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 第九十八章 濃情厚意

張子文發現自己在一間豪華的大臥室內,有點像唐影的臥室,他赤身實體躺在舒軟寬大的床上,床上還有一名穿著情趣內衣的長發美女,蕾絲透明小內褲遮不住她的無限春色……她正親吻著他的胸膛,一點點的往下,再往下……鼻息間嗅著熟悉的芳香,香奈樂COCO,張子文撥開她的長發,是慕青,她怎麼會在這床上,自己不是眼她分手了麼?天,她在干什麼?自己的春光徹底的暴露在她面前,她離自己的部位是那麼的近,她的美眸散發著迷人的媚意,她在對著自己媚笑,她還在親吻,快了……張子文身子顫抖,他的昂揚感覺到了溫潤……她的小香知已經撩到了那羞人的東西……強烈的快感讓他喉嚨里發出一陣暢快的悶哼,刺激快感讓他就快抵擋不住,他的身體突然繃緊,快感如電流般傳至四肢百骸……他徹底爆發……她香唇上全是自己的粘液,她對著自己媚笑著,伸出小香舌媚惑的舔了國圈柔唇,淫蕩無比……沒對啊……她不是慕青……是……怎麼變成了性感妖豔的何麗……天……

鼻子有點癢,張子文忍不住打了噴嚏,豪華臥房突然消失,貌似何麗的內衣美女也消失了,睜開眼是何麗家的客廳,還有何麗的漂亮臉蛋,美眸里露出促狹的笑意,她離得好近,她正在用發絲騷著自己的鼻子,鼻息間能嗅到她身上的醉人體香,靠。原來是春夢一場,張子文心里輕輕的松了口氣,糟糕,他感覺自己的內褲有點粘膩,黏嗒嗒的好不難受,媽的,又是夢遺……

張子文有點哭笑不得,何麗就在眼前,春夢里慕青的臉蛋在最後居然變成了她,他心里有點尷尬,還有一絲羞愧……

耳朵一陣熟悉的疼痛,何麗出手了。只有她才能這麼准確無誤的找到位置,手法乾淨利落,她擰著張子文的耳朵,對著他吐氣如蘭:“臭小子,發什麼愣。睜開眼睛琮賴在床上,都幾點了,不想上班了啊?還不快滾起來。”何麗的眼神凶巴巴的。

糟糕,要遲到了,媽的,睡過頭了,張子文一骨碌翻起身來,雙腳剛落地,昨晚與慕青分別的一幕突然閃現腦海,靠,都辭職了還上毛的班。張子文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又重新仰躺在床上,他沒發覺自己姿勢的不雅,他還當這里是祥和的家。

“喂……你怎麼又躺回去了?臭小子……”慕青的話嘎然而止,她瞧見了他穿著內褲不雅的姿勢,還有關鍵部位醒目的濕跡,太醒目,太刺眼,她隱隱嗅到雄性的氣息,羞死人了,何麗美麗的臉蛋刷的一下紅了個透……

何麗的異樣的聲音讓張子文恢複了神智,他敏銳的察覺到自己的異常,天,糗大了,他又犯了嚴重錯誤。趕緊手忙腳亂的拉過薄被單遮住不雅之處,老臉一陣發燒,自己已經不是一次在她面前出丑,只恨現在沒有地縫可以鑽,他尷尬的無地自容……

何麗咬了咬牙,她強行按捺住跳得很快的心,轉過身走向了他的衣櫥……

一團黑影飛向張子文的面部,有點尷尬的他反應還是敏捷,出手穩穩抓住,有點軟,定睛一瞧,他又是一陣尷尬,是條乾淨的內褲。

“還不快換了……”何麗羞紅臉啐了一口,轉身逃進了里面臥室。

張子文對她這種關心只以能抱以苦笑,事情已經敗露,他的各種隱私與丑態在何麗面前已經沒有秘密可言,他還得面對她……

洗了澡的張子文感覺神清氣爽,近段時間各種無名之火逼得太久,也許是在春夢中發泄了的原因,他感覺自己的身體無比的輕松,頭腦清晰,心率平穩,今天他向西的各個部位已經達到了最佳狀態,張子文笑了笑,他很滿意現在的狀態,這樣就能以全新的精神面貌迎接未來人生的挑戰。

早餐何麗早已做好,牛奶、煎蛋、紅腸,還有一些可口的點心,張子文餐盤里的蛋是兩個,牛奶她像也比以前多半升,這種隱晦小補讓張子文心里感激之余,又尷尬萬分。

唐舒匆匆忙忙的用完早餐,今日她要考試,不能磨嘰,她臨走的時候,不忘向張子文索取熱吻,瞧著她美麗的臉蛋,張子文哪能拒絕,響亮的香了她一口,得到溫存的唐舒露出滿足的笑容匆匆而去。

“臭小子……你還在折騰什麼?再不走就遲到了。”何麗很不滿他慢條斯理的用餐速度。

“……我辭職了,不用再去上班。”張子文沖她笑了笑,他現在已經開始學著斯文的用餐方式。

“辭職?為什麼?你不是干得好好的嗎?”何麗有點驚訝。

“沒什麼原因,就是不想干了。”張子文說得輕描淡寫。

“哼,才誇你有點長進,現在又想回到以前啊?不爭氣的家伙。”何麗對他滿不在乎的態度極為不滿。

“我沒說過要回到從前啊,不上班不代表不能干別的。”張子文笑了笑,很舒服的將另一只煎蛋塞進嘴里。

“切,你還能做什麼?就你那塊料打架還行,現在找工作多難,你又不是不知道,一點都不知道珍惜。”何麗對張子文的底細還是相當清楚,除了身手厲害,別的他什麼都不會。

“呵呵,工作不好找就不好找,沒什麼大不了的。”張子文的笑聲很輕松,還透著自信。

何麗怔怔的瞧著張子文,今天的他有點奇怪,好像跟以前有點不一樣,至于哪點不一樣,她說不上來。今天的他很男人,沒有那懶散的味道。

“那……你想做什麼?難道你有了了出路?”何麗想搞清楚他的想法。

“好出路說不上……”張子文笑了笑說道:“不過……我學著想做點小生意,也許是條好出路是吧?”

何麗白了他一眼啐道:“沒個正形,就你那樣還學著做生意。”

“你都可以做生意,為什麼我就不行?”

“哼,老姐我經驗豐富,你沒法比。”何麗扔給他一個白眼,突然好像又想起了什麼,促狹的沖著他笑了笑:“嘻……要不你跟我學著做內衣生意,這個老姐可以教你。”

不提這茬還好,提起這茬張子文老臉上一陣發燒,嘴里嘟囔著:“誰跟你學那玩意啊。”

“什麼那玩意兒?老姐不是做得很好嗎?每個月不少賺,嘻,你還嫌棄,誰不知道你喜歡似的,你別裝啊,喜歡好好學。老姐每個月送你幾套,都辭職了不就是想做這生意嗎?”何麗說完臉蛋紅了紅,她都能想像得到他用這些性感內衣做敘,只是這話有點露骨,她的心跳了跳。

“你想哪去了?我什麼時候說要跟你學著賣那東西了。”張子文紅著老臉趕緊申辯,不解釋清楚不行,免得她真的認為自己是為了這惹禍的玩意兒辭職。

“好好好,不賣就不賣,對了,我問你。你跟小舒進展得怎麼樣了是?”

“什麼進展怎麼了樣?我跟她挺好的啊。”張子文對她的問題有點不解。

“我是說你和她……有沒有那個……”何麗臉紅了紅,她想起了他今早的不雅狀況,她心里希望他與唐舒早點有結果。

張子文聽明白了,好不尷尬,這問題叫他如何回答?

瞧著他的窘樣,何麗覺得好笑,她有時候很喜歡捉弄這個傻得可愛的老弟,他越是這幅模樣,她就越覺得好玩,不過這種話題適可而止,再說下去不知道會扯到什麼尷尬的地方,何麗的心還是很敏感,她能把握好分寸。

“還不好意思說,好了我不問你了,說正事吧。你對生意是不是有了好的想法?給老姐說說。”何麗不動聲色的轉移了話題。

張子文心里松了口氣,還好,對面的美貌老姐沒有繼續調侃自己,跟一個性感美女大談男女性愛,這實在有眯玩火的味道,他心里隱隱有點害怕……

“我只是有這想法,你替我琢磨一下,我想開家小公司你覺得怎麼樣?”

“小公司?什麼樣的公司?”何麗被他的話題吸引。

“我想搞一個廣告策劃公司,我在新澳集團接觸最多的就是廣告策劃,也許我能以此闖出條路來。”張子文的語氣很認真。

“廣告策劃公司?我對這行不熟悉,你覺得有把握嗎?”何麗瞧著他認真的表情,心里隱隱有眯欣慰,他終于有了想法,不管成功于否,至少他不會像以前那樣頹廢的混日子。

“說不出來有多少把握,但我相信自己能闖出一條路來,沒試過怎麼知道行不行?有的事情做了才知道結果,我已經決定要做。”張子文瞧著何麗,目光堅定。

何麗從他的眼神中感覺到了堅定與自信,她心里輕輕的歎了口氣,她喜歡他現在的模樣,自己沒有白疼他,他終于有了目標,她心里有種感覺,她相信他會有成功的一天的,對于重新振作的他,她心里願意無條件的相信。

“開這種公司需要多少錢?”何麗問出了最實質的問題。

張子文想了想說道:“我大概算了一下,租寫字間,買辦公用品,

准備好原材料,請人,再加上流動資金,至少得20萬。”

“20萬?你有那麼多錢嗎?”何同謀清楚他的老本,可是說是一無所有。

張子文笑了笑說道:“現在是沒有,不過我想把祥和里的房子抵押出去,幾十萬還是湊得夠的,嘻,老爹給我留下的遺產就這房子還值兩錢。”

“不行,哪有把房子抵押出去的道理,這個我不同意。”何麗堅決的阻止。

張子文的臉苦了下來,這美貌老姐不同意,自己還真不敢去房子,怎麼辦?

張子文想了想說道:“……那我只有找海大富試試,他最近的生意好像挺火,也許能弄到點錢。”關鍵時候,他想起了最佳損友。

“別去找那家伙,他那生意會是騙錢的玩意兒,你借了他的錢別到時候惹一身騷。”何麗以前聽張子文提起過海大富的生意,她以前在大學學的就是金融,略微一想就清楚是怎麼回事,她可不願意張子文陷進去。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這公司還怎麼開啊?”張子文嘀咕著,何麗要不同意,他是一點轍都沒有,他不能不聽他的話。

何麗白了他一眼說道:“瞧你那沒出息的樣,我說過不行了嗎?20萬

是吧?我給你,哼,真是白疼你了,想誰都沒想到老姐。”何麗貌似很生氣。

“你給我?20萬啊,你有那麼多錢?”張子文有點吃驚的瞧著何麗。

“哼,小看你老姐啊,我做了好幾年的生意不能攢點?告訴你,這可是我為你成家准備的錢,你不把公司做好,你打一輩子光棍吧。”何麗說完還扔給他一個衛生眼。

“給我成家准備的?”張子文心里震動了,何玉居然為自己准備了將來,這是他料想不到的事情,他感覺自己用什麼都不能報答他的情意,他的眼里有了濕氣。

何麗瞧著他的樣兒,明白他心中所想,心里輕輕的一歎,站起身來走到他身邊,將他的頭攬到自己懷里,輕柔的說道:“……傻小子,想那麼多干嘛,我為你准備什麼都是應該的,這個世界上就咱姐弟相依為命,只要你好,你爭氣,做姐姐的什麼都願意給你……”

張子文感覺到他懷里的溫暖,也感覺到她胸前的飽滿,她身上的體香是那麼的醉人,但此刻的他,腦海里沒有一絲雜念,他心里只有感動,為她的關愛而感動,他心里發誓,他要創造財富,他要用世界上最好的東西報答她……他要用自己的生命來呵護她……

此刻的房間里很安靜,兩人輕輕的擁在一起彼此之間能感受到對方的溫情與感動,整個房間充滿了濃濃的溫柔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