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第七十四章 善良與矜持

張子文掏出手機一瞧,呵呵,救星來了,乖乖小舒的電話,張子文樂壞了,正說自己一個大男人買女人的內衣尷尬,把唐舒叫過來不就成了。

“小舒嗎?在哪呢?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啊?”

“......我在......在你家路口呢,剛才在電視上看到你,想過來看看,文哥,你在家嗎?”

“在在,你在路口是吧?我這就過來,等著啊,我都到樓下了。”

張子文掛了電話,快步向路口走去,老遠就瞧見路口的路燈下,唐舒孤伶伶的站在那里,這丫頭,一個人在那也不怕危險,張子文有點心疼,加快了步伐......

“文哥......”唐舒美眸瞧著走近身前的張子文,怯生生的喚了聲,這一聲竟然讓張子文鼻子酸酸,心里微顫。

“......來......文哥抱抱......”張子文伸開了雙臂,他想給唐舒一個溫暖的擁抱,好好的疼她,愛憐她......

唐舒露出了甜美醉人的笑容,整個嬌軀乖乖的偎依上去,雙手摟著張子文的腰,絕美的臉蛋在他臉頰上輕輕蹭著,她喜歡他的擁抱,她喜歡在他懷里的感覺,偎在他寬厚結實的懷里是那麼的舒服,他身上的氣息讓她迷戀,這個胸懷好象是張子文專門為她准備的,自然、溫馨、舒適......

“......小舒......以後你想過來先打電話給我......我來接你......特別是晚上,你一個人出來危險。”張子文擁著唐舒柔軟的嬌軀,語氣愛憐。

“......沒事的......我自己能行......你打車跑來回多麻煩。”

“別......聽話,文哥現在有車了,方便得很,你學校離我家近,開車也用不了多少時間,聽話啊,省得文哥為你擔心。”張子文輕輕的吻了吻唐舒的額頭,這丫頭,一心就為自己著想。

唐舒閉上美眸,享受著張子文的溫存,她的柔唇輕輕的印在他的脖頸上,少女的矜持讓她害羞,她不敢去尋找張子文的唇......

小纏綿後的倆人手拉著手,漫步在祥和里的街道上,路燈的光芒溫柔的揮灑,溫馨,浪漫。

“文哥......你有車啦?”

“是啊,公司配給我的,那車還行,還不算掉份兒。”張子文心里有點小自豪,在唐舒面前說話的底氣好象足了三分。


“那......以後你可以經常來接我嗎?”

“當然,隨叫隨到,這車就是專門接我們小舒的,只要不嫌棄文哥的車掉份就成。”

“怎麼會,文哥開什麼車小舒都喜歡,嘻......自行車最好。”

“就想占文哥便宜,你坐著舒服,文哥蹬著累。”

“我載你啊,你累了就我來蹬不就行了......”

“好啊.......以後我就騎自行車來接我們的小公主......”張子文調侃到這里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糟糕,把這茬忘了。”

“什麼事啊?忘什麼了?”

“這個......有個朋友在......在我家里......”張子文有點難以啟齒。

“哦......文哥家里有客人啊,那......我回去了。”唐舒以為他不方便帶自己回家。

“不是那意思......你不能走......”張子文攬著她說道:“她......她要我幫著買東西,正好你可以幫我。”

“好啊......你朋友要買什麼?我陪你去就是了,是要我幫你參考嗎?”唐舒語氣透著欣喜,幫張子文的忙是她最喜歡做的事。

“是是.....幫著參考......幫著參考......”張子文突然有種不妥的感覺,這事兒叫她幫忙好嗎?

唐舒瞧他面現難色,很小心的問道:“文哥,有什麼不方便的嗎?”

張子文猶豫了下說道:“小舒......文哥......那......那朋友是女......的......”張子文這話說得有點費力,他心里隱隱怕唐舒多想。

果然,唐舒表情有點黯了黯,嘴里“哦”了一聲,沒有言語。


張子文將唐舒的身子攬近了點說道:“......她出了點事,今晚暫時住我那,你看她一女的住我那兒多不方便,正好你來了可以陪她,她就我一普通朋友,真的。”

聽他這麼一說,唐舒神色稍展,很小聲說道:“文哥......不用跟我解釋的......”

是啊,我解釋什麼啊?我又沒做什麼?確實沒什麼好解釋的,還有,小丫頭又不是我什麼人,我有什麼資格給她解釋啊?張子文心里想著,嘴里卻說著:“文哥這不是怕你誤會嗎?真的,她就我一普通朋友,人家落難了是不?助人為樂嘛,文哥就好這一口。”

“嘻......走吧文哥,她要買什麼我們快去吧,說了不要你解釋了嗎。”唐舒被他的樣子逗笑了,小心心里有點甜,他這麼著緊的給我解釋,心里有我才這樣的。

“......她......沒換洗衣服......里面......的......”張子文吞了口唾沫,說得好不吃力,心里覺得這真不是個事兒,這不為難人麼。

“里面的?內衣是吧?”唐舒微微一想就明白了,瞧著張子文略微尷尬的表情忍住笑說道:“那還不快走,再晚就買不到了。”

張子文被唐舒挽著朝街外走去,心里有點納悶,怎麼這丫頭說起內衣,好象就要比我自然得多,她不尷尬嗎?

走了兩條街,總算找到一家女性內衣店,唐舒硬將張子文拽著,一定要他陪著才肯進去,張子文無奈,只得隨她進去,好在自己多少還是有那麼點經驗,何況這家店的內衣款式保守多了,張子文進去後,反而鎮靜了下來,只是不知道買哪種好。

唐舒拉著他仔細的瀏覽了一圈,逛得差不多了對張子文說道:“這里都是普通內衣,沒什麼名牌,你朋友穿什麼型號的?買這普通牌子的成嗎?”

“應該成吧,她就先將就穿一下,什麼型號我不知道,不過......”張子文瞧了瞧唐舒說道:“她跟你身段差不多,大小應該一樣吧?”

唐舒臉蛋刷的一下紅暈上臉,白了他一眼,意思是,哪有這麼瞧人家的,還什麼大小一樣?

張子文瞧到她的衛生眼,有點莫名其妙,是大小差不多啊?微一想就又反應過來唐舒為什麼這樣,嘴里連忙解釋道:“我說的是衣服大小差不多,不是說那個大小......”眼睛不由自主的瞄了唐舒胸脯一眼。

“討厭啦......還說......”唐舒粉臉蛋通紅,嬌嗔不依,特別是他的色狼眼神,讓唐舒羞得想找個什麼東西遮住胸脯......

張子文與唐舒一回到家,就聽見臥室內傳出宋琳的嚷嚷聲:“張子文,你故意的,老半天才回來,你成心......”只聽臥室門一響,宋琳探出半個腦袋嚷著:“張子文.....”聲音突然卡殼,宋琳瞧見張子文身邊多了人,美貌唐舒,羞得趕緊縮回腦袋“啪”的一聲將臥室門關上。

張子文對著唐舒苦笑了一下,示意她將內衣給宋琳拿進去,唐舒聽話的走到臥室門邊敲了敲門,輕聲說道:“姐姐開門啊,讓我進去,東西我給你帶回來了。”


半晌,臥室門打開個縫,唐舒擠了進去,“啪”的一聲門又關上了,惹得張子文心里大為不爽,丫的輕點成不?門摔壞了叫你丫賠,與此同時,里面傳出唐舒一聲嬌呼,聲音有點大,嚇張子文一大跳,以為出了什麼事,接著又傳出唐舒唧唧喳喳的聲音,還透著點興奮,張子文總算反應過來,那丫頭准是認出里面的是大明星宋琳,看來這宋琳名氣還真不小,連唐舒都知道,張子文無限感慨......

張子文巨無聊的在客廳的沙發上躺靠著,平時自己的家里可冷清多了,這會兒里面明明就有倆大美女,為什麼自己還這麼無聊?張子文郁悶著抽著煙,也不出來陪我,沒勁,里面不時傳來倆大美女的說笑聲,讓張子文更加郁悶,感覺自己就象是孤家寡人。

過了N久,臥室門終于開了,張子文只覺眼睛一亮,兩大美女翩翩向沙發走來,張子文連忙坐起身子,將位置騰開,唐舒習慣性的貓到張子文的身邊,宋琳則坐在一側,身上穿著的白色純綿體恤稍顯大了點,但掩不住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下身穿一條休閑短褲,露出修長雪白的大腿,可能是沐浴後不久,凝脂般的肌膚透著粉嫩,極具誘惑,宋琳外面這身行頭全是從張子文衣櫥里搜羅出來的,穿在她的身上別有一番韻味,風情無限,再配上她那張絕美的臉蛋,天,不知道要迷煞多少男子,至少張子文此刻的鼻子就習慣性的聳個不停,喉嚨有點發干。

可能有唐舒在場,宋琳不象先前跟張子文一起時,時不時的還露出小女人的模樣,這會兒她頗為矜持,坐相端莊,舉止優雅,連喝飲料的動作都給人一種華麗的感覺,明星就是明星,瞬間就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張子文瞧著她有點恍惚,這還是被自己打過屁股的宋琳嗎?怎麼一晃就變了個人兒似的。

唐舒好象對這宋琳很有興趣,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她聊著,聊的全都是娛樂圈的事,這些張子文聽著卻沒什麼興趣,點了支煙,懶懶的斜靠著,聽倆美女瞎侃,他發覺宋琳的嗓音好象都變得特別的溫柔,好聽,有磁性,嗓音迷人,時不時的還露出矜持而又迷人的微笑,張子文都快認不出她,這是宋琳嗎?變化也忒大了點吧......

可能倆美女都感覺到張子文在一邊有點悶,聊著聊著就將話題扯到了張子文身上。

唐舒很好奇張子文是怎麼認識宋琳的,宋琳就將銀行的事說了一遍,又將警察局他怎麼找上朋友,怎麼躲開記者的事說了出來,連自己被他背出來的事也沒隱瞞,講到這里,張子文總算可以插上一句,問她酒店的行李怎麼辦?需不需要自己幫她弄出來?

宋琳瞧了他一眼,臉蛋微微紅了紅,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事情,她搖了搖頭,說已經有人幫著解決,她的經濟人正從京華市趕過來,這會兒只怕已經到了,來之前經濟人已經與她通了電話,她的行李,還有兩名保鏢的後事,撫恤金之類的事情經濟人會著手處理,只等經濟人通知她參加兩名保鏢的葬禮,經濟人還特意叮囑她近期不要露面,免得被媒體騷擾,得知她現在正在一朋友家里,要她繼續在那多待幾天,等把這幾天風頭過了再說......

說到這里,宋琳似乎有點難以啟齒輕聲說道:“張......先生......我可以在這多住幾天嗎?不方便的話......我明天就搬走......”

這丫頭怎麼了,才多長時間啊?就跟我客氣?還叫我先生?晚餐老實不客氣的擋我筷子,蹭酒喝,跟她自己家似的,前十幾分鍾還大聲嚷嚷我的名字,怎麼變成這茬了啊?他還沒整明白,唐舒已經幫著說話了:“宋姐姐你就住這兒行了啊,愛住多久就住多久,文哥最喜歡助人為樂,他好這一口,永遠都改不了的......”

這番話說得張子文有點好笑,這丫頭揀這自己的話忒快,好這一口?從她小嘴里說出來有點意思,又覺唐舒心地也忒善良了點吧,怎麼就不計較一下?這宋琳也是大美女啊,小丫頭怎麼就不吃點醋?張子文心里有點不是滋味......

~~~~~~

有月票的朋友歡兩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