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 第八十四章 貌似無情勝有情

張子文在衛生間足足磨了半個鍾頭,終于咬了咬牙,這衛生間不能躲一輩子,再見不得人也要出去,當他出去的時候,宋琳已經換好了衣衫,一襲當初最早遇上她時穿的吊帶裙,美麗非凡,正坐在沙發上,見他出來,她卻進了衛生間,出來時,手里我了套小物件,瞧色澤,正是張子文玷汙過的情趣內衣-----她拿出來干嘛?留作證據嗎?張子文心里嘀咕,難道她想展示給何麗她們瞧?不會這麼過分吧?

宋琳將小物件放進了塑料口袋,擰著它,走到了張子文面前站定,一雙美眸望著他,隱有淚光,張子文心虛,不敢與她對視,眼神游移到另外方向。

“看著我,張子文,看著我”宋琳的聲音有點顫抖。

張子文心里一歎,罵我吧,隨你怎麼都成,別這麼委屈,他心里尷尬難受,他還是將目光瞧向了她。

宋琳的美眸里,此刻已噙滿了晶瑩淚珠,幾滴晶瑩之色正順著眼角悄悄滑落,她的神情有點淒楚----

“我,我要走了,經濟人的車已經在樓下等我了”

“要,要走了?”張子文失聲問道,他好內疚,自己真的做錯了事,她要走了,要離開,自己做了不可原諒的事情,她不想見到自己,張子文深深的自責。

“我----”張子文想要道歉的語言被一只玉手捂住,香風撲鼻,是宋琳的手。

“別說,你沒錯”宋琳將身了貼近他。湊在他耳里吐氣若蘭:“這是你我之間地小秘密,它我帶走了----你不用內疚的-----

張子文心里一跳,小秘密,很明白,先前的事情她不會告訴別人,而且她原諒了自己,那她為什麼還要走?


宋琳瞧出了張子文眼神里的疑問,她淚痕未干。強作歡顏的輕輕說道:“----傻瓜,叫你別多想,我參加完葬禮就得回京華市准備個人巡回演唱會的事情,過段時間我還會來的。”

張子文心里一歎,原來如此,她是大明星,有自己地事業與工作,難不成真當她是自己的女人了?近三天時間的相處。他隱隱將宋琳當成了家里人,他對她產生了感情。貌似親人的感情,張子文心中有點惆悵,無言的瞧著即將離開的她----

宋琳能讀懂他的眼神,她心里一陣溫磬的感動,貼著他。輕輕說道:“抱我,給我一個離別地擁抱”

柔軟的身體已經偎在了他地懷里,張子文情不自禁,伸出手摟住了她的腰身,她的身子越貼越緊,似想將整個嬌軀都融入到他的懷里,鼻息香風陣陣,懷里一片柔軟,他能感覺到她胸前的飽滿,但此刻他心里沒有一絲的情欲雜念。他心里很不舍,很惆悵----

張子文的唇角感覺到了一絲溫潤,一絲甜蜜,她吻了他,蜻蜓點水般的輕觸了一下他的唇角。她的臉蛋泛起了紅潮,她離開了他的胸膛----

香風飄渺,佳人已離去,張子文站在客廳中間,他在回味她臨走是扔下的話---別送我,別忘了我----別那麼快有其他的女人---我還會來找你

張子文懶懶的走到沙發上躺靠著,沙發上還殘留著宋琳地體香,她什麼意思?叫自己別那麼快有其他女人?張子文點了支煙,陷入了讓他牽腸掛肚的沉思---

陽光燦爛,今兒又是一個大晴天,張子文駕駛著帕沙特,行駛在高架橋上,有車就是好,不用去擠什麼大巴、地鐵,張子文覺得這20多天的苦沒白受,此刻的他,有種苦盡甘來的感覺,兩天地休假一晃就過去了,今天是重新上班的一天,他有種感覺,今天是他人生重新開始的一天,慕青,那張天使般的臉蛋跳躍進他的腦海里,她還會象以前那樣對付自己呢?張子文回想以前的一幕幕,他覺得有點好笑,那丫頭對付人的手段真不知道是怎麼想出來的?特別是將自己騙去蒸桑拿,蒸得自己腳耙手軟後再找高手修理自己,想到這里,張子文唇角抹過一絲笑意,不知什麼時候起,他對這頭小母獅子已經沒了恨意,有種想恨都恨不起來的感覺----

總經理辦公室還是老樣子,但感覺卻跟以前不一樣,這會兒的張子文似乎瞧什麼都比較順眼,瞧了瞧手表,自己提前十分鍾到達,還有時間出去潤潤肺,樓梯過道是他的專用吸煙區,張子文掏出自認為巨醇的熊貓煙,叼了支點燃,深吸一口,煙霧瞬間繚繞----

潤了肺的張子文走進了辦公室,慕青已經來了,她正靜靜的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仔細的瀏覽著休假這兩天留下的文件,她好象聽見了張子文的腳步聲,眼皮子都沒抬下。


“---張助理,請給我倒杯咖啡。”聲音很溫柔,跟以前似乎沒兩樣,只是在倒咖啡前面加了個“請”字。

這個字,被張子文捕捉到了這礻是變化,這細微的變化宣示著倆人的冷戰徹底結束,一切歸于正常,一切公事公辦。

咖啡很快倒好,熱氣騰騰的咖啡輕輕的放在她的面前,20多天的接觸,細心的張子文知道她的口味,糖一勺就夠了。

“謝謝。”慕青端起咖啡小飲了一口,不露聲色的瞧了一眼他回辦公桌的背影,美眸里抹過一絲彩色,當他坐好向這邊瞧來時,慕青迅速的收回了目光,貌似專心的瞧著文件。

半個鍾頭沒什麼動靜,慕青沒有安排事情給他做,無聊之感襲來。張子文打開了電及防護林開了好久沒上的QQ,一登陸上去,右下角一陣狂閃,瞧頭像是李豔發來的訊息。

打開一瞧,張子文身子就開始發熱,數十條信息還夾雜著她性感地照片。語言挑逗,什麼“小壞蛋想姐姐了嗎”“姐姐好想你”“晚上到姐姐家好嗎”“抱我,壞東西”“來姐姐家,姐姐給你”“吻你,抱你,愛你”這些火辣挑逗的語言加上那噴火的性感照片,張子文起了反應,強烈的反應。大清早的精力又量盛,雙腿間那不爭氣的玩意兒蠢蠢欲動,他心里哭笑不得,這不折騰人嗎---

一陣香風飄來,張子文心生警兆,手上鼠標熟練快速的輕點,QQ關閉,頁面瞬間變參展了公司內部的網頁,張子文沒去瞧香氣襲人地她,雖然她故意放輕腳步,但嗅覺靈敏的他,嗅到了慕青身上的體香,他心里有點好笑,這丫頭還想抓自己的痛腳,每回抓都不靈光,都不來點新鮮的。他依然象以前對付她那樣,貌似專注的瞧著公司各部門介紹。

“哼,裝得倒挺象”慕青很不服氣的聲音響起,她知道張子文在電腦里瞧其他東西,光瞧他表情就知道。但每次都抓不住,今兒她又失敗了,她找不到失敗的原因,她很不服氣。

張子文心里當然知道她為什麼不服氣,心里好笑,小樣,只要你是女人,就永遠都抓不住我,不服都不行。

桌前多了套資料,慕青扔到他桌上地,張子文抬頭瞧了她一眼,等待她下一步指示。


“拿去,好好看看,到我這之前你是廣告部的,這些廣告業務操作流和你拿去看看,別成天盯著電腦看些沒用地東西。”慕青說完,扔了個衛生眼給他,然後一個華麗的轉身,留給他一個風情萬種的背影,月白色的職業套裝,豐滿渾圓的臀部曲線,修長地絲襪美腿,雅致的高根,完美女人的背影,洗凶眼睛的張子文吞了口唾沫----

午餐很快搞定,許瑩還在螞蟻似的用餐,張子文起身為她倒了杯飲料,然後她做了個抱歉的眼神,不待她挽留,立馬閃人先。

他要回辦公室繼續看資料,他現在得抓緊時間的學習,慕青交給他的資料很全面,廣告部門的分工,創意設計、制作流程、業務技巧,資金運作等等全部包括,他能看懂,張子文心里有點興奮,他終于接觸到自己從未接觸過地東西,看到運作方面,他心里感慨原來如此,自己以前怎麼就想不到----

辦公室很安靜,桌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個水晶玻璃煙灰缸,還有個精美的打火機,張子文心里一跳,那打火機他在慕青家見過,她還親自用這打火機為他點的煙,不用猜就知道是慕青為他准備的,這丫頭准許自己在辦公室抽煙了?按她定的規矩,在辦公室抽一支煙罰款100元,這規矩對他這個老煙鬼來說絕管用,這應該不會是她設下地陷阱吧?張子文瞧著桌上的精美煙缸與鋼制打火機,他沒嗅到陷阱的味道,反而嗅到了一絲溫馨-----

漂亮的煙灰缸,精美的打火機,極口熊貓煙,張子文舒適的躺靠在辦公椅上享受著慕青特許的待遇,眼里瀏覽著資料,吸著香煙,淡淡煙霧繚繞,他找到了高級白領的感覺----

最近這一周,一切風平浪靜,未發生任何事,唐舒從學校出來就直接到何麗的店上,外面監控車每天都靜靜的停在那里,也不跟蹤他,這些國安好象只對何麗的情趣內衣店感興趣,張子文還發現一個問題,這些車在他回到何麗店里不久就會消失,待他上班走後這些車就會出現,張子文與這些車內監控的人好象有某種默契,就如交接班一樣你來我往,時間間隔不會超過1個小時,這個問題貌似嚴重,但張子文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很相信黑色賓利里面有過一面之緣的人,他相信那人不會傷害到自己身邊的女人,這是他的感覺,這種感覺說不出來,很奇妙,很安全。

在公司上班很輕松,慕青沒有找他的麻煩,貌似什麼陰謀詭計之類的也沒發生,只是每日里有些小惡作劇,偷偷抓他瞧電腦內容啊,送給他的香煙里面加點料啊,將打火機的氣開得最大,加了糖的咖啡換成沒糖的咖啡等等,這些小動作花樣繁多,層出不窮,每次自己中招的時候,她樂壞了小樣讓張子文哭筆砂得,還好都是些小把戲,他還頂得住,但從這些小把戲上就能瞧出慕青的腦袋里裝了不少的東西,當真是防不勝防,暗虧吃了不少,如果換成陰謀詭計之類的,自己多半吃不消,張子文現在已經習慣了她的惡作劇,當做是工作上的調味劑,他不生氣,反而還有種樂在其中的感覺---

慕青的任性脾氣依然,偶爾還與他頂頂嘴,惹惱了就讓他做一些莫名其妙的煩瑣事情,張子文對她的性格只能一笑了之,盡量讓著她,只要她脾氣順了,小母獅子就會變成小綿羊,溫柔得讓他心顫----

公司里的資料慕青定期交給他新的,這兩天的資料已經涉及到投資項目,每當自己不明白的或看不懂時,只要求教到慕青那里,她都很樂意的為他講解,為他講解的時候難免不親密接觸,倆人的身體會挨得很近,她身上的體香時時刺激到他的鼻子,她小嘴時原芬芳讓他走神,她柔軟的身體會讓他起男人的反應,這等等一切都在撩撥他的心弦,對于這些貌似親密接觸,他很無奈,他也很彷徨,他心里隱隱喜歡這種感覺,慕青是美女,優秀的極品美女,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他不可能沒有任何感覺,他這兩天常常將她與唐舒放在一睦,兩大美女的絕美的面容時常會交叉浮現在腦海,偶爾還夾雜著宋琳風華絕代的面孔,他對唐舒的感情很深,也不會變,但他的情感再悄悄起著波瀾,他有點迷失。

下班的張子文多了一件事情,暗查劉展,劉展的家他已經弄清楚位置,彙家區領秀別墅群,這里面住的都是富豪或成功人士,保桉異常嚴密,劉展住的是18號別墅,張子文曾摸進去過一回,沒發現什麼異常,在劉展住處外守侯了幾日,價值不大,張子文將監控方法調整了一下,對劉展的監控每日一次改為每周一次,他決定將重點轉向了另一個危險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