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第三十四章 曖昧之夜

“來,陪老姐跳舞。”何麗湊著張子文的耳朵噴著熱氣,何麗說完,嬌軀已鑽進張子文的懷里,何麗的要求,張子文永遠都不會拒絕,雙手輕摟何麗柔軟的纖腰,雙雙融入到輕舞的人叢中......

“那女人......你認識嗎?”何麗雙手摟著張子文的脖子吐氣若蘭。

“......不認識。”張子文鼻息嗅到她口中的芬芳。

“騙鬼,不認識你對著她發什麼花癡。”

“......”

“不說話就算承認啦。”

“......不認識,我承認什麼?”

“問你,她漂亮還是老姐漂亮?”

“你......你......漂亮。”

“哼,結結巴巴的,一點誠意都沒有......不過......老姐今晚心情好,暫時饒了你。”

何麗說完,嬌軀貼了上去,摟著張子文的脖子香在他的臉上,貌似獎賞。

張子文心里暗暗叫苦,懷中何麗的嬌軀貼得甚緊,能感覺到她胸前的飽滿與堅挺,雙手摟著她柔軟的腰身,能感覺到薄紗下光滑細膩的肌膚,更要命的是雙腿之間的挨擦,小腹下若有若無的觸碰......不好,張子文暗叫要糟,下面有了生理反應,越想壓制卻壓制不住,下面已經失去控制,反應越來越強烈......

張子文如此,何麗何嘗不是一樣,他的大手有力的摟著自己的腰身,鼻息間能聞到他的男子氣息,胸前的摩擦讓自己有種說不出的觸電感覺,下身已經能感覺到他羞人的昂揚,何麗心兒跳動加快,俏面上悄悄抹上紅暈,心里輕輕叫著,不能這樣......

壁燈黯淡,音樂舒緩靡靡,兩人在這曖昧的黑暗下內心掙紮著,摟抱著的手心已經汗濕,肉體上的快感讓兩人緊張、彷徨,想要分開,卻為了掩飾心里的尷尬故作矜持,摟抱著對方的手時松時緊......

張子文手心冒汗,手微微有點顫抖,與何麗雙腿間的挨觸讓自己緊張、興奮,那玩意兒偏又不聽話的昂揚,尷尬、刺激......這時,身後的人突然不小心撞了他一下,淬不及防中,小腹不可避免的貼了上去,這一下可不是若有若無的碰觸,張子文下面實實在在的頂到了何麗小腹下的柔軟......天......張子文心里暗呼,要老命.....


何麗被這冷不防的襲擊,心里嬌呼一聲,自己的下身強烈的感覺到了張子文的堅硬,一觸既開,那瞬間的清晰接觸,觸電般的感覺,讓她嬌軀一陣發軟,一雙玉臂不有自主的緊了緊張子文的脖頸......

何麗羞紅著臉暗啐一口:“臭小子......真長大了......該為他......找個女......朋友了......敢對我使壞......哼。”

雖然明知道張子文不是故意,羞人的碰觸還是讓何麗微有惱意......

寶馬車輕緩的停穩在停車場,張子文松開安全帶,側頭瞧了著睡美人般的何麗,她醉了,那尷尬的舞曲一結束,何麗就如受驚的小兔推開他,接下來就是無節制的飲酒,酒不醉人人自醉,也許只能醉才能掩飾兩人的不自然......

張子文輕輕歎了口氣,一個長得極其漂亮性感的女人,成熟的身體緊緊靠這他,他又正是容易沖動的年齡,這能怪誰?

打開臥室的燈,粉紅色調的房間殘留著女人的體香,張子文將環抱著的何麗輕輕的放在凌亂的床上,揭開被子,幾件透明性感的內衣褲赫然在目,原來藏在被子里,張子文輕輕的搖了搖頭,伸手將那幾件惹人暇思的小玩意兒放到床頭櫃上。

穿著晚裝的何麗躺在床上,高聳的胸脯隨著呼吸起伏著,長裙側開岔處修長的絲襪美腿不雅的露了出來,紅撲撲的絕美臉蛋,美眸微閉,睡態撩人,讓人一瞧之下欲念叢生......

張子文深呼吸了幾口,搖了搖頭,強行壓制住小腹下的那團火焰,在她腳邊蹲下,為她除掉腳上的高跟鞋,天,好美的一雙美足,薄薄的肉色絲襪緊裹著圓潤的腳踝,珍珠百玉般的肉蔻玉趾在絲襪里朦朧誘惑,小腿渾圓豐瑩,修長優美的曲線一直延伸到豐滿的大腿......

張子文快要崩潰,何麗身體各個部位無時無刻的散發出誘惑的氣息,強烈的感官刺激讓他的下面快要爆發,他是個正常的男人,他心里起了罪惡的念頭,顫抖的手伸向何麗大腿,手輕輕掀開裙岔......褲襪下透明的小內褲映入眼簾......

“嗯......臭......小子......”

何麗這聲嬌吟嚇得張子文魂飛魄散,跌坐在地,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心里直叫糟糕,被發現了,何麗的威風自己可見識過,這下壞了,張子文閉著眼睛等著狂風暴雨的來臨......

沒動靜?過了半晌都沒聽見何麗的動靜,張子文睜開眼睛,何麗還好好的睡在床上,只是換了個姿勢,仰躺的嬌軀側向床內,豐臀勾勒出渾圓的曲線,張子文此刻欲念全消,戰戰兢兢的爬起身子,小心的窺了一眼,睡美人的美眸閉著,原來是何麗發出的夢囈,張子文長長的松了口氣,這會兒頭腦恢複理智,暗恨自己竟然對表姐起了不軌之心,她對自己一向很好,雖然經常呵斥自己,但都是在乎自己的表現,怎麼能這樣對她?清醒過來的張子文後悔不已,恨不得煽自己兩耳光......

洗過澡後的張子文,穿著內褲搭了條薄毛巾,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眼睛定定的望著天花板,腦海里浮現出與何麗跳舞的情景,自己下面的丑態,在那碰觸的一瞬,她肯定感覺到了,今晚與她發生了太多的事,太多的刺激,明天,她會怎麼對自己?張子文心中忐忑,又有點回味那奇妙刺激的一瞬......

迷迷糊糊中,似有一名美女在眼前不住的晃動,是裸女,瞧不清模樣的裸女,旖旎風情,春色無邊......

耳朵的疼痛驚醒了張子文,熟悉的疼痛,熟悉的手法,除了潑辣何麗,還有誰做得出這種事情,春夢在關鍵時候破碎,張子文睜開迷糊的眼,映入眼簾的是何麗漂亮而又凶巴巴的面孔。


“睡得跟豬似的,幾點了還睡,還不快滾起來。”

“老姐......幾點了......”

“幾點?10點多了,還磨蹭什麼,吃了早飯還得開店呢。”

“再讓我睡會兒......困......不吃飯了......”

“反了你,不起來是吧。”何麗手里用上了勁,擰著耳朵來了個全頻道:“叫你不起來。”

張子文痛呼一聲,睡意全消,疼,趕忙撐坐起身子,再不起床後果更嚴重,何麗手狠著哪。

早晨剛起床的男人,生理上有著自然的反應,只著一條三角內褲的張子文,那里的關鍵部位凸顯,很是醒目,何麗想不瞧見都難,這不雅的景致映入眼簾,讓何麗俏面升紅暈,心里暗啐一口,這壞東西......

女人臉紅的模樣最迷人,漂亮的女人更是如此,張子文被何麗這迷人的羞模樣惹得連聳了幾下鼻子,等反應過來何麗為什麼臉紅的時候,連忙扯上毛巾遮住丑態畢露的關鍵部位,手忙腳亂好不狼狽......

用完早餐,張子文就想開溜,現在面對何麗比以前更心虛,除了昨晚差點行將就錯外,何麗漂亮性感的風情也讓自己暗叫受不了,何麗除了是他表姐,現在在他心目中又有了新的含義,那就是漂亮成熟的女人,跟何麗在一塊兒,眼睛會不由自主的往她身體凹凸的地方掃描,這種賊眼神被何麗逮了幾次現形,何麗大發嬌嗔的模樣讓他心跳加快,挨了幾個白眼,耳朵沒少受罪,就這樣也沒止住窺視的欲望,張子文心中苦歎這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再這樣下去非發瘋不可。

何麗見他坐立不安,以為店里的性感內衣褲讓他不自在,再加上他若有若無的眼神老是圍著自己轉,想起了昨夜的瞬間刺激,羞意與尷尬讓她紅著臉故作凶巴巴的模樣叫他滾蛋。

何麗的一聲“滾蛋”讓張子文如蒙大赦,趕緊溜人,連一秒種都不敢多待......

~~~~~~~~~~~~~~~~~~~~~~~~~~~~~~~~~

這章寫得俺鬼火冒,好想把何麗給XXOO了,但是,想著是張子文痛快,俺只能寫著過干癮,俺得忍,俺憋壞他,俺偏不讓他如意,只是寫這玩意兒真他娘不是人干的活,差點沒把俺憋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