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簫冷華知
展府處處紅幃喜煅,熙來攘往的官員幾乎能將門檻踩破,個個衣著光鮮捧著手中的賀禮將展府的院落幾欲堆滿,可見如今的展幕天在朝廷中的地位。更重要的是此刻有皇上親臨,上至王侯將相下至芝麻小官皆來展府湊上一腳。但眾多沒有接受到帖子的官員還是被隨行祈佑而來的禁衛軍攔在府外。

此時正值初喜,空中下起了綿綿細雨,給許多人造成了不便,也正是伴隨著這場霏霏細雨,一對新人踏看紅地毯朝正坐主位的我和祈佑漸步而來。兩側隨行的花童由手中拋出那血紅的玻瑰,那一片片花瓣灑在他們的發頸問,有些殘留而上,又有些滾落而下。

展幕天與蘇月皆是一襲紅妝嫁衣,但是木然的表情卻應正了二人時這莊婚事的不願。我細細打量著蘇月,頭頂厚重繁複的鳳冠,額前零落的珠翠隨著她的步伐相互交鳴,鏗鏘作響。她的身材甚為較小玲瓏,臉上卻散發著脫俗的靈動之氣,其氣質與蘇姚一般無二。

他們二人跪在我們面前奉上了茶,展幕天在我面前至始至終都很平穩,平靜的目光恭謹的掃過我與祈佑。而蘇月則是垂首而奉茶,沒看我們一眼。

一連串瑣碎的婚禮終于在一聲‘遙八洞房’下結束。我有些疲累的靠在椅子之上,祈佑則同蘇景宏說起了話,在他身邊的我總覺得蘇景宏對我頗有敵意,于是盈盈一拜借由煩悶便離堂而去。

綿綿小雨依舊,飄灑在我的發絲之上,沁涼的微雨拍打在我的頰上凝結成細微的水珠。我走入幽靜的小院競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熟悉之香,是殘留著的梅香。

我覓香而尋,曲徑通幽,刹那問,數百株梅闖入眼簾。褪糟梅稍,歸來舊處。

“姐姐。”展幕天一臉黯然的佇立在我身後,競不知何時出現的,那樣無聲無息。

“你的府上競種植了這麼多梅。”看的出來,他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對這樁婚事的極度不滿意。我也不便與他繼續提成親之事,轉而談起了這滿園的梅樹他點了點頭,又想起什麼低的沖我勉強扯出一笑,“姐姐生辰快樂。”

我一愣,奇怪他為何會知道。轉念又想起元宵那日祈佑提起我的生辰,想必隨行的花夕也聽見了吧。于是了然一笑,“謝謝。”

他沉默片刻,“既然姐姐生辰,低低就遙你兩個消息。”他掃望了一眼四下無人的梅林,才道,“韓冥,是天下第一神E的徒弟。”

我一怔,天下第一神醫的徒弟?難怪能請到他為我整容呢,原來他們競有此等關系不對!若他是天下第一神醫的徒弟展幕天此時又開口低語道,“據聞天下第一神醫又禰神秘老人,他一生只收過兩名徒弟,一個精修醫術一個精煉武學。這個曦,相信姐姐已經猜到了,正是昱國的皇帝——連曦。”

婚禮完畢,祈佑本想帶我去好好觀賞下這繁華的金陵城,我卻借口不舒服推脫了。祈佑不疑有他,趕忙將我帶回宮,尋來禦醫為診脈。車太醫為我煎了一副藥,祈佑親自將那黑汁一口一口的喂進我的口中,直到碗見底他才放過了我。讓我好生休息,明日再來看我。

祈佑前腳剛走我便吩咐花夕去太後殿請韓冥于錦承殿相見,我將一身的綾羅綢搬,珍珠翡翠全數取了下來,丟至妝台之上。換上一件單薄的蓮荷素表,臉上的脂粉也全數由清水洗盡。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天色漸暗,樹影浮動,我才動身前往錦承殿。

那一路上,我走的很慢很慢,殘飛絮,深處杜鵑啼,如此悲傷的嗚叫似乎狠狠的敲擊在我心中。

直到錦承殿,在月光黯淡燈火微明的殿中,我看見了韓冥的背影。木然的朝他走去,他聞我腳步聲驀然會首,我的眼光在這已經黯淡無光的殿中掃視了一番,隨即輕笑,“你知道我為何邀你來此嗎?”他不說話,我繼續朝前走,聲聲腳步在空蕩的殿中來回不斷的縈繞,“這,就是祈星背叛我與他之間的友情之地。

他將我灌醉,套出了我的話,最後逼得祈佑不得不將你的妹妹,云珠推出作替罪羔羊。”

他的目光隨著我的步伐而動,當我說起云珠之時,他的臉色突然閃過一抹令人難以察覺的陰據之凜。我注意到了,同時也笑了,“韓冥,不讓我對祈佑說,云珠是你的妹妹,只因怕祈佑會因你與云珠之間的關系而開始對你戒備。其實你一直在恨祈佑,你恨祈佑將你妹妹當作替罪羔羊而推了出去。所以你選擇了與你的師兄連曦一同聯手對付祈佑!”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他面無表情,神色並無起伏。

“你不懂?連城死之前,我清楚的記得你對我說‘他的毒已侵入五髒六腑,你看看他的人中,早已被黑氣彌漫,是死兆’。試問一個不懂醫術的人怎會說出這樣一番看似普通卻大有深意的話來還有第一次,客棧中我對心婉下毒,而你給了心婉一顆解毒九,使穩定下她的病情。我還記得你說過‘幸好此毒的分量下的不多,否則華佗在世也救不了她’,一介武夫競如此熟悉藥理。而那次巧遇連曦,並不是巧合,而是早有預謀吧他突然笑了起來,“你似乎知道的很多。”

“韓冥,你口口聲聲要我去追尋我自己的幸福,口口聲聲是為了我好,其實你和連曦早就預謀好要將我送到昱國,你根本就知道孩子對一個女人的重要性,因為你的姐姐也被人謀害導致不孕。你要借用我的仇恨來幫助連城,你要我用仇恨去對付祈佑,對不對!”我的聲音漸漸提高了許多,在空蕩幽深的大殿是如此淒厲。

終于,我的步伐在他面前停住,他的笑意愈發大了,卻不說話。我有些自嘲的笑道,“當年我被靈水依毀容,你為何能救到我?我記得早在數日前你已經離開了昱國,為何你害會出現在昱國?只有一個解釋,你還有未辦完的事,所以你逗留在昱國遲遲未歸。為何要在昱國逗留?是因為有熟識之人吧?”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不隱瞞了。”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氣,似乎將所有的煩悶之氣全教吐露而出。

“曾經,我是真心幫助納蘭祈佑奪得皇位,更覺得他是個好皇帝,所以我選擇了幫助他,忠心他。可是,他競利用了珠兒,我唯一的親人。

其實早在三王大婚那日我便與珠兒相認,我一度想放棄仇恨與珠兒遠走,過一些平凡的日子。但是珠兒說她不走,她想一輩子陪在你與納蘭祈佑身邊,因為,一個是她愛的男人,一個是她愛的姐姐。她對你們兩的情是我始料未廈的,所以我選擇留下,繼續複仇。

記得那日在太後殿外,珠兒突然暈倒嗎?其實我與太後對她說的是‘與納蘭祈星合作,將祈佑的所做所為全數摟露’,但是她不肯,她誓死都要保護納蘭祈佑的地位,只因她是如此的愛他。後來珠兒因一封匿名信而死在亂輥之下,我以為是祈星做的。于是我慫恿納蘭祈佑,殺其母後嫁禍祈星,來個一箭雙雕,一為我沈家報仇,二為珠兒報仇。

我以為一切都會就此結束,卻沒想到那日由你口中得知,送匿名信的人是納蘭祈佑身邊的公公!自那一刻起,仇恨就在我體內生根發芽,珠兒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納蘭祈佑,而納蘭祈佑卻對珠兒做出這樣不恥之事。我便找到了我的師兄,連曦。

是的,我承認是刻意要將你送到連城身邊,是想用你的仇恨來幫助連城。可是,你竟然懷孕了,我的謊言不攻自破了。我百般要連曦勸阻連城,絕對不能讓你會到亓國,但是連城卻因為愛你,放你回來了。我們的計劃正因為連城的一時心救,完全被打亂。

你知道我們的計劃是什麼嗎?兩國交戰之時,利用你來要挾祈佑,讓祈佑心神大亂,這樣,他自然就打不出好戰了。可連城偏偏要放你回來,真是……個情字弄人呵。”

他緩緩敘述著一切,時不時發出幾聲冷笑,幾聲自嘲。我呆呆的聽著他口中的一切,其實我早就心里有底了,可是當我親耳聽到韓冥說出真相之時我競還是如此傷心。連曦、連城、韓冥競一起欺騙了我,這次的陰謀可真是煞費苦心啊,自六年前就開始籌謀了,如今被我揭發了,那我是要死在他的手中了吧。

突然我感覺到身後傳來一陣飛快的腳步聲,我才回首便見到蘇思云手握E首,朝我狠狠刺了過來。一個手臂將我摟過,一腳踢開了蘇思云的手腕,匕首飛了出去,‘哐當’一聲跌落在地。蘇思云撫著自L疼痛的手腕怒視韓冥,“早就叫你殺了這個女人,你卻偏偏要護著她!現在好了,她全知道,你還要護著她!”

“沒人可以動她。”韓冥冷硬的吐出這句話,我訝異的側首而望他堅定的表情,欲從他的眼中找出此話是真誠還是別有用心。

蘇思云聽後哈哈大笑了起來,單手指著韓冥道,“你還責怪我沉溺于納蘭祈佑那虛假的愛中不可自拔,那你自己呢?不同樣為了一個女人,打亂了我們多年的計劃嗎?你比我可憐,至少我得到了納蘭祈佑的寵愛,我和他甜蜜的相處了三年。而你呢,從來都沒有得到過她,甚至連一絲絲的甜蜜都沒有。”

看著蘇思云近乎瘋狂的臉,以及那悲傷的神色,我持脫出韓冥的懷抱,低低的喚了一聲,“連思。”

她驀地怔住,狂笑之聲啞然而止,驚詫的凝視著我久久不能說話。我繼續道,“或許我該稱你為連思吧。連曦曾經對我說過一個故事,那個故事中卻沒有提及他還有個妹妹……”

她漸漸後退幾步,最後跌坐在地,輕笑了出聲,“好久都沒有人再叫我連思了,好像是連城大哥在陰山大敗那一次吧,六年了……我離鄉背井來到亓國整整六年,曦哥哥為我偽造身份,讓我接近納蘭祈佑,更想讓我蒙得他的寵愛。

到時候,我就能從他那刺探到更多的情報。

我苦心與你結拜為姐妹,只為學你的儀態,喜好,舉止,神情,因為納蘭祈佑愛你。若我能學到你幾分,得到納蘭祈佑的寵愛是輕而易舉的事。終于,你的逃跑給了我一個機會,那夜我故意在納蘭祈佑會途徑的地方用酷似你的聲音唱了一首《疏影》,他果真誤認我是你,當夜就寵幸了我。

往後,他待我真的很好,又賜長生殿,又日夜專寵,我不禁陷入了他的柔情之中。甚至幾度忘記了我來此的意圖,是奸細啊。我是來做奸細的,怎麼能胡亂動情呢?直到我懷上了納蘭祈佑的孩子,我選擇了放棄自L奸細的身份,我想與他長相厮守,我想有一個與他的孩子。于是我在他面前坦誡了自L的身份,他接受了我,也接受了孩子。我更加認為他是真心愛我的,幾度我想對他說出亓國的奸細,但是我不能,因為這是曦哥哥籌謀多年的計劃,我不能毀了它。

直到你的出現,納蘭祈佑對我的寵愛再不如前了,卻也還是時我百依百順。

直到曦哥哥用浣薇的手殺了我的孩子來警告我,可我仍舊一心一意的向著祈佑,因為孩子沒有了可以再生。當我知道你就是馥雅的時候,才徹底明白,納蘭祈佑他從來都沒真正愛過我,他對我做的一切都是假象或許,他早就知道我是連思,他留下我只為來牽制曦哥哥。

多可笑啊,我的愛竟是如此卑微不堪。”

她最後一句自嘲之聲讓我的心一痛,我相信,祈佑早就知道連思的真實身份了,否則絕對不會如此包容她。是呵,我的到來確實壞了他們的計劃。

連思猛的瞪著韓冥,“早在她發現你與云珠的關系時我就叫你殺了她,你就是不殺,偏偏要用我孩子的死來驅逞她出宮可沒想到,她的孩子會被納蘭祈佑給弄沒了,哈哈!她的孩子可是曦哥哥一直想要的孩子,卻沒你們那愚蠢的計劃給弄沒了!”她笑的格外詭異,神情似乎害有些癲狂。

我驀地凝望著韓冥,“一直操控著所有事的幕後之人是你。”我早已經知道他的一切,卻還是想親耳聽見,聽見這個我從來不曾懷疑過的韓冥。

“是。”回答的即干脆又利落。

“當初靈月公主說的一切,也是你安排的?故意要我將視線轉移到太後身上”

“是姐姐她要是月說的,因為她知道你已經開始懷疑我們了,不查出幕後之人是絕對不會罷休的。所以她背著我叫靈月對你說那些話,因為她想一個人承擔下所有的罪名,她只為保我。她真傻,真傻。

為了幫我複仇,她卷人了後宮的權利之爭,與先後斗的你死我活也不罷休。

為了幫我妹妹報仇,競甘願背負奸細的罪名……她做的喲且都是為了我,她從來都沒計較過任何的回報。是吧,她真傻”

他不禁露以苦澀一笑,卻是比苦還難看的表情。他說的話更讓我驚訝,原來那天的一切都是太後自作主張。我改慶幸的是,這一切並不是韓冥所為,他並不是無情的人。但是仇惟真的會讓人變變的如此可怕,我不正是如此嗎?正因為仇恨,我溺死了浣薇,毒死了莫蘭……甚至想要利用祈佑的愛,來報複他故意將我推倒,害我的孩子死去。

“韓冥,殺了她。她已經知道我們的一切了,她不能留下。”連思突然恢複了自己的情緒,將跌落在地的匕首撿起,遞給韓冥,“她根本不愛你,從來沒有愛過你,這樣也就沒有什麼舍不得的。”

韓冥接過了匕首,凝望那閃著寒光的匕首良久,再將目光投放至我的臉上。

猶豫,矛盾在他臉上掙紮徘徊。片刻後,他拉過我的右手,將匕首遞至我手心,“我甘願死在你的刀下,你可以為那枉死的孩子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