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調戲美女老師
在去韓韻辦公室的路上,葉無道醞釀著感情,這個美女老師可不是省油的燈,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大一失荊州與這個大美人失之交臂,上天給了這麼一個近水樓台的大好機會,如果錯過了干脆去死好了。當然葉無道不會忘記尋找新的獵物,其實這所貴族般的學校美女還是不少的,既然能稱得上是貴族,那氣質好的也必然比其他地方多出一些,

辦公室里只有韓韻一個人,桌上的水仙散發著清新的芬芳,花如其人,只是花不解語美人解語,韓韻這個學校最動人的美女可不光是個簡單花瓶,她已經獨自翻譯了數本經典英文文學巨作!追她的人都可以組成一個加強連了,只是至今仍是單身,也許是因為眼光太高了吧。

見到葉無道進來,托著腮幫沉思的韓韻微笑著拉過一張椅子放在自己面前,葉無道大大方方的坐在她面前,翹起二郎腿,色迷迷的看著眼前的英語老師。韓韻笑著給了葉無道一個板栗,“小孩子,裝什麼成熟!說,為什麼總是遲到!以前總是讓你糊弄過去,這次不會讓你逃掉了,沒有正當的理由的話你就等著被沈燕老師批斗吧!”

一聽到沈燕的大名,葉無道一陣惡寒,一臉哭像的望著其實心里在偷笑的韓韻,趕緊抓住韓韻柔弱的小手,嘿嘿,這個天大的便宜此時不占更待何時!

張燕,葉無道的班主任,長的丑不是她的錯,長得丑還故意出來嚇人就是她的不對了,更不可原諒的是她的自我感覺超好,總是自作多情的以為誰誰某某偷戀她,打扮的花枝招展不說,在葉無道看來簡直就是惡俗,反正她是葉無道看到過最三八的女人,一個差點讓他對女人失去興趣的“罪人”!

被握住手的韓韻吃驚的看著葉無道,使勁抽卻怎麼也抽不出來,臉紅得幾乎可以滴出水來了,“無道,你這是干什麼,快松手!”

葉無道看見韓韻那嬌羞的憨態,原本清慧絕倫的她露出這種小女人樣子,讓葉無道頓時有一種暈眩的感覺,一直強忍住抱她的沖動再也忍不住,將她摟在懷里狠狠親吻起來,韓韻使勁搖著頭想要逃過他的狼吻,不能得逞的葉無道最後干脆一把扯開韓韻的白襯衫,露出誘人的白色內衣,當葉無道如願以償的握住韓韻豐滿的乳房時,沒有經過這種事情的韓韻放棄掙紮開始痛哭。畢竟葉無道的力氣根本就不是她能夠抗衡的。

摸夠了韓韻美妙如完美藝術品的胸部的葉無道看著梨花帶雨的俏臉,不由生出憐惜之心,想用嘴吻去她的淚水,抽泣的韓韻就是不肯,弄了半天葉無道終于煩了,狠狠打了一下這個坐在他腿上的美女的臀部,“哭個屁啊!我又沒強奸你,弄的個像死人似的!”韓韻被嚇得一下子止住哭,淚眼婆娑的看著生氣的葉無道,顯然現在她的腦袋已經喪失了正常的思維功能。

雖然不哭了,但是韓韻臉上濃的化不開的哀怨還是讓人心碎,葉無道幫她擦去眼淚,這次韓韻沒有拒絕,也許是怕葉無道生氣起來恐怖的眼神吧。“有人來了,快別哭了!”葉無道低聲道。還是曖昧的坐在自己學生腿上的韓韻臉色巨變,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急得又要哭出來了,突然抬頭看見壞笑的葉無道,發現們並沒有被打開,知道葉無道只是在嚇自己,氣得捶打著葉無道,葉無道並不在意那更像是在按摩的捶打,捏著韓韻的下巴,道:“小韻韻,你是不是早就喜歡我了?”

葉無道因為和爺爺在美國住了幾年,英語的口語水平幾乎可以和韓韻相提並論,于是韓韻就讓葉無道當了英語課代表,殊不知這是引狼入室,葉無道就趁此機會給韓韻大寫情書,當然是用英文,其中不乏熱情洋溢的情詩,他們就夾在葉無道的作業本里交給韓韻,在開學的第一堂課上韓韻讓他們自我介紹的時候他便用英語大肆贊美韓韻,幸好其他的學生聽得一頭霧水,否則韓韻就真的要挖地洞了。

而且背薩士比亞的十四行詩和雪萊他們的情詩對于葉無道來說實在是小菜一碟,這點讓心高氣傲的韓韻也是大為佩服,也樂得讓這個她眼中的小孩子給她“表演”,久而久之她自己也不知道養成了習慣。

韓韻正要否認,辦公室的門突然打開,警惕的葉無道馬上將韓韻按倒在地上,兩個人更加曖昧的姿勢坐在地上,韓韻修長極其富有彈性的兩條腿圍在葉無道腰間,兩只手撐在葉無道的胸口。不過此時的韓韻在擔心自己和葉無道的事情是否已經被發現,沒有心思和占了便宜的小色鬼計較,豎起耳朵等待著下一個動靜,葉無道看著她那可愛的表情,一下子將她摟入懷抱,壓低聲音道:“要被捉奸在床嘍!”

韓韻趕緊捂住葉無道的嘴巴不讓他出聲,要是被人誤會自己和學生有這種關系,以後就不用做人了,為人師表的尊嚴蕩然無存,這是深受傳統思想影響的她不願意面對的。

因為韓韻的辦公桌在房子的最角落,加上葉無道動作夠塊,所以來者並沒有發現什麼蛛絲馬跡。葉無道搗亂的伸出舌頭在韓韻手心添弄,使得韓韻心頭一震,全身酥麻無力,幾乎要依偎在葉無道懷里。

“燕燕小甜心,在我眼里,你就是我整個世界的中心,我願做卑微的小鳥,為你低飛!我願化成那光潔的玉墜,在你的耳邊輕輕悠悠,終日向你呢喃述說我的思戀!讓我的愛像陽光,環繞著你並賦予你閃亮的自由!”一個聲情並茂的聲音響起,聽得躲在桌底的葉無道和韓韻一陣納悶和肉麻,這個聲音怎麼就那麼耳熟呢!還有誰是“燕燕小甜心”?!

兩人郁悶了半天終于想起來,同時不可思議的望著對方,有一種狂笑的沖動,葉無道將想笑卻不敢笑憋的死辛苦的韓韻摟在懷里,這次也許是只顧著強忍笑意的緣故,並沒有做太大掙紮。

原來那個講著肉麻情話的人是年近五十的教導處主任,也就是葉無道的語文老師,人長得又矮又猥瑣,怎麼看怎麼不像好人,讓人懷疑他怎麼可以當上這個主任的,而且還十分好色,老占女生便宜。至于那個神秘的“燕燕小甜心”嘛,應該就是張燕了,想到這里葉無道都想嘔吐了,超級恐龍+猥褻男???這種組合簡直就是無敵啊!

“張小嫻,阿爾弗雷德·丁尼生,還有泰戈爾的《流熒集》,這個‘是淫蟲’(石寅崇)還真不是一般的強,看樣子以後語文課確實應該好好聽聽。”葉無道自言自語道,這個家伙的語文功底確實不是蓋的,說起話來絕對不比自己遜色,也是不要臉皮+天花亂墜!

“寅崇,不要啦,會有人聽到的!我會不好意思的嘛~~~”張燕用那種柔的發膩的聲音發嗲道。

“放心,這里哪有人,讓我親一口,就一口!”石寅崇猴急道。

接著葉無道賀韓韻就聽到一陣誇張的接吻聲和衣服的扯動,韓韻沒有想到自己的同事竟然會在辦公室做這種大膽的事情,小嘴張得老大,看得葉無道心里暗笑。這對純潔的韓韻絕對是個不小的沖擊,一旦她的心理防線降低,他就有可能趁隙而入,這還得謝謝這兩位免費做黃色宣傳的好老師啊。

一個人的墮落都是需要一些誘因的,而這些誘因又必須激發才能發揮作用,就好像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吸毒,誘因就是家庭的不和睦;一個強奸犯犯案,誘因也許就是他犯案前看了什麼黃色雜志或者錄像之類的;而《逍遙游之問鼎天下》里杜夢痕會愛上風流公子蘭風雅,就是因為逍遙帝李逸雪已經在她的心靈上打開了一個缺口,這才讓秋水劍派的大公子有機可趁。

纏綿完的兩人很快又去上課了,聽到門合上的聲音,韓韻松了一口氣,想要站起來,卻發現自己的腰被葉無道緊緊摟著,正要動怒葉無道卻突然松開手,幫她整理凌亂的衣服,她分明從那深邃的眼神中看到了濃濃的依戀和愛意,葉無道這瞬間的溫柔讓韓韻有一種暈眩的錯覺,好像自己是那被戀人寵愛的小女人正依偎在愛人的懷里,她第一次發現臉上還留著些許幼稚痕跡的學生已經有了成熟的氣質,乾淨英俊的他不再是個干脆的孩子了,因為孩子是不會擁有他嘴角那輕佻邪魅的笑容的,那種帶著莫名蠱惑力的笑容,讓他在溫暖而豐富的孩子和滄桑的成年人之間徘徊。

在韓韻失神的時候,葉無道偷偷吻上她紅潤誘人的嘴唇,就這樣曖昧的奪去了韓韻珍貴的初吻,不等發呆的韓韻回過神來,葉無道馬上溜出了辦公室,留下臉上帶著一絲哀怨和迷惑的美女老師。

唯一的見證者就是桌上那依舊動人的花朵。



精品文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