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團藏的想法……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天一早,臨也來到學校.發現自來也居然破天荒的站在學校門口.

這貨之前可都是踩著鈴聲慌忙進入教室的.

今天居然轉性了!

不等自來也開口,臨也就問道:"自來也,昨天我給你書時,有沒有夾帶另外一本?"

自來也一臉的激動,"《下忍阿賓》?"

"對啊,在你那?"

自來也一把抓住臨也的手,"告訴我,下邊呢?"

臨也趕緊甩開自來也的手!

這光天化日的,居然敢在學校門口拉拉扯扯,你這是想毀了我英明神武的名聲啊!

"什麼下邊呢?"臨也沒好氣的問.

"書下邊呢?"自來也上躥下跳,像是個吃了辣椒的猴子.

"書?你說《下忍阿賓》?"

"對啊對啊!"

"下邊沒有了!"面對自來也如喪考妣的悲痛表情,臨也只能繼續道,"下邊還沒寫呢."

自來也總算是松了一口氣:"沒寫?怎麼會沒寫?誰寫的?你告訴我,我去找!"

自來也幾乎要像只斗牛一樣,從鼻子噴出白氣了.臨也十分擔心他會猝死過去.

"自然是我寫的.你找什麼啊?"

自來也眼睛瞪的溜圓,眼眶子再大點,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你寫的?這,這……真的是你寫的?"

臨也十分不耐煩,這堵著大門口實在是引人注意,忙說道:"沒空跟你解釋,趕緊還我."

自來也趕緊從懷里掏出了一本被布包好的書.

居然還用細布包好了,還真是用心啊!

"臨也,你一定要快點寫啊!寫完就給我看!"自來也哀求道.

"催什麼催?不知道催更會導致小吉吉變短嗎?"

……

等到上課時,自來也都沒能收回心來.以至于受到了相澤新隆的責罰.

但是即便如此,自來也還是心潮澎湃的向往著書中的內容.

在得知了這麼"優秀"的書,居然是臨也寫的之後,他居然也萌發了一種寫作的欲望!

光看有什麼意思,自己寫才大丈夫啊!

讓萬千少年深夜拿著自己寫的書如獲至寶,這簡直是堪比拯救世界的大功德啊!

只是自己完全沒有經驗啊!怎麼辦呢?難道要去"取材"?

奇怪,為什麼臨也對這方面的描寫如此的"鞭辟入股"啊?身臨其境一般,恨不能以身代之……

自來也是如何的走上了碼子和取材這條不歸路的,臨也是不知道的.

他也沒工夫管了,畢竟馬上就要開始期末考試了.

這將是臨也這些第一批學生最後一次期末考試.

因為明年下半年,他們就畢業了.沒有期末考試了.

最後這一次期末考試,這些學生們都是卯足了勁,想要展現實力的.

尤其是臨也的首席位置,那些自負的,自強的學生們,都是飽含野望的.

這種情況下,臨也自然不能大意,要在最後一波收割前做好准備啊!

編筐窩簍全在收口,一旦這次考試失利,那就是滿盤皆輸了.

之前升到了C級的首席稱號,就沒了!

而要是在拿下這最後一次的第一,那首席稱號就會升到B級!

以後大量技能升到高級別,就靠著這個了.

不過,臨也心中已經有了把握了.

因為他除了實力之外,還有裝備!

在實戰測試中,自制的刃具是可以使用的.

也就是說,自己可以六神裝出賽!

這一年來,臨也已經試著制作了好些件裝備,其中有幾件十分不錯.

這就相當于,一開局就自帶六神裝啊!

……

不管你來或不來,考試都在那里.

很快,屬于第一批忍者學生的最後一次期末考試,就熱熱鬧鬧的來臨了.

因為每年都會有這麼一場,所以木葉中的很多人,都會習慣性來前來觀看.

這是好事,村子里的人越是對忍者,對忍者學校關注,扉間越是開心.

當所有人都以成為木葉忍者為榮,所有學生都渴望在期末考試中脫穎而出,受到萬眾矚目的時候,那忍者學校一定會越辦越興旺.

筆試是看不到的,都在教室內完成.

而之後的投擲術,三身術,遁術測試,可都是面向大眾公開的.

學校操場上圍著一大群的家長,學校外圍的木牆上,蹲著一大批的忍者.

一年級和二年級學生,大家還抱著鼓勵的態度看待,都比較放松.

雖然二年級生已經有了三身術的測試,但是大家的關注點都在明年畢業的三年級學生身上.

這批學生中,人才輩出.

不少木葉的忍者都認為,三年級生中的一大部分,都已經具備了下忍的實力.而其中的一小撮人,更是出色.

所以三年級學生的測試,無疑是最精彩的.

投擲術測試就已經非常奪目了.

很多學生在手里劍方面都非常優秀,而像是宇智波樁這樣的優秀代表,更是把刃具玩出了花樣,讓人嘖嘖稱奇.

到了臨也就更牛啤了!

他站在原地不停地揮動手臂,普通人完全看不清動作,就連不少忍者都看不清忍具的軌跡.

那些人只能看到那高低遠近,錯落無序的靶子上,三三兩兩的釘著好些個忍具.

要知道,有些靶子可是在木樁後面的!正常投擲,無論如何都無法上靶……

"星落臨也的投擲術,越發的讓人贊歎了."猿飛日斬說道.

一邊的秋道取風笑道:"是啊,簡直眼花繚亂,說實話,如果讓我面對的話,我只能選擇正面硬來,恐怕無法躲避."

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也在贊歎,就連宇智波鏡都說:即使是在宇智波中,這種程度的投擲術,也是極為難得的.更何況臨也還沒有寫輪眼……

只有志村團藏沒有說話,他一直在盯著場上的臨也.

本來他以為自己的堂弟,是一位十分難得的天才.如果好好培養的話,以後一定能成為自己的助臂.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年的天才,居然是格外的多!

旗木朔茂,小小年紀就已經展現了不俗的實力.而且性格果敢堅定,以後必成大器.

日向岡本,雖然出身分家,但是卻憑借著出色的天賦和毅力,做到了超越宗家子!在白眼和體術上,極為優秀.

千手綱手,初代和老師的孫女.在各方面都體現出了千手一族的優秀血脈.尤其是在查克拉的控制方面,幾乎讓人震驚.她在從沒有人深入探索過的醫療忍術中,已經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猿飛早苗,豬鹿蝶三家的孩子,還有油***塚,鞍馬……

還有幾個極為出色的平民出身的學生!

這第一屆的忍者學校,居然是如此的人才輩出!

即使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這批學生中絕大多數,不出意外都能成為中忍,格外優秀的一些都有上忍的資質.最頂尖的像是旗木朔茂,星落臨也這樣的,自己甚至沒辦法判斷他們的極限!

自己的表弟並不差,但是在這些天才當中,就顯得不是那麼耀眼了.

志村團藏看著場內正在戰斗的學生,心中盤算:如果明年這些學生畢業,老師應該會讓我們這些特上和上忍,作為優秀學生的帶隊隊長.如果這樣的話,旗木朔茂和星落臨也,就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是星落臨也的特殊身份……

志村團藏和猿飛日斬不同,猿飛日斬是大族出身,在木葉村還未建立時,日斬就被二代收為弟子了.

而團藏,則是在後期,主動拜師,通過層層測試才終于讓扉間收他為徒.

這就是團藏一直不服氣,不甘心的原因.

雖然六位師兄弟私交很不錯,戰斗之中沒少為對方擋刀.

但是,團藏對于自己的出身,自己遭受的待遇,一直有著很深的芥蒂.

這種芥蒂叫做門第!

團藏想要更大的權利,想要讓人忘記自己的小戶出身.他想要超越猿飛日斬,只為了證明自己比大族出身的日斬要強!

但是實際上,他拼盡全力,也只是和日斬旗鼓相當,甚至隱隱的有些不如.

這讓團藏非常的痛苦.

如果自己的堂弟無法培養成最優秀的那個,那自己就選擇更加優秀的!

如果日後木葉最優秀的忍者出自自己門下,那無疑是對自己非常有幫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