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金杯瀲灩曉寒妝 第130章 覆水也難收(六)
那夜,寢宮內黯然飄風,燭火熄滅,紗簾輕掩。他緊緊擁我入睡,頭輕輕靠在我的發頸間,未發一語,只是將手臂強硬的圈住我。

我雖有好多好多話想問他,卻未開口,因為我知道,此刻的他只想要一份安靜。甚至自私的不肯將他母後之所以冷落他的原因告知,只恐他會更加自責悔恨,他已經背負太多太多,我只願伴他左右,平撫他半生之傷。就讓他以為……他的母後從來未曾真心待他吧。

一想到此,我便靠在他懷中,安然睡去。

朦朦朧朧,隱覺有影子在我眼前晃動,我很不情願的睜開眼簾,迷茫的凝視著一臉淡笑凝著我的祈佑,他說,“好久,沒有見到你安靜的睡顏,真的好美。”

我宛然一笑,一刹那,我的心被填的滿滿的,對于這份甜蜜我甘之如澧,他真的不在意我的容貌嗎?心中還有些隱隱不安,卻見他俯首親吻我的唇,在相觸那一刻,如電流般的酥麻令我輕吟一聲,唇齒間的交纏讓我醉倒,迷失在他那看似溫柔卻又霸道的求索中,輕閉眸,感覺到喘息間的情欲之感。

“皇上!”很煞風景的聲音從門外傳進,“該上早朝了。”

他輕輕放開我,若即若離的在我鼻唇間厮磨,意猶未盡。我輕輕推開他,才發現天色早已破曉,“該去早朝了。”

他有些不情願的撫過我的發,輕歎一聲,“馥雅。”再緊緊握住我的雙手,十指交纏緊扣,“生死闊契,情定三生亦不悔。”

聞言,我緊緊靠在他的衣襟前,用力攬著他的腰,埋進他懷中,聆聽他紊亂的心跳聲,吟然一笑,“我亦如是!”

“皇上!”門外的徐公公又是一聲不安的催促,惹來祈佑一陣慍怒之聲,“朕知道了!”

我一聲低笑逸出唇齒間,換來他一個怔愣,略微不自然的放開懷中的我,翻身下床,已命奴才們進來為其更衣。而我則依舊靜靜的跪蜷在紗帳內,目不轉睛的凝著正被一群奴才伺候著更衣的他。一舉一動確有著王者般的氣勢,只是渾身散發著一股讓人觀之冷凜的漠然。

“皇上……”我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急急的脫口而出,音量也不自覺的提高幾分。

“恩?”他側首回望我,奴才們因他的突然轉身而頓下手中的動作,小心的隨著他換了個位置,繼續為其更上那件負贅累累的龍袍。

“祈星的罪……皇上打算……”我的話才說到一半,就已啞然而止,因為他的瞳色稍暗,犀眸一沉,注意到他的異樣,我暗自一歎,不敢再問下去。

他沒回我的話,驀然轉身,不再看我,任奴才們七手八腳的為他更衣,寢宮內頓時安靜的有些恐怖陰森。“一會我給你道手諭,去看看祈星吧。”

我猛然怔住,他是什麼意思?難道他要——殺無赦?他一切准備妥當,正要朝外而去,我倏然回神,赤著足跑下床,口中急促的喊著,“皇上……皇上……”終于還是扯住了他的胳膊,止住了他的步伐。

他無奈的瞅我一眼,“朕意已決!”四個字,如一盆冰水,將我所有的希望全部澆滅。

最後只能僵在原地,望著他毅然離去的身影,顫抖著雙唇,無力的跌坐在地上,真的是殺無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