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 第五十七章 擋不住的誘惑

張子文心下郁郁的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靠坐在椅子上點了支煙,工作了一周多,這份在別人眼里很沒前途的工作,他並不覺得丟臉掉份兒,仔細回想一下,從部隊回到地方這麼久,也就在這家集團公司上班這幾天過得比較有意義,每天跟那些匆忙的上班族一起上下班,工作簡單輕松,規律的生活快樂而充實,不用白天睡不醒晚上睡不著,不用那麼頹廢的虛度光陰,不用成天抱怨部隊對自己的無情,這份簡單的工作能使自己忘記不愉快,這份沒有前途的工作能讓自己重新振作,但是現在,就這麼個在別人眼里沒前途的工作都快失去,張子文一想到這,心中的郁悶可想而知......

慕青,這個有著天使般臉蛋的女人,一句不適合這份工作的理由就將自己打發了,張子文郁悶的噴出一口煙,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上輩子欠她的,她為什麼要苦苦咬著自己不放呢?

媽的,女人就是小心眼,張子文狠狠的將煙頭掐滅在煙灰缸......

張子文站起了身子,環顧了一眼比較熟悉的辦公室,也許等會兒就跟這間辦公室永別了,來的時間不長,他竟然對這間不大的辦公室產生了感情,歎了口氣,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工作太簡單,也沒什麼工作需要打點移交......

22樓,張子文走進了人力資源部辦公室,見過兩次面的王琴還是老樣子,給人一種做起事來一絲不苟,一幅精明干練的樣子,瞧張子文進來,王琴打了聲招呼叫他坐下。

“你是來交接工作的吧?”王琴沒什麼廢話,直接進入主題。

張子文點了點頭:“是的,慕總讓我到你這來辦理清退手續。”

“你手上的工作都做完了嗎?跟嚴經理打過招呼沒有?”

“做完了,下來之前已經給嚴經理通過電話。”

“那好,從今天起,你的內勤文員一職就算是結束了,公司另外給你安排了一個工作......”王琴從抽屜里拿了兩張打滿了字的紙張出來:“根據你一周來的表現,公司決定對你的工作重新安排,現在你仔細聽好,我只說一遍,明白了嗎?”王琴說話永遠都是這個樣子,簡單干脆。

張子文笑了笑,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想來也不是什麼好工作,走人看來已經成了定局。

“根據廣告部,投資部對你表現的評估,認為你的工作能力還有進一步的潛力可挖,現在人力資源部決定提前給你轉正,你有沒有意見?”

“提前轉正?”張子文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沒錯,你工作這一周來,廣告部所有的同事對你的口碑極佳,更重要的是,你前兩天還為公司收回一筆欠款,這本來不是你的份內事,但你做了,而且做得很好,所以人力資源部經過研究決定,讓你提前轉正,現在你只需要回答有沒有意見。”王琴戴著眼鏡,瞧不出她的表情,說話的語氣跟例行公事一般,張子文聽不出來這對自己是好事還是壞事,他隱隱覺得有什麼地方沒對,但又說不上來。

張子文略微想了想說道:“轉正我沒意見,但我想知道接下來公司會為我安排什麼工作?我得清楚自己能不能勝任?”轉正?轉正後叫自己打掃衛生間自己也做嗎?張子文總覺得這是個陷阱,不問清楚,這轉正對他來說也沒任何意義。

“這點你放心,相信你能勝任這份工作,現在投資部缺乏人手,我們人力資源部將你推薦了上去,慕總已經簽字認可,作為公司職員,這也是提升自己的機會,希望你能好好把握。”

“投資部?你......王主任......的意思是我以後去投資部工作?”

“不錯,職位是投資部總經理助理......”

“等等......投資部總經理助理?是不是在總經理身邊工作?”張子文打斷了王琴的話,在投資部工作已經讓他頭大,再聽到總經理助理幾個字,那就更讓他頭疼了,這活沒法干,總經理助理?做什麼工作?張子文不大熟悉職場上一些職位的分工,但他知道一點,不能在慕青身邊待著。

王琴瞧著他有點變色的臉,心中好笑,看來這小子真的跟大小姐恩怨不小,瞧他那樣就知道打死都不願意去做。

王琴不露聲色的說道:“你說得不錯,總經理助理這一職位得隨時在總經理身邊,工作很繁複也具有挑戰性,而且不局限工作時間,也就是24小時之內,只要總經理工作需要,你得隨叫隨到,這一點你得清楚。”

“這個......這個工作我可能做不了,對不起。”張子文不用考慮就直接拒絕,聽王琴的意思,這勞什子助理在那丫頭身邊工作不說,還24小時之內隨叫隨到,張子文自問做不了這具有相當挑戰性的工作。

“你先別忙著拒絕,可能你還不明白助理工作的含義,也就是說從你接受這個工作起,不但你的職位連升數級,而且薪酬待遇方面也是相當的優厚,更重要的是,公司會跟你簽一份勞務合約,這樣你的工作就有了保障,公司不能隨意解雇你,同樣,你也不能隨便辭職不干,一方違約,就按照年薪總額的2倍賠償對方損失......”王琴說完,將從抽屜里拿出來的紙張遞給張子文:“這是合約,一式三份,你先看一看,如果沒有什麼意見就在上面簽字,在看之前,我得提醒你,這是公司很多員工夢寐以求的工作,希望你慎重對待。”最後這一句王琴說得很鄭重。

夢寐以求?有這麼邪乎?張子文倒認為這是一份讓他每天做噩夢的工作,一想到每天面對慕青,他背皮子就有點發麻。

接過合同,乙方代表自己,上面的條條款款還真不少,整兩頁,一大半都是對乙方的各種限制,張子文都耐不住什麼性子看,當眼睛跳到薪酬待遇那一段時,他的眼睛有點定了,誘惑,對于他這個窮慣了的人確實是不小的誘惑,月薪18000元,每月還有什麼職位津貼,服裝費,汽油補貼費等等費用,公司代買各種福利勞保,這麼算下來,只怕月收入奔3都沒什麼問題,另外配備帕莎特轎車一輛,這待遇已經不是用優厚來形容,錢這個東西能讓一個人的心跳加快,這話不假,張子文此刻的心就如小鹿亂撞,就快跳到嗓門。

張子文猶豫了,矛盾了,這是陷阱?誰願意扔這麼多錢布這個陷阱?犯傻啊?就算這是陷阱,他都有種立馬跳下去的沖動,王琴說得沒錯,他真的得慎重對待這份合約。

辦公室很靜,張子文在做著天人交戰,這份月薪能帶給他很多,他可以不用再厚著臉皮接受表姐的資助,他能在朋友面前揚眉吐氣,他可以為唐舒買一份價值不菲的禮物,更重要的是,他能在唐舒面前挺直腰杆,她聽到這消息准能為自己開心,從一小職員一步邁進高級白領階層,還有車,雖然不是什麼名貴轎車,但只要簽了這個合約,他從此就列入有車一族,再也不用擠大巴等地鐵,再也不用瞧著的士的價碼表跳得讓自己肉痛,這種誘惑已經不是張子文能毫不猶豫的拒絕,他該什麼辦?

“.......王主任,這個合約我可以先拿回去看看,給我點時間考慮行嗎?”張子文對這件事情需要仔細想想,誰也不能對眼前的合約熟視無睹。

“你還考慮?張先生,等著簽這份合約的後面可是排著長隊,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王琴好象很不理解張子文的反應。

“是的,我需要時間考慮,最遲明天給你回話,你看成不?”

“這個啊......”王琴猶豫一下,點頭道:“好吧,希望你明天給我一個明確答複。”

張子文站起身子說道:“那我就先出去了,對了,我今天可以不上班嗎?我想回家靜一靜。”

“回吧,想清楚了明天直接到我辦公室。”王琴答應得很爽快。

瞧著張子文走出辦公室,王琴立馬拿起辦公桌的電話:“小青嗎......張子文剛走。”

“怎麼樣?那小子簽了合約沒有?”電話里傳來慕青急切的聲音。

“還沒......說是要考慮一下,明天回話。”

“......這樣啊......我知道了......謝謝王阿姨。”電話里,慕青的聲音很失落。

王琴搖了搖頭掛下電話,現在的小年青,真不知道在想什麼?王琴感慨自己快要落伍......

“啪”的一聲碎響,辦公桌上的小盆景摔在了地下,慕青咬牙切齒的恨恨罵道:“張子文,你腦袋有病啊,這麼好的合約也不簽,臭東西,有種你就別簽,哼。”

慕青心中憤憤,滿有把握的誘惑計劃居然沒立即釣到張子文,她可是下了重金來搏他上鉤,失敗,太失敗......

張子文懷著複雜的心情走出銀茂大廈,今兒天空陰沉沉的,似要下雨,正想著,雨點還真飄灑下來,對面街上的行人匆匆躲到避雨的地方,雨越下越大......

手機在這會兒響起,掏出來一瞧,靠,是海大富那家伙,張子文搖頭苦笑了一下,這家伙准是昨晚一夜沒睡,大清早的就來騷擾自己。

“媽的,又來查崗啊,丫的不是告訴你不靈了嗎?老子現在可是上班一族。”說到上班一族,張子文心里升起些許自豪,覺得自己比海大富強多了,這家伙成天就知道爛酒泡妞。

“靠,查毛的崗,哥們兒可有好事告訴你,別說咱不夠兄弟,這不,一大早就來親候你了,怎麼樣?夠哥們兒吧。”

“你小子會有好事?吹吧,別跟我說你又泡到怎麼妞之類的,哥們兒不感興趣。”

“媽的,你小子就是門縫里看人,上了幾天破班眼睛長頭頂啦,告訴你,哥們兒可是找了個好項目,你現在馬上過來,把你那破工作扔了,哥們兒可是告訴你,過了這村就沒下一店了啊。”

“項目?靠,吹吧你,說說,什麼好項目這麼激動?”

“電話里講不清,你過來吧,我跟凱子在“浪淘沙”茶樓等你,知道在哪不?上次好象帶你去過一次。”

“知道,就上次斗地主血宰你那家茶樓是吧?”

“靠,甭那麼多廢話了,趕緊,掛了啊......”

張子文收起手機笑了笑,這海大富平時沒個正形,能有什麼好項目?成天嚷嚷要做什麼海生意,就沒見怎麼行動,這回八成又是三分熱情。

打了個的士,價碼表的跳動依然讓張子文肉痛,表姐打賞的小費到今天已經去了七七八八,頂不了幾天了,媽的,趁今兒有空,說什麼也得跟兩個家伙斗兩把地主,不贏兩個,這月底怕是熬不過去了,對于都地主,張子文那是有相當的自信,多的不敢說,小撚個百八十元那是沒有一點問題。

進了茶樓,打老遠就瞧見海大富跟凱子在那吞云吐霧,走到近前,靠,抽的還是軟中華,

張子文瞧著兩個損友笑了笑,就象瞧見兩頭肥羊,正好缺錢花,瞧兩人的架勢,荷包好象頗為富裕,總算找到救濟的主了,張子文的笑容有點壞......

~~~~~~~~~~~~~~~~~~~~~~~~~~~~~~~~~~~

有時候有錢人就是這麼莫名其妙,甯願扔出大把的銀子來賭一口氣,也不願意捐點錢給希望小學,救濟點給俺也成啊,俺只能感歎沒有富家小姐來跟俺斗氣,拿錢砸俺吧,俺絕對頂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