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干得不錯,給你個獎勵
g,更新快,無彈窗,!

唐未晚心里一跳,昨晚那些細細碎碎的畫面在她腦海里越來越清晰,她隱隱約約,還記得吻他時的口感.

她居然,強吻了,傳說中的首長大人!

蘇寒立馬給唐未晚松綁,苦著臉,"首長,屬下也是......無可奈何."

"干得不錯,給你個獎勵."陸北驍微眯著眼看著蘇寒,緩緩撩唇,聲音不高不低,"特戰隊說需要一個槍靶子."

蘇寒苦著臉,"是."這哪里是獎勵,分明是懲罰!

唐未晚看著陸北驍唇角的笑意,總覺得那不是什麼好差事.

想著蘇寒是她前世的救命恩人,她本來應該求情,但腦海里那個吻怎麼也揮之不去.

有幾次?

一次強吻?兩次?

天吶!

昨晚,她還納悶著,為什麼他不碰她.

原來他是陸北驍,他是公認的GAY,還是受的那一方,只是,現在看著這麼攻又是怎麼回事?

傳聞出了錯?

蘇寒離開後,陸北驍這才重新看向她,撩唇,眸子認真又戲謔,"今天是什麼味的美人?"

"......"唐未晚一時不知道怎麼接話.

之前的事,想起來,太丟人了.

見她窘迫的模樣,陸北驍笑了,"上車."

上......車?

要去哪兒?

說真的,她挺怕陸北驍,傳聞都令人膽寒的男人,但昨晚的事不管是道歉還是道謝,總得解決,咬咬牙,就上了車.

車子一路往外走,穿著迷彩服不管大大小小的軍官都朝著這輛車敬禮,這似乎就是他陸北驍的象征.

她心里有震撼,也有忐忑,畢竟,昨晚的事......真是操蛋!

不經意的側過頭看他,似乎能隔著軍綠色的襯衣看到他緊實的肌肉線條,那麼的真切.

他沒關車窗,風在耳邊刮著,混著他身上那股好聞的氣息,熟悉的感覺,讓她心口竟然莫名的一下一下跳著.

要這個男人性向正常,就這長相,這身姿,得讓多少**主動去抱他?

不過,就他這身行頭,往那一站,女人們肯定都搶得打架.

只是,她到底在想什麼?

唐未晚對于自己的這個想法有些哭笑不得,"你帶我去哪兒?"

"求婚."

男人平靜的嗓音低沉得張揚,聲音被風吹散了,有些朦朧,她仍然聽到了,被這兩個字嚇了一跳,"什麼?"

然而,首長大人似乎不太願意重複.

唐未晚想他肯定在開玩笑,饒是這樣,那顆本來就比較震撼的心還是被燙了一下,跳動的頻率加快了幾分.

前世雖然沒與他接觸過,但她清楚陸家的一切.

陸老爺子是軍人出生,一直想有個孫子繼承衣缽,陸北驍很很孝順,于是進了部隊,憑著自己的能力當上了首長,但他父親是個商人,大兒子便從商.

商政兩界都混得很不錯,兩兄弟齊力斷金,陸家最終達到了無人能代替的位置.

她怎麼也沒想到,這一輩子,居然會與這樣的男人相遇.

感覺不說話很尷尬,想著找個話題來,蘇寒剛剛天塌下來的表情似乎不是去**靶這麼簡單,問他,"槍靶子是什麼?"

陸北驍波瀾不驚的開口,"特種兵默契訓練時,需要找個兵來舉靶子."

唐未晚只覺得背脊發涼,這男人,也太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