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 第一百三十二章 生死一線

這次大獲全勝,采摘了勝利果實,張子文最想與之分享的就是這美貌高貴的唐影,獨立公司的股份他已經決定劃出百分之三十給她,這是她應該得到的,沒有她的雄厚資金支持,自己再多的努力都是白搭,她既然將資金投給了自己,張子文不認為這是借給他還了了事,不能白借,應該讓她的錢作為投資得到最大的回報,這也是她應該得到的。

張子文心里一直很感激唐影對自己無私的幫助,感激她對自己的無限信任,現在自己成功了,他渴望與她見上一面,他要與她分享喜悅,甚至他想得到她當面的贊許與誇獎,張子文沒有事先給唐影打電話,他想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此刻的他有點象三好學生領了獎狀時向家長報喜的心情,很興奮,很激動……

阿迪亞外圍站著三三兩兩的行人,似在圍觀什麼?張子文放慢了車速,他瞧見了唐影的黑衣保鏢,300米內已經拉起了警戒線,而俱樂部門口靜靜的停著她的豪華車隊,內圈的黑衣保鏢站在車旁,警惕的注現著四周的動靜,這種場面張子文已經見識過,唐影每次出行都是這樣的程序,她要出去?來得真是不巧,張子文心里有點遺憾,有點後悔沒事先預約她,他將車停在了安全警戒線外,唐影今兒既然有事,不准備打擾她,打算遠遠的瞧她一眼就走。

車內的音樂是永遠不變的主題,聽宋琳美妙空靈的歌聲已經成為張子文生活上的一個小習慣,掏出一支軟中華點燃,美美的吸了一口,身上的煙升級多時,不管怎麼說,做生意至少能讓自己不用再抽幾元一包的劣質煙,煙鬼永遠將煙地品質放在第一位。就憑這一點好處,張子文對自己目前的生活狀態非常之滿意。

打開寶馬車天窗,車內的煙霧嫋嫋升起,迅速的朝車外飄散。唐影還沒出來,張子文習慣性想車外四周環顧了一眼,突然,他心中微微跳了跳,他感覺有點不好,鎖住,張子文地銳利的目光鎖住了街口的一輛黑色的雅閣。

那輛車靜靜的停在那里,很平常,似乎沒什麼不對。但張子文敏銳的感覺到這輛車有問題,雅閣車沒有熄火,那里不是專用停車位,車附近也沒有什麼商店,車停在那里稍顯突兀,但這是張子文所在的位置才能觀察到,他計算了一下角度,車頭斜對著阿迪亞的門口,距離500米。相對于警戒線那是安全位置,保鏢的視線死角,

張子文能瞧見地也只是半個車身,經常執行危險任務的他卻能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感覺強烈,車窗是黑色的,瞧不清車內的情況,他分析不到對方有狙擊的跡象,車呈攻擊狀態,斜線切入能沖破警戒線最薄弱的一環。從這點上的觀察,安排伏擊的人精于此道,這車想干什麼?張子文心中又是一跳,極度危險,此刻從懷疑到鎖定再到觀測,他得出極度危險地結論。這車如果是針對唐影發動攻擊,那絕對是驚天襲擊。危險的氣息越來越濃,張子文背後出了身冷汗,他迅速的掏出了手機,現在刻不容緩,得趕緊通知唐影不要出來。

電話通了,也晚了,俱樂部門口已經有了動靜,唐影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她正在接己經通了的手機,似乎還能瞧見她臉蛋上掛著美麗的笑容,與此用時,那輛雅閣車已經沖向了俱樂部,從啟動到提速,瞬間,車帶著輪胎擦地的尖利呼嘯聲離目標不足300米。

“快退回去。”張子文急促的聲音響起,寶馬車同時沖了出去。

一黑一白兩輛車象離弦之箭,沖向鎖定的目標,200米、100米、張子文的車已經達到了極限,他必須將對方地攻擊控制在50米范圍,他的目的就是沖撞黑雅閣,他清楚後果是什麼,情況危急,己經容不得考慮,他只想撞上去。


兩道黑白車影以驚天的速度接近,50米……30米、20米、10米、幾秒種時間,兩輛極限飛車接觸,碰撞,“轟”猛烈碰撞的一刹那響起了巨響,是爆炸聲,巨大當量的爆炸,火光,濃煙,嚴重變形地寶馬被氣浪高高掀起,在空中翻了兩個滾墜落,刺耳的金屬落地聲再次響起,扭曲變形地寶馬車重重的摔墜在地上,車摔散了架,七零八落,遠處兩個摔落的輪胎彈跳著朝前滾著,滾著,越來越慢,終于歪了歪,倒在了地下,微微彈了彈,靜止不動……

撞車的現場一片狼藉,火光沖天,濃煙滾滾,刺鼻的火藥味隨處可聞,爆炸的威力震碎了周圍樓房的玻璃,一塊塊玻璃正不斷的掉落,玻璃落地聲不絕與耳,保鏢人叢中的唐影被眼前慘烈的一幕驚呆了,她臉色煞白,那輛散架變形的寶馬靜靜的翻睡在地上,黑牌照身是醒目,不要,唐影喃喃自語,手機里沒有任何聲音,她顫抖的將手機放在耳邊,滿驚希望的想聽里面的聲音,但她只能聽到“嘟嘟”的盲音。

唐影發瘋般的朝那輛散架的寶馬沖去,很快她被眾保鏢撲住,團團將她攔在保衛圈里,

“放開我!”唐影發怒了,美眸里噙滿了淚水。

“夫人,很危險。”保鏢頭子面無表情。

“誰敢攔我,放我過去。”唐影表情狂怒,身子使勁的朝外擠去。

“保護好夫人。”保鏢頭子發出了急促了命令,他攔不住狂怒悲痛的唐影。

很快,寶馬車被圍了個圈,保鏢手里的微沖已經在手,警戒著四周,外圍路口己經被悍馬封鎖,整個阿迪亞主要通道被戒嚴,黑衣保鏢嚴禁任何人通過。

警笛聲由遠而近,警車、救護車、消防車陸續到達,現場如臨大敵,到處是警察,到處是黑衣保鏢。警車越來越多,警察越來越多,很快,方圓3公里以內已經成了警察的天下。重大事件,全國第一例汽車炸彈驚現中海,防彈專家已經得出了結掄,C4型炸彈,與震驚世界的巴厘島連環恐怖爆炸襲擊案屬于同一型號,威力巨大。

寶馬車的門被消防員切割開,救護人員小心的將滿臉滿身是血的張子文弄出車,情況堪憂,也不知是死是活。醫護人員測出還有微弱的心跳,立即采取了緊急救助措施,帶上氧氣罩的張子文很快被抬上了擔架,送上了救護車,唐影不顧眾黑衣保鏢地攔阻,跟著進了救護車,很快一條緊急通道開辟出來,數輛警車前面開道,救護車左右後面全是唐影的保鏢車隊。一路綠打,車隊風擎電弛的駛向中心醫院……


夜已深,薄霧漸起,南橋機場停機草內一輛波音747靜靜的停靠在機場跑道上,飛機四周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直達特別通道地門口,這種架勢似有什麼重要人物要來,這架波音747應該是待飛的專機,答案很快揭曉,一溜車隊快速而又平穩的出現在專用通道門口。根快,被夾在中間的救護車穩穩的停靠在專機下,車里下了來兩名美女,何麗、唐舒,跟著躺在擔架上的張子文被醫務人員抬了下來,放在了升降台上。升降台緩緩升起,醫務人員抬著擔架進入了機倉。

黑色幻影車門被黑衣保鏢打開。唐影走下了車,她直接走到了何麗與唐舒面前,與兩名美女輕輕的擁了擁。

“你們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他的,他一定會沒事。”唐影瞧著兩名美女,美眸里滿是歉疚之色。

“影姐……我……我還想去看看他。”何麗的淚沒有忍住,她心里不舍。

“去吧……還有一點時間。”唐影輕輕地點了點頭。

何麗的俏麗身影很快消失在舷梯上。

“公司就交給你了,那是子文的心血,我不讓你去,你不會怪我吧?”唐影伸出手抹了抹唐舒臉蛋上的淚珠,美眸里抹過一絲愛憐。

“……我不怪你,我會在家里打理好公司,文哥醒了,你就告訴他,讓他好好養傷,我……我會在家等他的……”唐舒晶瑩的淚珠象斷了線的珍珠,順著她美麗的臉龐滑落。

“傻孩子,他會沒事的……別哭啊……”唐影輕輕摟住她地嬌軀溫言安慰,而她自己的眼淚卻怎麼止也止不住。


“……答應我啊……一定得讓文哥話過來……答應我……小舒……不能沒有他……”偎在唐影懷里的唐舒哽咽著,喃喃說道。

“……小舒放心……他會活得好好的……他還沒娶你……我不允許他死……我會將他完完整整的還你……別傷心了……啊……聽話……”唐影輕撫她的香背,她心里好痛,張子文命懸一線,這次她心里沒有把握,她心里也很害怕,但她只能安慰懷中的人兒。

唐影向舷梯下的兩名俏面帶淚的美女揮了揮手告別,機艙舷門關上,發動機的聲音在轟鳴,波音747緩緩滑向了跑道,提速,抬頭,很快,專機消失在茫茫地夜空之中……

“小姐,回去吧。”說話的中年男子是雄叔,他瞧著唐舒悲戚的模樣,冷峻的眼神中抹過一絲憐惜。

唐舒點了點頭,挽住了何麗的手,直接上了那輛黑色幻影,車隊朝來時的專用通道緩緩駛出,片刻,崗哨撒離,停機坪恢複了甯靜,陷入了無邊地黑暗……

紐約市曼哈頓第5大道,西奈山康複中心,康複中心位于中央花園附近,是全美公認最好的脊椎康複醫院,整潔寬大地特級護理房里,張子文靜靜的躺在床上,這已經是手術後的第20天,寶馬車從高空跌落讓他的脊椎嚴重受損,如不及時救治,就算他能話過來也是終身殘廢,內外傷經過美國專家會診已經拿了套最佳治療方案,這20來天他也被折騰得夠嗆,大小手術不下做了10次,而脊椎的手術是最關鍵也是最危劍的1次,還好,他的體質讓這次手術有驚無險,手術後的他各方面的生命機能恢複得不錯,只是人還沒醒過來,他的生命靠著昂貴的營養液在維持,如果再拖上一段時間未醒,他將永遠成為植物人。

唐影坐在病床頭的軟椅上,她有點憔悴,這段時間一直是她親自在為他護理,都20多天了,他還是閉著眼睛,心電很有規律的在跳動,人是活過來了,但很有可能永遠都不會醒,唐影憂心忡忡,如果他成為植物人,自己萬罪莫贖,怎麼回去面對他心愛的人。

唐影心里好害怕,她已經為他擔心了很多天,她就快支持不住,她受著精神上的折磨,錐心的痛,傻啊,你怎麼那麼傻,如果你有什麼事,我還怎麼話?你心愛的人還怎麼話?你為什麼不要命的救我,值得這麼為我嗎?唐影心里好恨,好恨自己連累了他,好恨他不要命的去沖撞,為什麼?為什麼?唐影深深的自責,她的芊芊玉手輕輕摩挲著他的臉蛋,多年輕的臉,還有那麼多的美好時光等著你,你一定得醒,一定得醒,她喃喃自語,她盼望著奇跡的出現……

又過去了3天,張子文靜靜的躺著,他不知道夢到了什麼?他的表情很安詳,他的唇角似乎還帶著笑意,這3天,他好像都是這個表情,如果是夢,這個夢未免太長,唐影瞧著他輪廓分明的臉,美眸里滿是憐惜與愛意,還有一絲淡淡的憂傷,他已經昏迷了一個多月沒有醒了他能醒過來嗎?

醒來吧,別再折磨我了,子文,求求你快點醒來,只要你醒來,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醒來吧,求你,想著愛你的人,想著你姐姐,想著你心愛的小舒,為了她們,為了我,你醒來吧,子文……唐影湊在他的耳邊溫柔的喚著,呢喃著,這是她每天做的事情,跟他講話,她要喚醒他,她每天都在努力,她心里抱著一絲希望,他一天沒醒,她都會一直這麼輕輕的在他耳邊呼喚下去,直到他醒來為止,她相信會有奇跡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