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女領導被打
g,更新快,無彈窗,!

盛春蘭這個樣子時,萬浩鵬更加沒底了,他不知道林大強到底在玩什麼,甚至不明白盛春蘭也到底在玩什麼,說林大強沒得手吧,盛春蘭怎麼會打那個電話呢?得手了吧,她還能這麼淡定和趾高氣揚嗎?

一下樓,萬浩鵬還是試探地問盛春蘭:"盛大姐,要不要叫塗書記或者老姚一起去,他們熟悉情況,我擔心老居民情緒要是激動起來,我們應付不了."

"我們兩個黨政一把手都應付不過來的事情,帶他們有用嗎?再說了,我一個女人都不害怕,你怕什麼呢?我還就不信了,這幫鄉巴佬吃了我們不成,真是的."這話說得萬浩鵬好尷尬,只好什麼也不再說,跟在盛春蘭身後去了勝利街.

一進勝利街,就有人認出了盛春蘭,再加上昨天萬浩鵬來勝利街的事情早傳開了,瞬間居民們奔走相告,以方八角為首的老居民迅速把盛春蘭和萬浩鵬圍在中間,萬浩鵬一見這架式,與昨天圍住他的架式緊張多了,空氣里都是火點,似乎一碰就著,萬浩鵬不由得看向了方大爺.

方大爺卻不看萬浩鵬,沖著盛春蘭問:"女書記,聽說你要我們搬遷,有這事嗎?"

盛春蘭本來心情不好,見方八角對自己這麼無理,不由得強勢地說:"不是我要你們搬遷,而是組織上讓你們搬遷,這里要打造紅色一條街,你們住在這里,實在是影響街容,街貌.

看看,你們把街道弄得又髒又亂,不整治一下,領導來了,看什麼呢?而且修整這條街需要不少的錢,給你們蓋房子也需要不少的錢,這錢筆由縣里和鎮里承擔,不需要你們承擔,就能住上漂亮的新房子,何樂而不為呢?這麼好的事情,你們要是不配合組織上的決定,我也沒辦法."

盛春蘭盛氣凌人地說著,而且說完,還極得意地掃了一下圍著她的人群,這讓萬浩鵬暗暗捏了一把汗,昨天他還沒這麼說,這些人都差點要揍他,這個女人這麼激怒老居民,怕是要吃虧的.

果然,萬浩鵬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有人直接朝著盛春蘭臉上丟了一只破鞋子,接著就是雞蛋,正好砸在了盛春蘭額頭上,蛋黃頓時流了她一臉,她一邊擦,一邊吼:"你們反了,反了,知道打公務人員是什麼罪嗎?你們等著,我叫派出所的人過來,一個個都玩邪了,邪得沒政府了是不是?"

接著盛春蘭就去掏手機,准備叫派出所的人過來,方八角搶上去,直接把盛春蘭的手機摔出老遠.方八角這麼一弄,人群徹底亂了,萬浩鵬只得大喊:"各位鄉親,各位父老們,你們冷靜,冷靜."可他的話根本不管用,淹沒在鬧哄哄的人群之中.

萬浩鵬沒得法,只得去找方八角,想讓他幫自己壓一下這些被激怒的街民,可方八角此時揮著手大喊:"我們今天就反了,反了.反給你這個臭婆娘看看,沒你,我們的木樓台也拆不了."

方八角的話一落,人群更加失控了,萬浩鵬被人群擠到了一邊,沒人管他,也沒人理會他.

而盛春蘭已經被團團圍住,可她卻氣得失去了理智,再加有李華東這個靠山在,不管不顧地吼叫:"你們誰敢再上來一步,我就把你們全給銬進去,坐牢,坐牢."

盛春蘭的話徹底激怒了這群人,不知道誰喊:"拔了這女人的皮,個裸日的,狠個麼事,暴了她,暴了她."

萬浩鵬又去找方八角,這情形怕只有他能制止住,可方八角在人群里,他就拼命里往人群里擠,而盛春蘭被人又是砸雞蛋,又是這麼罵,臉漲得通紅,忍不住也大罵起來:"哪個狗日的敢靠近老娘一步試試,老娘也不是吃素的."

萬浩鵬沒想到盛春蘭在這個情況下還在激怒眾人,內心很是擔心,而他又擠不進去,就准備閃到一邊給姚鼐全打電話,沒想到人群徹底亂了起來,盛春蘭被人摟住了,接著她的衣服真的被人往下撥著,發育完好的一對大白兔嘩啦一下暴光了,就有人喊:"哇,這娘們好大好白的一對,摸摸,哪個誰,快摸摸."

就有手真的往盛春蘭的那一對白饅頭上又摸又捏,盛春蘭可從沒受到這種侮辱,頓時又哭又叫,可人群里的好些男人全瘋了,拼命住她身邊湧,拼命想去摸一把,捏一把的.

萬浩鵬實在看不住了,電話也沒打,使出渾身的力氣沖到了人群里,一邊喊:"讓開,讓開."一邊叫:"方大爺,方大爺,您在哪里?"

方八角聽到了萬浩鵬的喊聲,見場面完全失控,就跑回家提出一面銅鑼出來,銅鑼嘩啦啦地響了起來,摸盛春蘭的男人們,終于停止了動作,萬浩鵬趕緊沖到了盛春蘭身邊,快速地脫掉了上衣,裹在了盛春蘭身上.

萬浩鵬扶住盛春蘭想外擠,可人群越圍越多,沒人讓路.

萬浩鵬火了,沖著人群大吼:"是男人的都給老子讓開!你們這樣欺侮一個女人,太丟我們男人的臉了,太丟臉了."

方八角這時也在外圍喊:"個裸日的,都給老子讓路,讓路."

盛春蘭整個身體全部依在了萬浩鵬懷抱里,眼淚和蛋黃弄了一臉,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而她這時完全是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與剛剛那個張揚的女領導兩個樣子,看得萬浩鵬心里一酸,他再不喜歡盛春蘭,可她畢竟是個女人,跟著他出來,他沒保護好她,還是很內疚的.

"盛書記,別怕,有我."萬浩鵬一邊安慰盛春蘭,一邊繼續摟住她往人群外擠.

方八角接應來了,他敲著銅鑼罵罵咧咧地:"個裸日的,耍流氓,給老子讓路,讓路."

萬浩鵬見方八角馬上靠了過來,這才松了一口,而盛春蘭已經嚇得渾身直抖著,完全不能說話.

萬浩鵬基本上是半摟接抱地把盛春蘭往方八角接應的地方推,一邊推還一邊說:"盛書記,對不起,對不起,我沒保護你."

方八角總算是擠了過來,扯著嗓子喊:"給老子把路讓開,誰要再鬧事,誰就是我老方的敵人!"

人群這個時候才算冷靜下來,果然讓出了一條路,萬浩鵬趕緊沖著方八角說:"方大爺,多謝了."

一說完,萬浩鵬抱起盛春蘭就沖出了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