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0
g,更新快,無彈窗,!

"心率85,呼吸17,血壓稍稍偏低,長官,這位女士沒有大礙,只是昏厥過去了."

耳畔,隱隱傳來的聲音好像十分遙遠.

"我說過,我這次是以軍醫的身份來救援,不要再叫我長官了."

淡淡的磁性的嗓音,熟悉得好像每天都出現在她的夢里.

"讓她休息吧,你來這邊."

"是,長……明醫生."

"患者,男,36歲,右大腿被子彈貫穿後,又被鋼筋末端插入一部分,目前處于昏迷當中."

她微微動了動手指,感覺自己好像正躺在一艘船上,搖搖晃晃的不真切.

"子彈沒有及時取出,傷口有感染現象,必須馬上降溫做手術."

"可是現在……"

"聯系總部就地降落,這是命令."

"是!"

她緩緩地睜開眼睛,視線由模糊到逐漸清晰,歪過頭,恰好看到某個身著軍服,背對著她的男人把自己頂頭上司大腿上的碎鋼筋拔了出來--

刹那間,血液噴湧而出.

空氣里彌漫起一股甜膩的血腥味.

剛剛恢複知覺的她一個沒忍住,兩眼一翻,又昏了過去.

何止是她,就連坐在角落里,身經百戰的秦雯看到這個畫面,臉色都瞬間一片煞白.

"立即止血."

明昱琰聚精會神地指揮著助手,"點滴換成抗生素,我要開始取子彈了."

"明醫生,他的心率降低,血壓幾乎測不到了."

"不要慌,紗布."

"視野不清楚,右大腿動脈破裂,把抗生素調到最大."

直升飛機里開著冷氣,他的額頭卻流下一滴滴汗水,沿著優美的臉頰曲線溜進脖子里.

緊張肅穆的空氣里,只有他冷靜的聲音流淌--

"鑷子."

"止血鉗."

"……縫合針."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于轉過頭,看了眼後方的監護儀.

"血壓68,心率70,呼吸18,暫時脫離危險了."

一旁,始終懸著心的秦雯聽到這話,連忙開口問道,"醫生,他怎麼樣了?"

"人沒事了,但還要去醫院做進一步的治療."他摘下手套,語調里透著疲憊,聲音卻如同雨後甘霖一般,絲絲縷縷地撫平她心頭的焦急,"不過,他的傷口處理的太晚,大腿肌肉可能會留下創傷,術後護理很重要."

"謝謝,謝謝醫生."秦雯不住地感激地道謝.

"這是我應該做的."他沖秦雯點了點頭,又對助手囑咐道,"繼續補液,注意傷口感染."

旋翼轉動,直升飛機發出重新起飛的聲響,似乎也把蒼茫的天空攪和得支離破碎.

他轉過身,依然是冷靜自持的臉龐,視線落在後方沉睡的女生身上,眉眼間卻浮現了一抹複雜.

他們之間的緣分,好像不管過了多少年,還是那麼的難以言喻.

步妍溪……

他在心里默念她的名字,慢慢走過去,在她的擔架旁站定.

她的手掌似乎受了傷,大片血痂凝固在如脂的皮膚上,可以想象當時有多痛.

輕輕抬起她的手,正想幫她處理一下傷口,秦雯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您……認識小步嗎?"

"認識."

"那……你們是什麼關系呢?"秦雯試探著問道,"我們被困在巴爾米拉的這幾天,小步天天抱著手機不離手,我看她手機屏保上的人,和您……有點像."

擦拭著酒精棉絮的手微微一頓,他偏過頭,看到了放在女生擔架旁邊的手機.

"我問過她,手機上的男生是不是她的男朋友,她說不是."秦雯小心翼翼地端詳著他的神情,"可我覺得,就算不是男朋友,也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他微微有些失神,不過片刻,他斂下長長的睫毛,硬生生地移開了看向她手機的視線,也掩住了眼底的情緒.

"是嗎?"他緩緩地勾起嘴角,輕笑了出來,似寡淡,又似自嘲,"也可能是你想多了,我和她,從來不是一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