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狠狠報複
g,更新快,無彈窗,!

"老哥,我們去喝幾杯,喝幾杯好嗎?"塗啟明見林大強這個樣子,很是客氣,討好地望著他說.

"我不喝酒,我想去你家里喝茶,如何?"林大強惡作劇地問了一句,嚇得塗啟明腿發軟,這事要是被他老婆知道,他的好日子就到了頭,關鍵是這事要是被李華東書記知道了,他這小命怕就保不住了,這才是塗啟明最害怕的事情.一方面他喜歡和盛春蘭在一起,偷領導的女人,那感覺要多刺激就有多刺激,所以他偷了一次後,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偷的時間一長,他竟然就離不開盛春蘭了.

"老哥,你說,你要想什麼,說,多少錢?你開價."塗啟明急了,扯住林大強問.

"真的?我開多少價,你都給?"林大強逗塗啟明,看著這狗日這樣子時,他越來越開心,越來越想捉弄他.沒想到這狗日怕成這樣,看來他和盛春蘭的關系,李華東一定不知道.

林大強這麼想時,更加確定他該怎麼做了.

"老哥,兄弟我就那點家底,你只要不獅子大開口就行."塗啟明見林大強有松動,趕緊說.

"誰他娘的是獅子呢?你說誰獅子呢?"林大強一下子發作了,搶過塗啟明手里的照片就准備走.

塗啟明一見,四下掃了一眼,見沒人,就"嘭"地一聲跪在了林大強面前,而且嚇得哭了起來,抱住林大強的大腿說:"老哥,求求你,放過我吧,放過我吧."

把這狗日的磨成這樣,林大強滿意了,假裝心軟地扯起了塗啟明,並且說:"老塗,我們是同事,這事我也不會亂說的,你放心吧."

"真的?"塗啟明象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抓著林大強的手臂問.

"真的.替你死守秘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林大強一臉認真地說著,說得塗啟明一愣一愣的,不敢相信地看住了林大強.

"老哥,謝謝,謝謝,你說,讓我做什麼,只要你開口,兄弟我照辦!"塗啟明趕緊說著,生怕林大強反悔一般.

"這個嘛,等我想想,等我想想."說完,林大強又裝作要走,這下嚇得塗啟明要尿褲子,這個林大強拍下他和盛春蘭的照片,肯定有目的,他要是不說目的,塗啟明就沒法子安穩.

"老哥,你現在就告訴我好吧?是不是要接太平鎮的工程?還是要提拔誰?只要老哥一句話,我立馬照辦."塗啟明又如此說著.

林大強覺得火喉到了,這才不急不緩地說:"工程也要,提拔人也要."

"好辦,好辦,說,要什麼工程?提拔什麼人?"塗啟明趕緊問.

"讓歐陽雪接手秦秋生的工作,帳目交給歐陽雪負責.另外勝利街的工程由我負責找人來施工,你們不得插手."林大強如此這般地說著,說得塗啟明一怔一怔地,但是他不敢不答應.

兩個男人談好條件後,林大強這才滿意地離開了塗啟明.

第二天一大早,盛春蘭氣急敗壞地給萬浩鵬打電話,電話一通,她就問:"小萬,林大強跟蹤我的事是你安排的吧?"

萬浩鵬一愣,不過很快問:"林鎮長跟蹤你干什麼?我和老姚昨天去勝利街轉了一圈,差點被老居民圍攻了,後來還是老姚幫我從後門逃回鎮上的,我不知道林鎮長在干什麼,他到底怎麼啦?"

萬浩鵬越說越裝得什麼事都不知道一樣,盛春蘭感覺自己可能太沖動了,她和塗啟明事情,萬浩鵬才來幾天,怎麼可能清楚呢?再說了她和他做得那麼隱藏,萬浩鵬這個年輕人肯定不知道.一定是林大強自己為准兒媳搶位子,才拍了照片.她現在要是捅到萬浩鵬知道,不是等于把她和塗啟明的關系公開化了嗎?

這麼一想,盛春蘭便說:"沒什麼,沒什麼.我和老塗馬上回鎮里,你們昨天沒和居民們起沖突吧?"

"還好我溜得快,老姚替我擋住了,但是今天要是帶何總進入勝利街的話,我擔心民憤太大,這工作不好做.所以,盛大姐,能不能讓我和老姚再做幾天老居民的工作,做得差不多的時候,再見何總呢?這事還真急不得."萬浩鵬趕緊又如此對盛春蘭說著.

看來,萬浩鵬真的不知道昨晚的事情,盛春蘭趕緊說:"好,我給何總講一聲,等我回鎮上好好扯一扯."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一掛電話,萬浩鵬一個電話打給了林大強,電話一通,林大強主動說:"鎮長,你裝什麼都不知道,我來周旋.現在你什麼都不要問,我也不會說."

說完,林大強徑直掛掉了電話,掛得萬浩鵬又是感動,又是擔心,不知道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林大強得手了?

在焦急中,盛春蘭來了,她直接推開萬浩鵬辦公室里來的門,而且一來就徑直坐在沙發上說:"小萬,你講講昨天那些老居民說了些什麼?"

這話問得萬浩鵬一愣,這女人到底是什麼意思?林大強到底得手了嗎?這讓萬浩鵬一點底都沒有.

萬浩鵬還是把昨天的情形講了一遍,不過誇大了老居民的情緒.一講完,他就望住盛春蘭說:"盛大姐,我和你現在再去走訪一下勝利街的老居民,可以嗎?"

盛春蘭一聽萬浩鵬這麼說,更加認定他不知道昨天林大強干的事情,看來林大強是想在退休的最後階段,撈一把的同時,把自己的兒媳推上去,這麼一想,她倒安心多了,只要能幫林大強實現這些,她和塗啟明的事情還是能守得住的,至少不會讓李華東知道.

盛春蘭喜歡李華東的權力,但是她不喜歡和他干那件事,每次她得千萬百計地討好他,服務他,而他如頭死豬似的,躺在床上,哼哼哈哈任由她買力地服務,那感覺要多不爽就有多不爽.

可塗啟明不同,盛春蘭內心無比地依賴他,而且他肯成為她的垃圾桶,高興的,不高興的,他都接得住,不僅如此,他能給她從來沒有的浪漫,溫情,還有他的服務性,這些都是她離不開他的理由,也不想離開他的理由.

"好,我們一起去勝利街走走,聽聽老居民的意見,對我們下一步的工作也有好處."盛春蘭恢複了女領導的霸氣,站起來帶頭朝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