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第六十五章 他總是心太軟

倆人在這種情況下好象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本來是敵對的男女,兩分鍾前還你死我活,這會兒變得微妙,尷尬,手足無措,張子文撐住她的手松了點力,他有點透不過氣來,倆人的距離太近,鼻息間的呼吸撩撥著對方,雙方身上的體味似在互相繚繞,似在引誘,似在挑逗,倆人在精神上都想排斥對方,但肉體上的親密接觸又讓倆人產生羞人的快感,慕青的嬌軀越來越軟,臉蛋上的紅暈更顯迷人,張子文的身體也在發軟,只是那該死的部位卻越加放肆昂揚......

慕青對他下身的變化無可奈何,想動又不敢動,下面的感覺越加強烈,那羞人的東西放肆的抵在她柔軟的小腹,她很不恥自己居然有點迷戀那強烈的感覺,又很惱怒這家伙到現在也不放開自己,他到底還想輕薄自己多久?她想反抗,卻使不出半分力氣......

張子文的氣力已經恢複了3分,對付身下的慕青,應該綽綽有余,他此刻的心里在掙紮,放開她,還是教訓她?

他惱怒慕青對自己的無情捉弄,現在已經跟她徹底攤牌,他暫時控制住了她,連下面不聽話的家伙也在侵犯她,他相信慕青已經感覺到自己下面的變化,這種感覺太強烈,張子文有點沖動,他突然有種想征服她的沖動,他要懲罰她,用她的身體來報複,已經都這樣了,現在只需要撕開她道服,他有了邪惡的念頭,張子文的身體動了動,下身向下迫了一下,清晰的感覺直傳腦內,感覺強烈......

他......要干什麼?慕青害怕了,她感覺到著壓在身上的張子文是故意的,他在侵犯自己,慕青又羞又惱,他下面的堅硬已經在悄悄的移向自己的禁地,就快就要碰觸到......

張子文身體悄然移動,情欲戰勝了理智,下面的人沒有反應,他的色膽大了幾分,腰身逐漸的往下移,身下的慕青突然輕微的顫抖了一下,碰到了,張子文感覺下面已經接觸到她的禁地,很柔軟,這種奇妙的感覺讓他不受控制的迫了上去......

“......不要......求你......”慕青嬌吟出聲,聲音顫抖,她害怕張子文的侵犯,她的禁地已經被那羞人的東西占據,她沒有力氣反抗,她只能屈辱的求饒。

這種嬌弱的聲音只能助長張子文的犯罪氣焰,他感到痛快,她終于肯開口求饒了,他喜歡這種感覺,一直忍讓的女人向他求饒,心中的快感加上下身的快感讓他進一步的動作,他下面的壓迫變成了摩擦,那里能讓他產生強烈的快感......

慕青想躲避,她勉勵的扭動著下身想閃讓,但那羞人的東西追逐著不放,越加放肆的侵犯她的神聖禁地,露骨的摩擦,讓她有了惱人的快感,那羞人的東西碰到了她最敏感的那一點,刹那間的碰觸差點讓她嬌吟出聲......

倆人的鼻息在加重,曖昧的氣息漸濃,張子文感覺到身下的慕青身體抖得厲害,胸膛壓迫著她飽滿堅挺的雙峰,她的雙峰已經被擠壓得不成樣子,但那兩點卻頑強的突起,似乎在催促他去撫弄,他想騰出手去褻瀆聖潔之峰,去觸碰、去揉捏......他松開了慕青的手,他的手滑向她的胸脯,摸到了......渾圓而結實,這是他第一次用手去感受女人的飽滿,他的手在顫抖......


慕青感覺到胸脯被張子文的魔掌侵犯,他的大手有力的搓揉著自己的飽滿,長這麼大她哪曾受過這樣的放肆輕薄,她氣得渾身顫抖,她美眸里的淚珠順著眼角湧了出來,她被解放了的手無力的撐著他的肩膀,想推開他......

慕青的手搭在他肩膀的時候,立馬引起了張子文警覺,雖然那是一雙無力的手,張子文停止了動作,他被情欲湮沒的理智在瞬間恢複,他凝視著身下的慕青,眼前的美麗面孔讓他有點吃驚,她的臉蛋上一片潮紅,羞澀、委屈、害怕、氣惱,表情複雜,美眸里噙滿了淚水,珍珠般的淚珠順著眼角不斷的湧出,他能感覺到她身體因害怕而顫抖,就如那受驚的小兔,此刻的慕青在他眼里完全變成了柔弱女子......

瞧著她委屈的小模樣,張子文有了歉疚之意,自己這是在干什麼?她再可恨,終究是個女人,不過是個愛使性子的小女人,自己就算是占有了她又能解決什麼問題?難不成自己真要去做那可恥的強奸犯?張子文心念到此,有點暗恨自己的念頭卑鄙齷齪,真的對身下的慕青下了手,自己就真的成了她眼中的流氓無賴,如果她告發了自己,都可以想象伍敏的鄙夷眼神,難道自己真想進去吃幾年免單飯?那自己以後還怎麼面對唐舒?想到唐舒,張子文感覺冷汗襲背,他慶幸及時醒悟,要不然就鑄成無法挽回的大錯,他高漲的情欲在逐漸消退......

慕青發覺壓在身上的張子文沒有繼續動作,禁地間那羞人的東西起了變化,沒了放肆,好象在萎縮,她偷偷的瞄了張子文一眼,見他正瞧著自己發愣,眼神中似有一絲悔意,她感覺到張子文好象不會再侵犯自己,慕青心里松了口氣,沒了情欲的威脅,她的惱怒之意開始升騰,這家伙竟然敢這麼放肆的輕薄自己,他的臭手還在自己胸乳上握著,惱羞之意讓慕青使出全身的力氣,狠狠的咬向他的手臂......

痛,巨痛,張子文淬不及防,被她咬了個正著,活該自己被咬,張子文強忍著手臂上傳來的巨大痛楚,他知道這頭發怒的小母獅想要發泄,他沒有震開她的小口,就當是為自己的齷齪念頭付出代價吧,他發現自己的手還放在她的胸乳上,巨痛加手感,冰火兩重天,張子文對這種複雜的感覺只能抱以苦笑,他輕輕的松開了手下的飽滿......

慕青咬著張子文的手臂不松口,美眸還狠狠的瞪著他,淚水順著美麗的臉龐滴落,她需要發泄,需要用女人的方式發泄心中的委屈,她瞧見了張子文眼中的愧疚,他在還債,牙齒正在深入,她嘴里感覺到腥味,血順著她的唇角浸出......

終于,張子文感覺手臂一松,巨痛漸漸消退,她松開了帶血的小口,這一下咬得夠深,夠狠,手臂上的牙印宛然,還不斷的冒著血珠,張子文離開了壓在她身上的軀體,現在的他足夠應付任何強敵,痛楚驅趕了他的睡意,這會兒的頭腦無比的清晰,瞧著身旁的慕青,眼淚還沒止住,她還沒消氣......

張子文站起了身子,緩緩的向道館門口走去,他不想再與她待在一起,他不忍心再瞧著她傷心欲絕的模樣,結束吧,明兒就到公司與她解除合同,違約金問題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沒意思,毫無意義的爭斗讓他感覺疲憊,這時,張子文感覺到腦後有風聲傳來,有危險,身子猛的一矮,順勢轉身、回旋、出腿,只聽“啪”的一聲,掃到對方的腳踝,嬌呼聲響起,偷襲者重重的倒摔在地下,是慕青,她還不服氣,轉身的瞬間張子文瞧清了來人,腳下收回了不少的力道,就這樣,慕青也承受不住,仰躺在地的她,膝蓋屈起,雙手抱著腳踝,巨大的痛楚讓她美麗的面孔扭曲,倔強的她死死咬著銀牙,強忍著沒出聲,腳踝瞬間腫脹發紅。

還好,踝骨沒有碎,只是軟組織挫傷,跟崴了腳差不多,張子文瞟了一眼,松了口氣,慕青的偷襲沒有引起他的恨意,誰叫自己對她做了那麼過分的事呢?她的憤怒張子文理解,他還沒忘記,慕青是有未婚夫的,現在計較這些也起不了作用,他只想離開......

走到停車場,張子文才想起自己沒有開車來,看來只有打個的士回去,慕青的寶時捷靜靜的停在那里,瞧著那輛車,張子文有點躊躇,她受傷的腳能將車開回去嗎?就把她扔在那里不管了?瞧了瞧已經暗了下來的天色,靠!還管她干嘛?


沒走幾步,她楚楚可憐的樣兒卻頑強的出現在自己的腦海,張子文的腳步開始放緩,開始不聽使喚,腳步開始往回走,對自己的不爭氣,他只能歎息,誰叫自己心軟呢?媽的,還是把她弄回城里吧,把她扔在空曠的跆拳道館,他實在狠不下心腸。

還沒進去就聽見慕青的哭泣聲,埋著頭撫摩著受傷的腳踝,嘴里還罵罵咧咧:“嗚......臭東西......死東西......把人家扔在這里......嗚......該死的家伙......嗚......嗚......”

張子文輕輕走進好不傷心的她,她這個樣兒讓他有點哭笑不得,眼前她的樣兒不就是委屈、傷心、無助的小女人嗎。

慕青感覺到有人走近身旁,抬起滿是淚痕的臉蛋,是可恨的張子文,一臉無奈的表情,她的眼淚頓時不爭氣的湧出更多,象斷了線的珍珠順著臉旁滴落。

“你......還回來......做什麼?”慕青啜泣著,模樣兒楚楚可憐。

“......走吧,我送你回去......”張子文歎了口氣。

“你滾......不要你送......我是死是活憑什麼要你管......”慕青倔強的拒絕著他。

張子文苦笑了一下,心里對她的倔強很無奈,不管行嗎?難不成還真把她扔在這里,就她這小模樣,張子文哪挪得開腳。

“起來吧,別鬧,你想怎麼著以後再說,現在我就帶你回城。”張子文向她伸出了手。

“不許你碰我。”慕青想打開他的手,卻被張子文捉個正著,接下來的動作讓她發出嬌呼之聲,她已經被張子文攔腰抱在懷里......


“放開我......討厭的家伙......”慕青慌亂的小拳頭雨點般的砸在張子文的胸膛上,只是沒什麼力氣。

“再鬧我把你扔出去。”張子文表情凶惡,對她只能采用了恫嚇手段,她現在的表現就是沒長大的小女孩。

“你敢......”慕青嘴里硬撐著,但砸在他胸膛上的小手卻趕緊摟住他的脖頸......

寶時捷的速度讓這對男女很快進了市區,車內很安靜,慕青也不吵鬧,躺靠在座椅上皺著黛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家在哪?怎麼走?”前面是個十字路口。

“哼,往左。”慕青心不甘情不願的應了一聲。

逸景花園,慕青就住在這里的高級公寓區,張子文將車停好,走到另一邊打開車門,將慕青抱了出來,這次她沒鬧,乖乖的摟著他的脖頸,只是那白皙的臉蛋有點紅暈。

慕青的表現讓張子文心里暗歎,這樣多好,他這會兒才感覺到她有點女人的樣子,女人不就該溫柔點麼,何必象平日那樣凶巴巴的。

乘電梯上了12樓,慕青從塑料帶里找出鑰匙,只是她翻弄衣服的時候,不小心將內衣翻了出來,法國名牌Lise Charmel,薄如蟬翼的水藍色情趣內衣,正是當初張子文賣給她的那一套,慕青紅著臉連忙藏好,但還是被眼尖的他瞧見了,這刺激人感官的玩意兒就是他倆恩怨的源頭,為此張子文還付出了耳光的代價,招人的小玩意兒,沒想到她今兒還穿著它,張子文不可避免的想象著她穿上這套情趣內衣的樣兒,香豔旖旎,該死,下面那不爭氣的東西反應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