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
g,更新快,無彈窗,!

"小步!小步!"

庇護棚里傳來秦雯欣喜若狂的呼叫,步妍溪連忙收起手機,轉身走進棚內.

"怎麼了,秦姐?"

"救援隊發來了通信."秦雯摘掉耳機,臉上的笑容斂了幾分.

"這……不是好事嗎?"見她略顯沉重的神情,步妍溪迷惑地問道.

"救援飛機已經來了."秦雯深吸了一口氣,語氣凝重,"但是,這一帶屬于交戰區,救援飛機進不來,我們需要自己穿過沙漠,到達幼發拉底河的河口."

"幼發拉底河?"步妍溪立即把背包里的地圖拿出來,"我們距河口至少100多公里,前方就是轟炸區,我們怎麼過去?"

"我們需要找一輛車."

"這地方早就荒廢了,哪里,哪里還會有什麼車."躺靠在旁邊的男人氣若游絲,斷斷續續地說道.

秦雯不由沉默了一會兒,"我一會趁夜去附近找一找."

"秦姐……"聞言,步妍溪微蹙秀眉,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秦雯制止,"小步,你來."

她把步妍溪拉到一邊,"看到呂記者現在的狀態了嗎?"

步妍溪偏過頭,看了眼不遠處的男人,只見他面色蠟黃,虛弱地沒有一絲血色.

"如果再不治療,他堅持不了多久了."秦雯低聲說道,"我們已經失去了一個伙伴,不能再失去第二個了."

步妍溪知道她說的沒錯,只是……

"這里局勢不穩定,隨時都會有導彈飛過來,附近又是廢墟荒漠,我們要去哪里找車?"

"不是我們,是我."秦雯搖了搖頭,見女孩似乎有不同意見,不由微微一笑,"我在敘利亞呆了三年,巴爾米拉我很熟悉,從這里往南走三公里是居民區,就在你們來的一周前,政府軍和反政府軍還在那里交過火,如果我們幸運的話,可以在那里找到丟棄的車輛."她的口吻溫和卻十分堅決,"小步,你第一次來戰地沒什麼經驗,幫我照看好呂記者,我很快就回來."說完,她戴上頭盔,拎起地上的背包,快步走出庇護棚.

"秦……"

望著迅速轉身離開的女人,步妍溪張了張嘴,又閉上了.

她心里明白,秦雯不讓自己跟去的最大原因還是怕她遇到危險,因此,等待也顯得格外漫長.

直到第一縷朝霞從荒蕪的地平線升起,染紅了半邊蒼穹,熾熱的纖塵在空中飛揚,秦雯開著一輛破破爛爛的越野車,慢悠悠地停在了庇護棚的前方.

她的手臂似乎受了傷,汗水混雜著斑斑點點的血跡,令等待了一夜的步妍溪心頭一驚.

"秦姐,你受傷了?"

"沒事,一點小傷."秦雯沖她寬慰地笑了笑,"我修輪胎的時候不小心劃到玻璃渣了."

"沒遇到什麼危險吧?"

"沒有."她神色複雜地歎了口氣,"那片居民區安靜得很,可能是最近炮火頻襲,都逃難去了吧."

逃難……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步妍溪心里歎息,卻也沒時間多愁善感,隨她一起把受傷的男人抬上了車.

一百多公里的車程,他們艱難地開了五個多小時.

烈日炎炎.

熨燙的沙漠泛著一層又一層的熱浪,沸騰而耀眼.

"前面就是幼發拉底河的中游段河口,曲折陡峭,我們不能繼續往前了."秦雯說著,把搖搖晃晃的車停了下來.

當救援直升飛機停在附近的時候,三個等待許久的人都有些無法抑制心底的激動.

艙門開啟,一個身著軍裝的男人率先從上面跳下來.

漫天的熱浪讓步妍溪有一瞬的閃眼.

而他邁開大步向他們走來,如同一陣風席卷而來,驚起一地的黃沙,視線定格了幾秒鍾,終于看清了他的臉.

這里的硝煙使得所有人的臉都像蒙著一層灰似的黝黑油亮,他卻並非如此,白淨如初的臉龐,挺翹的鼻梁,有軍人的堅毅卻又俊秀挺拔,一雙生得極好的眼睛因為背光,朦朦朧朧地籠罩在金霧的氤氳里.

那幾秒鍾,她的大腦一片空白,呼吸都要窒息.

而快步跑來的男人望了她一眼,狹長的眼底飛快地閃過一抹情緒,又恰到好處地隱藏.

"同志,你們總算來了."即使是沉穩如秦雯,看到救援隊也不免眼淚汪汪.

"不要害怕,我們來帶你們回家."

他沖秦雯點了點頭,然後俯下身子,認真地查探了一下那個奄奄一息的男人.

"他的腿部出現感染現象,心率失常,需要立刻接受治療."

"長官."

又有兩名軍人跑了過來,沖他行禮之後便將呂記者抬了起來.

秦雯連忙跟了過去.

跑了兩步,又後知後覺地停了下來,轉過頭,猶疑地往後望了一眼.

這個軍官,怎麼跟小步手機里的那個男生長得那麼像呢?

而在她後方,步妍溪的腳下像生了根一樣無法動彈.

男人和她的眼光相觸,眼里似怒非怒,陽光順著厚厚的云層絲絲縷縷的落下,泛著光與影的掠動.

"這里好玩麼?"

他驀然開口,聲線清冽,卻摻雜著一絲難以掩飾的怒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