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新年慶典
g,更新快,無彈窗,!

擊敗了旗木朔茂,臨也再一次的獲得了年級第一.

臨也的首席稱號,如願以償的升到了B級.

但是B級首席稱號,不是臨也想象的增加32%的技能熟練度獲取.而是增加50%!

這自然是意外之喜.

看來C級到B級是一道坎兒,有著質的飛躍.

星落臨也在年末忍者學校的期末考試中大放異彩!

以一種前所未見的方式,碾壓式的擊敗了之前和他相差無幾的天才旗木朔茂.

據一些村民說,自家當忍者的親人稱:星落臨也的實戰戰斗力,不下于精英中忍.甚至因為那一身古怪的忍具,會更加難纏.

直到事情過去了兩個星期,臨也那一身古怪但是特別厲害的裝備,還讓村里的人議論紛紛,津津樂道.

有少數人說,這些東西不和制度.但是絕大多數忍者,都對那一身裝備非常感興趣.

制度?木葉村才建立十年,而且還是一群忍者和流民建立的村子,你和我談制度?

我制度你一臉!

你是查克拉沖腦,得了失心瘋嗎?

還是水遁灌頂,腦殼進水了?

我覺得你得上壽海醫生那里做個開瓢手術,把腦子里養的泥鰍魚都放出來,別讓它們繼續吃屎了!

忍者不看重那些什麼傳統,規矩,他們更看重效果.

如果這些東西能在戰斗中增強實力,讓他們在殘酷戰斗中活下來,那必然是好東西.

你說的制度,制度能擋住手里劍嗎?制度能讓敵人跪地求饒?

火影世界非常奇怪!

到了木葉60年,這個世界已經變成了一個畸形的半現代化世界.

有電,也有家用電器.有槍,還有無線電.

但是同時,還有著大名,有著各種傳統性的遺留.

而在五十年前的今天,一切都還是傳統的模樣.

諸如塑料,橡膠,電氣化這些,本不可能在五六十年間發展完備,更不可能在《博人傳》中直接出現液晶屏幕和有軌電車.

但是它們就是出現了!

就像是有人硬是在短短幾十年時間里,把科技發展史直接塞進了這個世界.

這是古怪的,是不對的!

如果說之前臨也沒穿越,還在看漫畫,那諸如此類的科技扭曲發展,時間線有沖突等等,都可以用BUG來解釋,或者干脆不理會.

但是一旦你來到了這個世界,它就不再是漫畫了.不可能不理會,因為他是客觀存在的,而且影響巨大,躲都躲不開.

但是漫畫可以有BUG,真正的世界不能有啊.

必然是有什麼東西,什麼理由,讓這個世界的科技飛速發展,超出常識……

這個世界的人,對新鮮事物和改變,是非常能接受的.要不然還不被快速出現的各種高科技,給玩瘋嘍!

所以臨也的新裝備,很多人都表示接受,也都在打聽.

當然,介于臨也的身份,沒有人會直接找臨也索取或者威逼利誘.他畢竟是扉間的養子,千手一族的小少爺.

不經過二代目就貿然的琢磨臨也獨自開發的新忍具,那是在打千手一族和扉間的臉.

所以,他們很多人都在和扉間探聽臨也新忍具的事情.

包括了一直想要做大事的志村團藏.

作為扉間信重的弟子,他自然是不需要有太多忌諱的,直接問就好了.

扉間放下手中的炭筆,對時刻保持嚴肅表情的團藏說:"已經有很多人來問過我了,臨也的新忍具都是他獨自開發的.很多我甚至都看到了制作過程.他並不是一般的孩子,團藏你是知道的……"

團藏想起了三年前的那顆金色火流星,他嚴肅的表情有些維持不住了,"那新式忍具可以……"

不等他說完,扉間就搖了搖頭,"這些東西我都知道,過程我也知曉.這是只有臨也才能造出來的忍具,而且造價高昂,過程繁瑣複雜.甚至無法保證,每次都能制作出完全一樣的忍具."

"而且臨也說,這樣的工藝,他也只是剛剛摸索,遠沒達到技術成熟……所以,無法裝備村里的忍者.當然,有人感興趣,也可以和他聊.但是我可不敢保證他會不會同意.他要價很高的,上次那個酒水委員會就騙去了我的影分身之術.非常的有主見呢……"

團藏看出了一向淡然的老師,臉上出現的微妙表情叫做溺愛.

而扉間則想起了臨也對團藏莫名的敵視,覺得別人不知道如何,團藏鐵定是沒戲.

團藏在得到了否定答複後,表情明顯很失望.

如果能大量制作新忍具,木葉的實力能提升一個檔次.

扉間對自己的弟子說:"團藏,我們的時間還有很多,不要著急.培育好下一代,將意志傳承下去,這是比提升實力還要重要的事情."

團藏離開了,在出了火影辦公室後,他的表情又很快的嚴肅起來.

團藏有著更大的野心和欲望,他很多時候都在模仿扉間,比如表情和姿態.

但是扉間的思想和行事方式卻沒能學會……

……

臨也單靠酒水委員會的分成,一個月的收入都超過了上忍.

但是這些錢,他除了一小部分進行了新的投資之外,都花到鍛煉金焰中了.

這幾件裝備根本就是金銀堆砌的!普通忍者玩不轉的.

不過,這也讓臨也的金焰升到了6級.

現在他隨手就能將一塊人頭大的石頭,按照自己的意念改造強化,變成一個加強石盔.

甚至加點孔雀石,還能給頭盔上個色!

制作裝備和附魔,也開始變得熟練起來.這都是錢堆出來的……

木葉村變得越發繁榮了,村民手中有了錢,忍者們也都有大量的任務要做.村民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外地商隊前來貿易……

因為這些年木葉村忙忙碌碌的,一直也都沒有太過輕松.

難得今年收入大漲,不管是個人還是村子,手里都有了不少的余錢.

所以,扉間決定舉行一次大一些的新年慶典.

舉行慶典是一個月前就作出了決定,並且邀請了火之國大名和周邊的一些領主的.

當然,這都是客氣.

大名不可能在大過年的跑來木葉村參加什麼慶典.

比起木葉村來,火之國國都西京琦玉城要繁華太多了.

所以來的都是大名的使者,官員,貴族之類的.

而且各國大名,一般都不會到忍村當中.

這其中有王不見王的意思.

木葉村雖然掛靠在火之國上,享受著巨額撥款,但是火之國大名並沒有特別強大的干涉能力.其余各國各忍村也是一樣.

大名和影之間,是一種若即若離,互相依存,互相限制的關系.

尤其是目前,四大忍村都處于初級階段,各個初代,二代影可謂是雄才大略.

相比之下大名就弱勢了很多.武力上不得不依靠忍村,雖然掌握著財政大權,但是心里一樣沒底啊!

新年這天,木葉人都穿上了嶄新的衣服,街上張燈結彩熙熙攘攘,人流如同河水,在幾條主要街道上晃來晃去.

街邊的商店全都把貨物擺了出來,把燈籠挑起來,點得亮亮的.大聲的吆喝著,吸引顧客.

村民們也在這一天,難得的大方消費一把.

有的人家門框上還拴了一條繩子,希望能在新的一年中祛除邪祟萬事順利;有著正在給小孩子發紅包.

那些孩子拿著銅板,瘋跑到街上去買早已垂涎很久的零食……

在一些大小廣場,木頭堆成的篝火架被點燃,夜空都仿佛被照亮.

而此時,在一個裝飾精致的殿堂中,扉間和他的幾個心腹上忍正在招待一些人.

坐在右手邊的首位的,就是火之國大名的使者九生真哉.

這位看上去三十出頭,留著兩撇小胡子,顯得非常儒雅的男人家世顯赫.祖上四代在火之國擔當要職.

而且他為人機敏聰慧,深得大名的信任.已經官居三品中納言,並經常作為大名使者出使各地.

而木葉村在火之國的重要性,能排進前三.

此番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想要舉辦一場慶典,火之國大名五十多歲了,不能輕動.

自然是九生真哉代表大名前來參加.

除了火之國大名的使者之外,還有醍醐領的使者伊熊平八郎,甲鐵城的望月彈正,伊紀城的使者百地丹波,其余附近小領地的領主使者,共16人.

醍醐領現在已經是火之國的一部分了,只不過領地全都"賜給"了醍醐景光.

而甲鐵城和伊紀城卻不然,首先兩座城市出現在河之國與火之國的邊境位置,一南一北.

其次兩座城市面積都不大,不像是醍醐領那些巨大全面.

最後就是二者都有自己的武裝力量.

即使甲賀伊賀的忍者,並不如這個世界擁有查克拉的忍者這麼強.

那也是忍者啊.人家多少還是有底氣的.

于是兩個城市變成了火之國的附屬小國……

酒席比較正式,采取的分席制.一人一個案幾,上面擺滿了好看不好吃的酒菜,每個人跪坐在案幾後面.

席上扉間磅礴大度,九生真哉風趣博聞,各個使者紛紛附和,氣氛很是熱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