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你不是堂堂首長夫人麼
g,更新快,無彈窗,!

兩人靠得很近,胸膛緊緊的貼著,隔著衣物都能感受到他完美的肌理,性感得要命.

陸北驍那張英挺俊美的臉在她面前,鼻息可聞,一時之間,這突如其來的耍流氓讓唐未晚感覺心慌得像是要跳出來,說話也結巴著,"大大大人,咱好好說話,行麼?"

唐未晚掙紮著,奈何他的手像是焊鐵一般,攬著她的腰不松開.

陸北驍看著她通紅嬌媚的小臉,瞳孔的光芒深邃得近乎妖治,不禁得彎唇,挑眉,"你很怕我?"

一眼就被看穿了心思.

唐未晚抿了抿唇,"誰不怕你呢,你可以是堂堂首長大人."

"你不是堂堂首長夫人麼?"

"我......"

"交杯酒?"男人忽然挑唇,輕佻的樣子又帶著幾分魅惑.

唐未晚簡直被撩得快要流鼻血了.

看著他瞳孔里跳躍著的光芒,手指輕輕一動,鬼使神差的,將被子遞了過去,"我就喝一杯."

男人不由分說的從她手腕穿過,杯子相撞時發出清脆的聲音,讓唐未晚的呼吸變得都很小心了.

四目相接,無數火花在噼里啪啦的響著,她清晰的感覺到男人的視線.

一口酒下腹,苦澀之後是濃烈的酒香.

她蹙起眉頭,下意識看向陸北驍.

他唇角有些濕意,紅酒的紅豔竟襯得他格外妖豔.

她不愛喝酒,但很欣賞他喝酒的樣子,尤其是吞咽的動作,凸起的喉結上下滾動,竟說不出的蠱惑.

這......真是個十分妖孽的男人!

"這酒的味道不好."陸北驍說著,將酒杯放了過去,又倒上了一點,放在鼻尖晃了晃,抬頭看著唐未晚.

唐未晚舔了舔唇,莫名想到了自己說是紅酒味的美人那句話,打著哈哈,"還......還好啊......"

完了,說話時舌頭都打不直.

一杯醉的魔咒,就算是重生了,也仍然如此.

鼻息之間的味道十分舒服,染著酒意,又很清洌.

緩緩的,唐未晚感覺腦子有些晃,她甩了甩頭,"我好像,喝醉了."

視線里,陸北驍緩緩彎起了唇,笑容有些深不可測.

她掙紮著想起來,陸北驍偏偏不讓,就用這種極其曖昧的姿勢將她鎖緊.

唐未晚蹙著眉,臉頰浮上了紅暈,"我真的醉了......"

"嗯."陸北驍眸光深邃,之前她喝酒時的姿勢那麼瀟灑,他以為,她千杯不醉.

"所以,能不能放開我......我頭昏......"

"嗯."

然而,並沒有松手的意識.

腦袋越來越昏沉,似乎又回到了初見的那個夜晚,只是身體沒有炙熱的感覺,但坐在一個成熟男人的腿上,這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腦子快要漿糊了,面前男人的那張俊臉,似乎都有了重影.

就在她掙紮著想要起來時,耳邊陸北驍的呼吸聲有些凌亂.

"別動!"命令的口吻,低沉的嗓音.

唐未晚瞬間就不敢動了.

她忽然想到了陸北驍正得不能再正經的性向.

他是個正常男人,正值血氣方剛,而她是他的妻子.

這樣的姿勢,這樣的氣氛,很容易,擦槍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