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 第一百二十八章 超級黑馬

離大會時間越來越近,不斷的有車開進停車場,劉展與范立華前後到達相差不到半分鍾,兩人幾乎是同時走下自己的座駕,劉氏集團與新澳集團在本市都算是排得上號的企業,兩人在停車場碰面,表情志得意滿,這兩人都是今天商業中心奪標的大熱門,以至于剛到會議中心門口,只見一陣閃光等亂閃,立馬就被大量的媒體包圍,兩人都是比較喜歡顯擺的人物,當下滿面春風,很愉快的接受眾媒體的采訪,言辭鏗鏘,兩人代表身後的集團公司都表示志在必得的理念,對今日奪標有著相當的自信.

兩人進去不久,張子文的白色寶馬駛進了停車場,今天的他西裝革履,白色的襯衫領口打著深藍色條紋領帶,皮鞋油光呈亮,面帶微笑,今天的他心情很輕松,因為他知道今天勝券在握,更何況他並不是今天的主角,好獵人不需要什麼事情都拋頭露面,他心里清楚,現在還不是將自己放在前面的時候.

左右兩邊一片柔軟一片溫暖,兩大美女很自然的挽住他的倆胳膊,不管在哪里,只要三人一起露面,張子文永遠都享受這香豔的待遇,他不介意,兩大美女更不介意,能挽住自己心愛的男人一起出現在公眾面前,這本身就是一種幸福,今天的她們都穿著職業套裝,一粉一白將臉蛋襯托得更加的嬌媚,更加地美麗動人。

進入會議中心沒有被媒體騷擾。在中海,他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今天地大人物多,哪顧得上理會他。只是身邊的絕色美女倒是為他扯了不少眼球,同時在這些嫉妒羨慕地眼神中,他的形象也得到了徹底顛覆,整個一花花公子形象。

“……張子文。”身後突然響起一聲清脆好聽的聲音。

聲音忒熟,張子文的心猛的一跳,他聽出了是誰在喚自己的名字,他回過了頭,一個嬌俏的身影映入了眼簾,是慕青。今天的她穿著一身淡黃色職業套裝。嫵媚,嬌嬈,漂亮的臉蛋不需要任何地修就能迷死人,她帶著甜美地微笑,美眸里卻抹過一絲促猛狹之色。

張子文有點發怔,他明白他為什麼喚住自己,但他預感沒什麼好事。她地眼神太熟悉,讓他又愛又怕。

“……怎麼?不認識我了?離開公司也沒多久啊?”慕青嬌笑吟吟:“……都是你女朋友吧,也不介紹介紹。”她的美眸在兩張漂亮的臉蛋上溜達一轉,心里卻嘀咕,臭小子豔福不淺。

這個“都”字有點意味深長,張子文有點尷尬:“這是唐舒,她是我的女朋友,這是何麗,她是我姐姐。”張子文分別為她介紹,末了又為兩美女介紹著慕青,特別聲明她是自己的上司,他總覺得慕青象是找茬。

其實她們醫院打過照面,張子文當時熟睡在床,慕青來匆匆去也匆匆,只說是他公司同事放下水果就走人,彼此有點印象但並不深。


“麗姐姐你好……”慕青很有禮貌的向何麗打了聲招呼,她笑得很甜,小嘴也很甜。

“你好……慕青,很好聽地名字,人也長得漂亮。”何麗中招,她對慕青的第一印象瞬間好了起來,她不介意自己的傻老弟多認識向個漂亮妹妹。

“謝謝麗姐姐誇獎。”慕青的小嘴似乎抹了蜜糖。

“子文……你的女朋友好漂亮哦。”慕青不露聲色的改了稱呼,順便恭維了下唐舒,她的笑容越發甜蜜。

“青姐你也很漂亮啊。”唐舒回報她一個甜甜的笑容。

張子文瞧著抹了蜜的慕青,總覺得哪地方沒對,滲得慌,但他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他有種感覺,這丫頭准想搞什麼花樣。

“對了,那晚在音樂房子那個漂亮女孩是你妹妹吧?長得好漂亮,跟唐舒有得比。”慕青的笑容突然變得天真爛漫。

“這個……那是……哦……”張子文的話被後腰的火辣辣的痛掐斷,突然襲擊讓他沒忍住聲,何麗,只有何麗才會這樣對他下辣手,在疼痛的同時,他隱隱猜到慕青的小把戲。

“音樂房子?怎麼沒聽你說起過呢?誰啊?哪個漂亮妹妹啊?我怎麼不知道?”何麗的眼神變得凶巴巴。


“是……伍敏,那晚談正事呢,弄清楚再下手行嗎?”張子文嘟囔著向何麗叫著苦,同時他的眼睛偷偷瞄了眼唐舒,她表情依然,好象沒收這話影響,媽的,臭丫頭你想干什麼?張子文暗罵了一句熟悉的話,貌似又回到了以前。

“哦……對不起對不起……”慕青忙不迭的道歉,一幅沒弄清狀況的模樣,跟著很小聲的嘀咕:“……我以為她是你什麼妹妹嘛,那麼親熱……”聲音很小,還有點含糊,但現場的三人絕對能聽清,她的表還必須伴隨著後面的語言作委屈狀,小模樣天真加委屈,任誰都知道她是無心之失,只有張子文心里叫苦,這丫頭這種小挑撥手段只是前奏,後面有得他好果子吃。

“麗姐姐,我先走了,今天認識你真的很高興,這是我名片,有空約你一塊兒喝茶啊。”慕青遞了張名片過去,同時她也得到了何麗的名片。

“唐舒,青姐走了,改天找你聊,你家子文可是有好多糗事哦,有空也給我打電話吧,我就全告訴你,嘻……”慕青帶著調侃的語氣跟兩名美女打完招呼,最後才湊到張子文面前,面帶迷人微笑,吐氣若蘭的小聲說道:“改天有空,我也找你。嘻……”不待張子文說話,慕青已經擦身而過。留下一陣醉珍地香風與她窈窕多姿的背影……

“文哥……青姐真地知道你很多糗事嗎?”唐舒的美眸瞧著他。

“哪有?別聽她胡掰,你可別真打電話找她啊。”張子文很擔心。他對唐舒稱呼慕青“青姐”很不感冒,他有點怕慕青跟唐舒接近。

“哼,瞧你一幅做賊心虛的樣子,改天我還得真約她聊聊。”何麗拿著慕青的名片反複的瞧著,她不是吃素的,她隱隱能感覺到這個慕青與傻老弟不簡單。

完了,被老姐嗅到味道了,張子文心里叫苦,慕青啊慕青。你到底在玩什麼花樣?慕青臨走的最後一句話讓他心跳。他心里還隱隱想她找自己。但她美眸里有一絲琢磨不透的奇怪眼神,這種眼神他曾經受到她捉弄的時候見到過,不好玩,這丫頭太聰明,他真摸不清慕青的鬼花樣。

“走吧,在這傻愣著干什麼?”何麗瞧見他患得患失的表還必須。心里越發懷疑,她暗自決定,改天得會會這個小嘴極其甜蜜地慕青。

在多功能會議大廳內,此刻已經坐滿了人萬貫廣告地老總竟然是王云,見著張子文三人進來,很熱情地上前打招呼,這家伙似在追求何麗,張子文瞧他對著何麗眼神發亮的表情就能猜出來,還好何麗對他沒什麼感覺,只是此人並不是那種死纏爛打之人,為人也不討厭,何麗不原掃他面子,微笑著與他寒暄了兩句後才挽著張子文走向預定的座位,留下王云站在那里唉聲歎氣,眼露萬般的不舍。


何麗的表現讓張子文的心里巨爽,他多少對王云有點忌憚,有一陣還老是擔心何麗會嫁給王云,因為何麗對此人的印象並不差,而王云對何麗一往情深,張子文多少還是看得出來,要不是發現自己內心深處離不開何麗,他還真不願意阻止何麗去追求幸福,但現在不同了,他與何麗之間已經有了心靈的承諾,他不再擔心何麗離開自己,同樣,他會好好的呵護何麗一生……

整10點,會議大廳司儀宣布廣告位招商標會正式開始,首先標出的是各大主要路段的標位,但這次投放到外面的位置已經嚴重縮水,一些參加奪標的公司趕緊重新估價分析,但時間有限,待結果出來時,由兩家公司成功奪得標位,一家是龍騰投資廣告有限責任公司,拿下了路段標位百分之八十的位置,另外百分之二十由創意廣告有限責任公司得到,過場走了個十足,張子文標書價位以高出100萬元驚險得到,路段廣告位招標在眾人的掌聲中落幕。

接下來的就是今天的重頭戲,商業中心與廣場的標位由中海市幾家大公司競爭,暗標價位雖然不明,但各大奪位公司都或多或少有點門路,對于價格的分析與商業價值分析與暗標的價位不會相差太大,但當商業中心廣告位置的突然縮水,加上位置的改變,還是讓這些參加奪標公司的老總們有點措手不及,新澳與劉氏似乎信心十足,他們在市里的關系盤根錯節,早有消息透出,這次縮水也是兩個老總意料之中的事情,當司儀宣布標位數量時,這兩人相視一笑,神情甚是得意,各大公司相繼派人將標書交上主席台,只待司儀公布結果。

商業中心25塊標位,新澳集團標書是10塊,劉氏15塊,兩大公司胃口不小,准備聯手吞沒,而廣場黃金位的30塊,他們干的是平分的活,另兩家公司象萬貫、鋒銳倒是不貪,跟他們競爭兩個位置合計12塊標位。

當何芳嬌俏的身影出現在主席台埋,這四大公司的老總到今天才知道還有一家獨立投資公司在參加競標,貌似突然殺出來的黑馬讓幾個老總心里隱隱不安。

四大公司的價位很快公布出來,新澳集團投商業中心與商業廣場標位合計25塊,投標金額1.6億,擁有權3年,劉氏30塊,投標金額1.9億,擁有權3年,這兩家公司都是按照200萬一年一個標位計算,在三年的總金額上多買了1000萬元的保險,可以說是相當的大手筆,動輒上億的資金對這兩家公司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兩大集團公司的價位一報出來,另外兩家公司都只有搖頭歎息的份兒,他們的價已經不低,每個標位出到180萬,這已經是他們承受的底線,看樣子兩大黃金寶地想爭也是3年之後的事情。

現在司儀報出了英國獨立投資股份有限責任公司的價位,標書顯示的數量是55塊,總金額6億,擁有權5年,獨立公司每個標位實價210萬,總金額度上又增加了2000多萬的零頭,湊了個整數,無可爭議,獨立公司以6個億奪得所有的標位,江北區的新一代標王延生,當何芳落落大方的接受市長簽名授權證書時,整個大廳沸騰了,鎂光燈一陣狂閃,所有的媒體圍上了超級黑馬,獨立公司將在今天一舉成名。

被上百老記圍著接受采訪的是英籍華人龍笑天先生,也就是以前的龍三,這位黑龍會前頭子搖身一變,變成了愛國愛家的歸國華僑,這讓其他幫會頭子大跌眼鏡之余還放不出半個屁來,龍三的說法很簡單,黑龍會的創始人就是自己的祖父的祖父,自己作為愛國華僑,感到祖宗在解放前創立的這個幫會對社會對人民危害太大,專門送國外回來推翻前任會長,解散組織並向政府投誠,至于那些挖料的老記想追查恐怕也無從著手,政府的封口令也不是吃素的,龍三愛國華僑的身份從今天起將會在中海市成為一代傳奇。

癱坐在椅子上的劉展與范立華面色鐵青,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從項目啟動起,兩在集團動用了不少的人力與財力,到頭來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心中的沮喪可想而知,千算萬算沒有算到從中殺出的超級黑馬,政府居然將這家公司的保密工作做得密不透風,信息上的閉塞,注定這次投標的失敗,瞧著春風得意的龍三,兩人互看一眼,沮喪著搖了搖頭,如半敗了公雞再也沒有剛進大廳的得意模樣,兩人垂頭喪氣的一幕盡被張子文收在眼里,他心中冷笑丫兩個等著,後面還有得大餐等豐你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