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我們新婚,是不是該喝個交杯酒
g,更新快,無彈窗,!

"朋友打來的,你先看,我去接個電話."

當然,現在還不是時候.

唐未晚走了出去,才接聽電話.

"順利麼?"

"嗯,很順利,謝謝你呀首長大人,你幫了我很大的忙啊."唐未晚很真誠.

那一批貨是合格的,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海關那邊每天只放行那麼多貨物,如果她一直等,一個月後才能拿到貨,進軍市場就慢了,這樣,關系到周子易的虧損程度,貨到越早,周子易虧損就越厲害,想想都很爽.

一開始,她想找公司的公關,但一定會大張旗鼓,整個集團都可能知道,那一定會傳到劉淑芳和二叔的耳朵里.

她的工作一定會受到各種阻止,沒有這麼順利.

所以,真的很感謝.

電話里傳來了低低的笑聲,很磁啞,很好聽,也很性感.

唐未晚才發現,她是個十足的聲控.

陸北驍摸著拇指上的玉扳指,摩擦著,"下班我來接你."

"嗯."

電話掛斷後,就看到韓越一副震驚的模樣.

"你你你你......居然為了唐未晚那小丫頭騙子用了特權?!!!"實在不甘心,"你不是兩袖清風嗎?不是不用特權嗎?不做違法亂紀的事嗎?哪次求你幫忙你都拒絕,你這,太重色輕友了."

陸北驍點燃一支香煙,懶懶的翹起二郎腿:"這點事,需要麼?"

韓越又不淡定了,"你的意思,你沒用特權?那你怎麼搞定的?"

"讓朋友花了一千萬請的公關."

"您是真有錢,也是真低調."韓越欲哭無淚,一句話表述了現在的心情.

陸北驍收起了笑容,臉色變得嚴肅起來,與他這一身軍裝十分想貼合,嗓音淡然:"我有分寸,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您說得對."這一點,韓越還是挺佩服陸北驍.

一開始,以為用了特權,所以他才這麼驚訝.

原來,還是找的公關,用錢給解決的.

只能說.

有錢!任性!

"對了,阿姨把你結婚的消息散出去了,炒得沸沸揚揚,你都上各大熱門了,頭條新聞,說你有個神秘妻......"

"薇洛知道了?"陸北驍擰起了鋒眉打斷.

韓越點頭,"是知道了,不過沒相信,你也知道,你這個青梅竹馬的妹妹,覺得全世界沒誰能配得上你,肯定是不信啊,早上還打電話給我說,是你母親為了辟你好男風的謠言找的媒體呢."

"的確是我媽做的."陸北驍抖了抖煙蒂,挑眉,"不然,你覺得隨隨便便哪個媒體都能爆我陸北驍的料?"

韓越,"......理論上是這樣,萬一有那麼幾個不怕死的呢?"不過,您對您妻子和母親都是萬千寵.

"你可以試試看."

"算了,我怕死."癟了癟嘴,"不信也是好的,不然就薇洛那性子,定會做出什麼事來,不過,說真的,你對唐未晚,是真心的嗎?"

"你最近很閑麼?"陸北驍掐滅了香煙,眸光冷漠.

韓越訕訕一笑,"我很忙."

還真是,一點都不願意說,這麼多年的交情,每天都覺得像是第一天認識,猜不透,看不懂.

......

飯廳里.

下班後,陸北驍就帶著唐未晚來到了一家看起來很舒服的餐廳.

點餐的時候唐未晚一直心神不甯的,一直在想陸北驍新婚的這個消息.

陸北驍將菜單遞給服務生時,唐未晚看到了他無名指上的戒指,他居然一直戴著.

她是擔心被居心叵測的人知道了,戒指在她出了部隊就摘掉了.

等服務生走了之後,唐未晚終于憋不住了,"陸大人,你沒看到有關你新婚的消息滿天飛嗎?"

陸北驍挑眉,"所以呢?"

唐未晚感覺坐在這里都很恐怖,生怕一堆記者沖進來,巴拉巴拉的一直問.

看他並不生氣的樣子,敢在他眼皮子下爆料,那應該是熟人作案吧?

還可以說明一點,他是允許的.

唐未晚眨了眨眼,"所以,能不能說明一下,你沒有結婚,純屬謠言?"

"好."

唐未晚目瞪口呆,驚訝道,"你真的答應了?"

陸北驍氣定神閑的勾唇,"當然!"

唐未晚愣怔,她還想著,既然陸北驍一早就知道並沒阻止,那肯定是不打算澄清了,沒想到,答應了!

看著他唇角的弧度,噙著幾分若有若無的笑意,感覺十分的危險,為什麼,她總覺得,沒那麼簡單呢?

這時候服務生端來了牛排與紅酒.

倒上紅酒後,陸北驍端起紅酒輕輕晃了晃,深邃的目光落在唐未晚身上,嗓音很淡,挑逗的意味卻很強,"麻煩出去帶上門,不用再進來服務."

***下意識的朝唐未晚看過來.

唐未晚連忙低著頭,害怕被服務生看見臉.

心里氣急敗壞,這男人,嘴上剛答應澄清,行為如此放飛自我.

服務生不好一直盯著看,曖昧的笑了笑,"二位請慢用,就不打擾了."

唐未晚,"......"

關門的聲音傳來,唐未晚才抬起頭,一眼,就看到了陸北驍唇角的笑容,漫不經心的搖晃著紅酒,視線有些灼熱.

淡淡的酒香飄散在了鼻息之間,讓唐未晚的心不由得一跳,一時半會兒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過來."男人先開了口.

唐未晚本不打算動,但看著男人眼底不容忽視的危險,還是一點一點的挪了過去,但還是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陸北驍審了一眼距離,慵懶的往後靠了靠,翹起二郎腿,拿著酒杯的手指輕輕敲打著,發出清脆的聲音,這讓唐未晚感覺很窒息.

明明只是簡單的動作,她卻感覺很強大,一種說不出的氣場在他的周身蔓延著.

"我們是新婚,是不是該喝個交杯酒?"不是詢問,而是命令.

"啊?"唐未晚咋舌.

陸北驍不看她驚訝的樣子,端著倒上紅酒的杯子遞給了她.

唐未晚接過杯子,不知道是不是她心里太慌,被他手指碰過的玻璃,竟然有些發燙,咬了咬唇,"那個,大人,我不會喝酒."

"是麼?"男人聞了聞紅酒的香味,再看向唐未晚,低低的笑了,"我以為,你很能喝."

陸北驍的笑容飽含著幾分挑逗的意味,讓她瞬間想起了那個初見的晚上,臉像是被燒了起來一般.

這個紅酒加美人的梗那麼丟人,要什麼時候才能徹底忘記?

陸北驍忽然俯身過來拉起了她的手,往他懷里帶.

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唐未晚一驚,舉高了紅酒生怕灑在他的身上,一陣眩暈,她就坐在了男人的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