢幾乎把他壓垮了,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麻袋拖進了酒肆.

酒肆里很寬闊,坐了一半人,一個勸酒的胡姬仿佛蝴蝶般地迎了上來,依在他身上笑盈盈問道:"漢郎喝什麼酒?

"來兩壺上好的高昌葡萄酒,再切三斤醬羊肉."

"漢郎稍坐,這就來."胡姬又像蝴蝶般的飛走了.

李慶安坐了下來,來唐朝一個多月,很多東西都適應了,唯獨這個坐他一直無法適應,唐朝沒有椅子,都是跪坐在席上,或者盤腿坐在低矮的胡床上,讓他的腿酸痛不已.

李慶安在一張胡床上坐下,隨手裝豹子皮的包裹放在矮桌上,這時掌櫃走過來拱手見禮:"軍爺,好像第一次來小店嘛!"

"我在粟樓烽戍堡從軍,很少來拔煥城."

"哦!很遠啊,軍爺,我姓楊,是這里的掌櫃,以後來拔煥城還請多多光臨敝店."

"一定!一定!"

李慶安笑著點點頭,他忽然想起一事便問道:"楊掌櫃,拔煥城最有名的寶石店是哪家,我是說專賣名貴寶石的店."

楊掌櫃想了想道"應該是'粟特老店’,它最有名氣."

"多謝了!"

李慶安把包裹打開,指著黑豹皮道:"楊掌櫃,再請教一下,這豹皮能賣多少錢?"

"啊!是黑色的豹子."

掌櫃一聲驚呼,把周圍食客的目光都吸引過來,眾人圍上前,驚訝地議論紛紛.

"軍爺,豹皮本來就貴,這種黑豹更是從來沒見過,我估計少說值一百五十貫,如果賣到長安,洛陽那種大地方,那就要五百貫以上了."

李慶安這才猛然想起,黑色的豹子應該是美洲豹,東方根本就沒有,這只豹子估計是屬于基因突變才有,這樣說起來,這只黑豹可能就是天下絕無僅有的一只了,就這麼把它賣掉,確實有點可惜.

"我只是隨便問問,不想賣它."

李慶安改變了主意,將豹皮收了起來,眾人食客見他不想賣,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這時酒菜也送了來.

李慶安剛端起酒杯,忽然聽見一個清脆的聲音,"當兵的,把你的黑豹皮賣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