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下
元五年,七月初,昱國主動挑釁亓國,在其邊境搖旗擊鼓吶喊示威。亓宣帝盛怒之下命蘇景宏大將軍揮師而下。

元五年,十月中,昱亓二國交戰多日,兩軍縣力相當,烽火硝煙下雙方死傷無數,血流成河。

元五年,臘月初,亓昱二國戰事連連,風煙四起,百姓民不聊生,街頭巷尾落葉分灑異常淒涼。

元六年,正月初,亓宣帝廢黜曆來三年一次選秀大典,兢兢業業處理政事,遠女色,近賢臣。

元六年,四月下旬,戰事迫在眉睫,亓宣帝領數十萬痛縣親征,眾將士氣大增,捷報飛來,完勝歸朝。

元六年,八月中,連年征戰,死傷無數。白幡飄飄,舉國同殤,哀樂遍野我在空明堂待了一年又三個月,我為靜慧師傅的俗家弟子,所以她替我取了個名號“靜心”,如今的我正如這個名字一般,心中那份夢魘早已經在這一年問被靜慧師傅所洗滌,對于這紅塵我早已經不再有過多的眷戀。

祈佑那次的離開便再也沒有進入空明堂,也沒有來找靜慧師傅,我知道每天朝中都有紛亂的戰事,他早已經應接不暇了。還有對我的失望吧,看來他這回是真的要放我了。在心中我是欣慰的,因為他能看開,所以我的內疚也好沒有如此深刻了。倒是花夕與幕天經常會來空明堂看我,我卻是閉門不見,若真要了去世俗紅塵,就不要再與塵世間的人有任何瓜葛。否則,我如何靜下心來洗滌心中的心魔。

我承諾過靜慧師傅,待到祈佑統一了天下,我便會將剩下半截青絲徹底削去。撫上自己頸邊的發,冰涼柔軟的感覺縈繞在我的手心,半年前已經被我揮剪而斷,經過這麼長的時間,發梢上又新長出了些許新的發絲。

關于朝政之事是在一年之後靜慧師傅才向我提起,因為那時的我心情已經平複了許多,塵世間的事她再對我提廈,已經沒有當初那份沖動與記掛,或許這就是佛家的真正境界目空一切。

雖然自問不能目空一切,但是對于曾經的傷痛我卻是早已忘卻,每每想起再不會是痛徹心扉,只是莞爾一笑,當作世間之戲來看。

孤雁劃過淡淡浮云的蒼穹,嫋嫋青煙將半山腰,深不見底,恍若懸空。天邊的瀲灩云彩映紅了半邊天,那幻火流光的晚霞將這個秋映照的更加淒涼。

今日是國殤日,我與靜慧師傅一同登上了那座遙攬山,望金陵城內一片淒涼之景,靜慧師傅潸然落淚,“天下之爭,百姓何辜呀。”

“師傅還是沒有真正做到佛家所謂的看破紅塵,你的心還是牽掛著這個天下。”手中撥弄著憊珠,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感歎著。

那道淚痕依日掛在她那略顯滄桑的面容之上,她沒有伸手去抹那道淚痕,任其蔓延著而下,“靜心,你會怪為師嗎?”

“師傅何出此言?”我深為不解,用疑惑的目光瞅著她。

“當年在你踏入空明堂,自稱雅夫人之時,貧尼就打算點化你出家。是貧尼自私,希望你能離開皇上,甚至貧尼第一眼就認定你是禍國殃民的紅顏禍水。”她滿目的愧疚之色,垂首盯著手中那串憊珠,繼續道,“如今與你相處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為師才發現,當初為師為了天下大義慫恿你遁入空門確實是一個錯誤。你本有很深的慧根,本性卻又是如此善艮,只要為師稍稍為你點化,解開心結,你就能成為一個好皇後,母儀天下輔助皇上的好皇後。”

聽到此處,我嫣然一笑,“師傅認為,靜心若真放棄了仇恨,還會願意做上皇後的位置嗎?不,皇後的位置我從來都沒有真正的想要過,我想要的只是要一段平凡的生活與一段乾淨的愛情。皇上給不了我平凡的生活,皇上更給不了我乾淨的愛情,所以我與他終究是要一處相隔,兩地相思。這是一段遺憾的愛情,但是遺憾也是一種美,對嗎?”

“你是真的看開了。”她抬起始終低垂著的頭,眼眶中有閃閃的淚光,盯著我異常冷靜的眸,“靜心,國破家亡已經在千鈞一發之際,不是亓國亡,便是昱國滅。”

“師傅,你一定是希望亓國勝,對嗎?”

“你不希望嗎?”

“身為亓國子民,固然希望自己的國家能稱霸天下,祈佑若一統天下,百姓定然不會再處于水深火熱之中。但是師傅能說昱國的皇帝便不是個好皇帝?記得九年前的昱國,領土稀少,只是在縣力上稍勝一籌。而誇的昱國,自連曦登位,短短兩年的時間已經吞並夏國,縣力更是能與亓國匹敵。您說,若昱國的皇帝不是個好皇帝,怎會將那個國家領向空前盛世呢?您又敢說,連曦若統一天下一定就會比祈佑做的差?”

靜慧師傅的目光深深鎖定著我,似乎想將我看透,目光變化莫測讓人費解。

良久,她才收回視線,“你比為師看的透啊。”她長歎一聲,邁步朝前走了幾腳,深深凝視那淒涼的街道上早已經沒有了孩子的游玩,小販的叫賣,這就是戰爭給天下子民帶來的傷痛啊。

“興許是為師根本不了解昱國的皇帝吧,如靜心你所言,或許他會做的比亓國的皇帝更好,但是貧尼的心中卻早已認定,統一天下,能為百姓帶來安樂的,只有納蘭祈佑。”她口的肯定與目光中的堅定深深的打動了我,我知道,靜慧師傅一直都很心疼祈佑,甚至將他當做自己的孩子在疼愛。

祈佑是可恨的,但是也是孤單的,他的半生幾乎沒有快樂,他的夙願只是統一天下,彌補自己曾經篡位弑父殺母的悔恨。他必須用自己的行動來告訴地下的父皇母後,他做這個皇帝做的很好,就算是百年之後離開人世,也有臉面去見九泉之下的父母。

而連曦,他有帝王之才,卻是因仇恨而生。

他要統一天下是為了幫連城報仇,為了踏平亓國,殺了我與祈佑。光這一點,他的胸懷就沒有祈佑寬廣,他只為恨,而祈佑只為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