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知初,性本善
直到深夜,待我的身子稍稍有些好轉便由長生殿轉移回昭鳳宮,祈佑本是要陪我回宮的,我卻要他留在長生殿陪蘇思云。他猶豫再三也抵不過我的堅持,留在了長生殿陪她。但是我知道,即使他留在蘇思云身邊,心中仍會牽掛著我。由祈佑隨我而去就能看出,蘇思云在祈佑心中真正的地位,如果祈佑真愛蘇思云,一定會留下陪這個喪失孩子的母親,而不是隨我而去,擔心一個懷著他人孩子的女人。愧疚也好,心疼也好,這個孩子終是經他人之手才會黯然隕去。我要他一輩子都記住,這是他欠了我的。

所以,他對我說,關于大皇子的死,他不會向任何人追究。他終究是在懷疑我嗎?還是又一次的布局陰謀。

那夜我躺在榻上再一次吐血,殷紅傾灑了滿床的被褥,觸目驚心。才端了滿滿一盆熱水進來的菀薇一見此景,雙手一抖,連盆也無法端住,“叮當”一聲摔在地上,水灑滿了一地。

“主子……你咳血了……”她猛的沖上前,跪伏在床榻之下。

我看著她焦急的樣子,手緊掐住她那只有雪白的帕子正為我拭唇腳血跡的手,“是不是你……菀薇。是不是你……只有你碰了那個孩子。”

菀薇的眼眶紅腫,似乎經過一番大哭,而今我一番質問,淚水再次滴落,“對不起……主子,奴才沒有想要害您,更沒想到您的孩子……奴才真的沒有想要害您。”

握著她的手開始顫抖,淚水彌漫了眼眶,我沒想到,真的是菀薇。我是如此信任她,而她卻出賣了我,我冷冷的笑道,“是我錯了……這世上……怎會有第二個云珠。”是我傻,竟傻到將她當作第二個云珠,但菀薇終究是菀薇,怎麼可能變成云珠呢?

菀薇聽到此,臉色慘白一片,“菀薇一直將您當作自己的主子,從來不想去傷害您。但是……奴才這次真的是身不由己……”她手中沾滿血跡的帕子飄落在床,我松開了她的手腕,將那方帕子拾起緊撰手心。

“大皇子死的時候……那滿臉黑氣,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因為連城死前,與他一摸一樣。菀薇,那毒是連曦給你的吧……真狠,真狠。”我腦海中沖沖閃過大皇子與連城死前那一刻,臉上所有的症狀,何其相似?

“他們說……主子你知道的太多,絕對不能在留你于皇上身邊,否則會壞了他們的大事。所以我們利用大皇子嫁貨給你,讓皇上趕您離開。奴才真沒想到會害了您的孩子……他竟將您推開……”菀薇匍匐再地,不斷的磕著響頭,‘咚咚’之聲不斷回響格外刺耳。額頭上也被磕破,血沿著額角劃到臉頰。

看著她如此,我笑了起來,淚水隨之滴落,胸口壓抑,“知道嗎?十五歲,我經曆了喪父之痛,喪母之痛。二十二歲,我經曆了喪夫之痛,喪子之痛。到如今,我還有什麼理由繼續活下去呢?永遠沒有什麼能比這四痛還要痛。”拿著帶血的帕子將自己臉上的淚痕抹了過去,繼續道,“納蘭永煥雖不是我的孩子,可他卻是無辜的小生命,他還在繈褓之中,他什麼都不懂。你們怎麼能人心殘害這樣一個孩子?人說虎毒不食子,蘇思云作為母親,真的忍心如此對自己的孩子?”

菀薇卷曲身子,淚水滴滴濺落再地,蔓延了一快又一塊水跡,“蘇思云根本不知道我們會害她的孩子。上頭吩咐給她的任務,只要請你去長生殿,我們有個計謀將你驅除出宮。”

一聽到這我便笑得更開心了,高興到能支撐著身子自己下床了,菀薇怔怔的看著我,淚水依舊滴落。我看得到她嚴重的真誠,那是難以作假的擔憂,我跪下身子與之平視,“好呀,蘇思云想要害我,現在把她自己的孩子都給害了。”我不禁笑出了聲,眼淚也滾滾而落,“為什麼,我知道你們要對付祈佑……我沒有插手,我只想把整個孩子安全生下來。只要生了下來,我就會離開,會走的遠遠的。為什麼你們就是不放過我!為什麼!”我的聲音如斯淒厲,緊掐著菀薇的雙肩不斷搖晃著,哭泣著。

“對不起……對不起……”菀薇不斷對我說著對不起,不斷像我道歉。

“只有三個月啊……三個月你們都等不了嗎?”我雙手無力的由她肩上滑落,“你不能體會,親眼看到一個已經成形的死嬰由我腹中而出的感覺……那是我的孩子。”

心宛和莫蘭許是聽到我的哭喊之聲沖沖闖了進來,“主子怎麼了?主子。”

她們兩人將攤坐在地的我扶起,重新攙扶回床,將我安置好。我木然的凝望著錦帳,頭深埋裘枕,淚水無聲的滑落。我太懦弱了,總是顧忌左右,有所保留。

“主子,孩子沒了可以在生。”心宛將被鋪為我腋好,關懷的安慰了一句。

“都說蘇貴人很有城府,您太不小心了。”莫蘭的聲音中有著責怪,甚至藏了一些看好戲之態。

我的眼神依舊呆滯,但是卻開口說話了,“害人誰不會呢?我也會。可我始終相信人之初,性本善。他們做任何錯事都有他們的原因,他們可恨必有可憐之處。所以我每做一件事都不會做的太絕,我會給他們留一條生路。可為什麼我的仁慈,最終換來的是什麼?”

“主子你說的不錯,人之初,性本善。可是您也要知道,壞人終究是壞人,他們必須要為自己做的錯事負責。”心宛將一直跪坐在地痛苦不止的菀薇扶起,“人都要學會堅強,心慈手軟您注定不能成為強者。”

“你們都退下吧。”現在的我,只想一個人靜一靜,我好累……真的好累。

本想保留著與祈佑那七日的美好回憶,順利產出孩子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可是上天不允。上天要這個我愛了七年的男人親手毀了我唯一生存在這個世上的希望,為什麼不能聽我解釋?為什麼要那麼用力的推開我?難道他連聽我說幾句話的時間都沒有嘛?

祈佑,既然你不想聽我的解釋,不想知道一切,那就繼續誤會下去吧。

我的孩子換你的孩子,這算公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