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十年
士兵急匆匆的將幾大桶熱水倒進浴桶之後,輕煙彌漫籠罩整座,連曦還吩咐侍衛們去取來兒昧藥,由于深處水天雪地,藥材資塬並不多,使R說了兒味能在四處找尋到的草藥,最後將那些草藥混合在—起丟入浴桶,是藥浴.他坐在床的邊緣,雙手置放在我的頸邊.當我意識到他是要褪我衣裳之時用盡仝身氣力揪緊衣襟,“你干什麼……”

“你認為現在的你還有力氣動嗎,”連曦很輕易的使將我的手由衣襟上扯下,不顧我的反時使開始為我解開紐扣.沒有再掙紮,我別過頭闔上眼睛不去看他,任他的動作將我的衣衫慢慢解開,的聲音彌漫在四周,怪異的氣氛使我無法喘息.我知道,要活命使一定要褪去衣衫浸泡嗎個藥浴,軍中無女于也唯有他幫我褪衫了.腦海中突然閃現出被祈塤罵的可憐兮兮的孩于,她不正是女扮男裝的女于嗎’可是我不如時連曦說,這套害了祈塤,害了她的.當我的衣衫被連曦褪的R剩—件裹衣與裹褲之時,整個人一陣懸空被抱起,最後沉入那滾燙的浴桶中.藥草昧彌漫在我周圍,刺激了我混沌的思緒,僵硬的身于也因那滾燙的藥浴漸漸得到舒緩.不知是不是藥的作用,很快,一陣熱氣由腳心往頭頂上躥,丹田小腹中熱氣彌漫不絕.“做什麼,你還會害羞,”片刻後的安靜,連曦一聲輕笑由耳邊劃過,始終緊閑雙眼的我這才緩緩睜開眼簾.望著他戲謔的表情中還帶有絲絲的欣慰,“試試自己的雙手是舌能動,自己把剩余的衣衫褪了吧,泡藥浴,身上不能留任何衣物.”

不知是藥浴的原因還是我在他面前害羞了,臉上火辣辣燒紅一片,將身于再沉入水中兒分,才將剩余的裹衣裹褲褪了下來.他就這樣直句句的盯著我,也不說話.這樣尷尬的氣氛讓我無所適從,開口找著話題打破此時的詭異之氣,“這次你為何要救我,這麼多天來,你不就是想要折磨我嗎,”

連曦一笑,帶著湛湛的目光望著我,須臾才吐出沉沉的話語,“我以為看到你受苦我會很開心.”

在水中,我動了動雙手,潺潺水聲異常清晰,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暗想著他此話之意,沒待我開口他使肅然收起淡淡的笑容,臉上一片冷峻,“待你身于好些,我使攜你去會舍納蘭祈佑.”

“會他?”我的聲音漸漸起伏,莫不是又想如數年前連云址那般來一次暗殺在連云坡,犧牲了連城,而這一次,衛將犧牲誰?若連曦衛朝祈佑暗中放冷箭,我是舌毅然如當年那般願意為其檔箭.似乎看出了我的憂慮,他眉頭深蹙,桌案上那盞燈忽明忽暗的搖曳,那沉滯的影于深深蔓延著,“當年大哥去會納蘭祈佑,有我在其後射出冷箭三支.而今連曦去會納蘭祈佑,已經無人再為我射出三支冷箭了.”他頓聲良久,仿佛在喃喃自語般衛吐出幾個字,“就算有人射冷箭,你依舊會為他檔下吧,但是卻沒有人再會為你檔箭了……”

“是的,這個世上只有連城這個傻瓜肯為我檔箭.”無聲的笑了笑,卻是笑的聲音哽咽,眼旺泛澀,“連曦,是你讓我知道,原來生在皇族家的兄弟也會有真情.兜兜轉轉數十年,我看了太多的手足相殘,唯有你與連城,雖同父異母,卻是兄弟情深.若足祈佑的兄弟有你們一半好,帕是弑父奪位的一幕便不會發生.”而我,早在十年前使死于二皇叔的劊于手下了.“十年……”他重複著這兩個漫長深遠的詞.“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燈和月就花陰,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你倒是頗有感慨.”他聽完我低低吟誦的詩大笑一聲,如此征放,隨即臉色—沉,變幻的如此之快讓我措手不及,“記得我說過嗎,你的不孕之症我能為你冶好,你身上所有的病痛更是我的舉手之勞.”

“當然,這種病痛在青出于藍的連曦連曦眼中根本不算什幺.但是你的條件呢?”

“還是你了解我.”他上前一步,雙手撐在浴桶兩側,俯身靠近我,“永遠照顧初雪,做她的娘親.”

聽他這樣的條件我倒是頗為驚詫,“只是這幺簡單嗎?初雪,我早就當她是自己的孩子了,月要我有有命在一日,使會特我全部的愛給地.”

“不,這一點也不簡單.”連曦猛然掐住我的下顎,抬起我的頭,對上他那邪魅的目光,“如若此次我輸了,唯有你能保住初雪.”

“記得曾經你時我說過,若昱國亡,我使與之同葬.”

“不,我改變主意了.若有朝一日我滄為階下囚,初雪的命運可想而之唯有你活著,初雪才能好好活著.”頹然,手一松,帶著異常悲涼的眸光轉過身背對著我.這是第一次,他第一次在我面前顯露出他的懦弱,還有對這場戰爭所做的最壞的打算.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連曦似乎已經參透了一些作為帝王的道理,戰爭並不是為了玉石俱焚,而是為了天下安定.統一天下成為萬萬人之上的帝王,曼應該有著包容之心去寬恕.現在的連曦似乎已經在寬恕我時連城的傷害,那幺總有一日,他也會淡化對祈佑的仇恨.畢競連城之死,連曦自己也有很大的責任,若沒有他背後的冷箭,他們又怎會走到誇天這個地步呢?只可惜連曦身在局中使看不清罷了.帶著苦澀的笑客我微微啟口道,“能不能生育對現在的我來說已經不再重要,不論你救不救我,我都會好好保護初雪的,這個世上不僅你疼她,還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