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血色安西 第三章 凌山打獵
李慶安身高有一米八,從小就力大無比,舉重隊一眼看中了他這棵奇苗,練了兩年舉重後,父母擔心他長不高,便不准他再練舉重,轉而練習射箭,苦練十年,後來又參軍入伍,成為軍隊射箭隊一員,在二十三歲時一舉奪得全國射箭冠軍.

雖然不知他所說硬弩的意思,但李慶安還是點了點頭,他想試一試.

"好!跟我來."

一群唐軍浩浩蕩蕩跟著荔非元禮上了戍堡三樓,每個人的眼睛里都流露出了期盼之色,他們都知道戍主要做什麼,那具伏遠弩可是從來沒有人能單獨拉開過,塵封了幾十年,難道今天要出山了嗎?

眾人上了三樓,這里是附近的最高處,四周開有射擊孔,視野開闊,烽火鍋還在頂上,從一架樓梯可以上去.

荔非元禮指著角落一具碩大無比的弩道:"你拉拉那個."

李慶安慢慢走上前,拎起這具布滿灰塵的大弩,弩架比他手臂還粗,弓臂長足有兩米,上面的弩機都有點生鏽了,不知放了多少年.

"戍主,我不會用弩."

"很簡單,我教你一下."

荔非元禮取過一把小一半的普通弩,給李慶安做示范,"你看,就是這樣,用腰部和腿部的力量,踩住弓背,兩手向上拉開弦,把弦卡在牙機上就可以了.

弓箭要的是精准,而弩箭要的是射程,所以弩箭的要求並不高,只要有足夠力量就可以了,李慶安手上這具伏遠弩一般是三個人才能使用,因為戍堡人少,所以就閑置不用了,如果李慶安能一個人拉開他,那就是一個頂三個.

李慶安一點就透,學著他的摸樣,將弩弓放在地上,用腳踩住,雙手抓住弓弦,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雙臂慢慢使勁,只聽見'吱嘎嘎!’的聲響,弓弦漸漸被拉開了,周圍唐軍的眼睛猛地瞪大了,不可思議地望著他,這可是十石硬弩,居然也被他拉開了.

李慶安將弦扣在牙機上,遞給了荔非元禮,"戍主,這樣可以了吧!"

荔非元禮目光複雜地看了一眼李慶安,取出一支弩箭裝進槽內,指著兩百步外的馬樁道:"你再射一弩箭試試."

其實李慶安也練過弩,只不過他知道唐朝的弩是軍器,嚴禁普通百姓使用,如果他一上來就表現高明,那就和他的身份不符了.

現在他已經過了笨拙初期,可以表現一番了,一種爭強好勝之心使他勇氣大漲,他伸出長臂托住弩身,手指勾住懸刀,慢慢瞄准了遠處一個小黑點似的馬樁.

唐軍們都屏住了呼吸,一個個緊張地望著他,李慶安扣動了懸刀,'咔!’地一聲輕響,弩箭強勁射出,呼嘯著直撲馬樁,准確地釘在馬樁之上.

一名唐軍跑去察看,他大喊道:"射中了!"

唐軍頓時爆發出一陣歡呼聲,這一次荔非元禮終于心服口服了,他重重一拍李慶安的肩膀,咧開大嘴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第五火的火長了,我會替你補上軍籍."

他回頭令道:"來人,給他一套盔甲."

.......

有位先哲說,政治是經濟上的建築,這句話對,但也不完全對,至少用在李慶安的身上就不算對,火長也就是今天的班長,管十名士兵,雖然小,但畢竟是一個官了,政治地位得到了改善,可李慶安的經濟地位卻和他的身份大大不符.

他現在還是戍堡中最窮的人,雖然有塊無名寶石,但那塊寶石就仿佛現在的一處房產,不賣掉就永遠體現不出它的價值,他總不能用寶石去換酒喝吧!

事實上除了那塊寶石,他的全部家產就只有五百文錢,從荔非元禮那里得到了射鷹錢,黃澄澄的五百文錢裝在一只陶罐里,拿這五百文錢去拔煥城,可以買一百張夾肉的大胡餅,可以買十瓶上好的高昌葡萄酒,可以逛二次半青樓.

但如果李慶安想買一副趁手的弓箭,就像荔非元禮那樣的六石弓,那就需要十個五百文錢才夠.

"火長,喝一口酒!"

這是他榮升火長後,手下小兵賀嚴明說得最多的一句話,他的酒基本上都孝敬給了自己的新上司,這也算是李慶安某種福利補償吧!

"小賀,有沒有什麼辦法弄點錢?"

小賀是李慶安發明的新稱呼,不過在戍堡卻不新奇,他的父親原本就是戍堡的老兵,賀嚴明接父親的班,被稱為小賀也理所當然.

賀嚴明雖然只當了一年的兵,但從父親那里卻得到不少寶貴的經驗,聽李慶安想弄錢,他立刻笑道:"火長,靠山吃山,既然在戍堡干,想弄錢的話,自然就得從往來胡商身上剝皮了,大家都這樣干呢!"

那些胡商個個腰纏萬貫,富得流油,從他們身上刮點油水下來也沒什麼不可以,可問題是他們在哪里?

李慶安眉頭一皺道:"我來戍堡一個多月了,連胡商的影子都沒看見."

"這倒也是,今年胡商好像格外少."

賀嚴明撓了撓頭皮,忽然想起一事,連忙笑道:"還有一個辦法,而且很適合火長."

李慶安精神一振,"你快說,什麼辦法."

"去打獵!"

李延慶眼睛一亮,這倒是個好辦法,南面有草原,可以去試一試.

賀嚴明仿佛知道李慶安的心思,搖搖頭笑道:"草原上無非是獐子,野兔之類的野味,值不了什麼錢,真想弄值錢的東西就得進凌山,我爹爹每年都會在凌山打幾只盤羊,羊頭賣上十幾貫錢,發一筆小財."

十幾貫錢,足夠可以買一把好弓,李慶安動心了,他一口將酒葫蘆喝干,狠狠將酒壺摔在地上,"干!明天就去打幾只盤羊賣錢."

.......

凌山也就是今天的天山,延綿數千里,將將大唐安西一隔為二,北面是北庭都護府,南面是安西都護府,在凌山中生活中無數的野生動物,狼,盤羊,馬鹿,狐狸,鵝喉羚等等,其中比較值錢的是盤羊角,一只上好的盤羊頭在拔煥城可以賣到三貫錢.

去凌山打獵也是戍兵們的重要財源之一,事實上胡商來戍堡做生意,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收購唐軍手上的獵物.

李慶安帶領手下在凌山內逛了一天,收獲頗為豐富,射獲五只盤羊,六只馬鹿和十幾只鵝喉羚,這些獵物的肉可以改善唐軍伙食,頭上的角可以賣上幾十貫錢.

天色漸漸黑了,他們路過一座山坳,這里沒有陽光照射,顯得寒冷而陰森,巨大的山石上依然被厚厚冰雪覆蓋,在一些石縫里散亂地丟棄著動物的骨頭,戰馬開始不安,拼命仰頭嘶叫,一名老兵韓進平經驗比較豐富,他立刻察覺到了不對.

"火長,快退!退出這里."

但已經晚了,一株松樹掉下幾堆雪,松樹的縫隙里露出了一雙冷酷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