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2
g,更新快,無彈窗,!

不遠處,兩個人影從對面的披薩店走出來,明昱琰一身校服挺拔俊秀,眉眼間罕見有淡淡的笑意,而旁邊的女生喝著奶茶,正在笑著說些什麼,他們走在一起,有些刻意的拉開距離.

校車靠站,女生踏上公交車,沖他笑靨如花地揮了揮手,而男生微微頷首,目送載著她的公交離開.

如果一盆冷水當頭灌澆,天氣那麼炙熱,蟬鳴那麼熾烈,步妍溪卻感到一陣透心涼.

中午的一幕幕再次閃過腦海,如同一個滑稽的小丑在舞台上賣力地表演,卻沒想台下的人早已將她看透.

她忽然有些說不出的滋味.

"我去,這麼明目張膽的嗎?"身邊,吳悅瑤的聲音拉回了她的思緒,"他們不會真在一起了吧?"

姜又藍卻有些疑惑,"大少爺不是說發帖的人不是他?"

"可能是不好意思吧."步妍溪淡淡地別開了眼.

她平和的態度使得姜又藍和吳悅瑤相視了一眼,姜又藍笑著扯開了話題,"對了,你們知道這周五法國的那個誰要來我們學校參觀嗎?"

"你說的是法國首富吧?叫阿……阿什麼來著."吳悅瑤想了想,"阿諾特?"

"我聽說他打算給我們學校投資一片新校區,開發成國際校區."

"校長還真是人脈廣闊啊."吳悅瑤"嘖"了一聲,"法國首富都認識."

"我們學校本來就是全市最好的私立."姜又藍不由撇了撇嘴,"我還聽說,大少爺作為校長的親外甥,會在周五那天全程陪同."

"他真是校長的外甥?"吳悅瑤怪叫了一聲,"這不是傳言嘛?"

"你沒聽過一句話?所有的傳言都不是空穴來風."

"果然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大少爺啊."吳悅瑤感慨又羨慕,"周五都不用上課……"

"這是重點嗎?"姜又藍無奈,"校長選他陪同,還不是因為他懂法語."

"真的假的?"吳悅瑤不由詫異地望著她,"明昱琰還懂法語?"

"他媽媽可是赫赫有名的外交官,曾經在法國呆了十年,你說他懂不懂法語?"

"誒?又藍,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嘿嘿,請叫我情報小能手~"姜又藍笑嘻嘻地說著,轉眼卻發現另外一個好友一聲不吭,表情有些木然的樣子,不由奇怪地問道,"妍溪?你怎麼啦?"

"我在想,這跟我們有關系嗎?"步妍溪轉過臉,"他怎麼樣,跟我們沒有關系吧."

"我們這不是在當八卦聊嘛."姜又藍嘟囔著說道,"你生什麼氣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吃醋了……"

"我吃什麼醋?"

"吃陸箐箐的醋唄."

"……你想多了."她微微抿了抿嘴,"我今天打車回家,就不陪你們坐地鐵了."

"哎……"

在兩個好友詫異的目光里,她招手打了一輛車便坐了上去,關上門,出租車揚長而去.

"咳咳……"姜又藍揮了揮迎面飛揚的塵土,喃喃地嘀咕道,"還說沒生氣呢……"

"什麼生氣?"吳悅瑤卻有些摸不著頭腦,"妍溪怎麼了?"

"你啊,豬腦子."姜又藍看了她一眼,無奈地搖了搖頭,"算了,走吧."

說著就朝地鐵站的方向走去.

"哎,哎!姜又藍!你等等我呀!"

吳悅瑤連忙追了上去.

"你說清楚嘛,妍溪為什麼先走了啊?"

"笨蛋,跟你說不通啦,你別問了……"

兩個女生的聲音漸行漸遠.

一個頎長的人影緩緩從拐角的陰影里走了出來,注視著她們的背影,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