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她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電話是吳玉的老公打來的,她趕緊示意萬浩鵬不要出聲,一邊接電話,一邊坐了起來,床單在吳玉坐起來的時候,畫上了一個癟圈圈----

吳玉的老公問:"你在哪?"

吳玉的臉色變得格外地緊張,萬浩鵬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示意她平靜點,別慌.

吳玉盡量讓自己顯得平靜,說了一句:"在曼晶湖邊走路呢,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一個人在家好無聊."吳玉在手機中撒嬌,而且還是當著萬浩鵬的面,氣得他做了一個敲打的動作,吳玉眼里卻全是笑.

"我提前回來了,你快點回來,我給你帶了一個玉手鐲,可漂亮了."吳玉老公在手機另一端興高采烈地說著,說得萬浩鵬很有些尷尬,但是努力地裝鎮定,示意吳玉趕緊起來穿衣回家去.

"太開心了,謝謝老公,我馬上回來."吳玉說著,對著手機麼麼噠了一下,讓萬浩鵬又好氣又好笑,這些女人真能演戲,當然了,他不是也在演戲嗎?這個社會還真是瘋了,他的老婆被人搞了,他同時又在搞別人的老婆.

萬浩鵬看著吳玉穿衣服時,如此這般地想著.

當吳玉穿戴整齊後,竟然又抱著萬浩鵬膩歪著,他就有些奇怪,這些女人都怎麼了,放著的老公都不愛,偏偏喜歡在外愛別的老公.如果念小桃不這樣,他會賭氣上郝五梅?沒有郝五梅,肯定就不會有吳玉.

吳玉還是走了,她一走,萬浩鵬一個人看著這間房子里,很有些失落和無聊,家,他此時不想回去,蕭紅亞也不能去見面,漫漫的長夜,怎麼過呢?

萬浩鵬便試著給郝五梅打電話,這次才響一聲她就接了,仿佛這個女人一直在手機邊等著他的電話一樣.

"姐,干嘛呢?"萬浩鵬問.

"有事嗎?"郝五梅冷冷地問.

"我開了房間,在雨都8088,你過來吧."萬浩鵬想也沒想地說.

"8088?"郝五梅問.

"對啊,來吧,我想你了,就為了看你一眼,我特地趕回來的,明早還得趕到志化縣開會呢."萬浩鵬深情地說著,仿佛他真的是為了郝五梅趕到宇江來的一樣.

郝五梅信了,馬上說:"好,一會兒到."說完,就掛了電話.

萬浩鵬沒想到這女人還真的要來啊,趕緊下床收拾,把用過的紙小心地包好,快速地塞到了沙發底下,把被子鋪整齊,枕頭的頭發小心地收拾乾淨後,裝成一副等人的樣子,一邊吃著熟食,一邊叫苦,怎麼又撞成這樣呢?

萬浩鵬只是想賭董執良在家,郝五梅不會來,他來了,證明他心里有她就行,結果,他失算了,而且這女人半絲猶豫都沒有,看來她真的想他了.

萬浩鵬又驕傲,又忐忑,怕呆會兒交的作業不能讓郝五梅滿意,那錢還能順利拿到手嗎?

在胡思亂想中,萬浩鵬填飽了肚子,感覺力量又上來了,而且這間房似乎到處都是念小桃和野男人的氣息,這感覺讓萬浩鵬長這麼大第一次遭遇,而且剛剛干吳玉時,他竟然很是激情,要多變態就有多變態.

敲門聲響了,萬浩鵬趕緊起身把房門打開了,一身性感得要暴棚的郝五梅擠身進來了,奇奇怪怪地四下打量著這個房間,特別是飄窗台,她竟然爬上去,站在上面,放眼朝著窗外的夜色遠眺起來.

"好美啊,真會選地方."郝五梅由衷地感歎著,她可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而且和萬浩鵬這個小男人也是她第一次出軌,想象中的正道書記一直沒貼上去,如果也是在這個房間里,約會一次正道書記,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盛況呢?

"你怎麼想到在這里開房?而且還選這個房間?"郝五梅從飄窗上跳了下來,裝作隨意地問.

萬浩鵬震了一下,郝五梅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上次他醉酒時說過什麼嗎?提到了這個房間嗎?

萬浩鵬的目光直視著郝五梅,問:"你什麼意思?"

郝五梅趕緊沖過來,勾起了萬浩鵬的脖子,撒嬌地說:"這里好美,我好喜歡這里,我也好喜歡你."說得萬浩鵬哈哈一笑,邪惡地捏了一下郝五梅的山峰,這才望住她說:"剛吃完,一身汗,我去洗一下,你等我."

萬浩鵬說完,松開了郝五梅,徑直進了洗手間.他剛剛搞了一盤,這身上還帶著吳玉那小妖精的味道,他不洗能行嗎?生怕被郝五梅聞出來什麼呢,好在這女人的注意力在窗外的景色上面,沒嗅到他身上的味道.

萬浩鵬一進洗手意,郝五梅就感覺哪里不對,目光四處掃著,突然掃到了裝手紙的皮盒上,走近伸手摸了摸,里面竟然沒紙,而且床上明顯是睡過,她一怔,猛地掀開了被子,潔白的床單上,一塊缺了一角的圈圈醒目的跳進了她的眼簾之中,刺激得她滿大腦全是萬浩鵬搞其他女人的情景,可她又不相信,這賤人既然搞了其他女人,還約她來干什麼呢?

這賤人搞的女人是吳玉嗎?或者還是其他的女人?他除了她和吳玉,還有別的女人?

郝五梅滿大腦都是這些問題,可有些不相信萬浩鵬真的剛剛搞過別的女人,便伸手去摸那個圈圈,頓時整個人石化掉了一般,那個圈圈還帶著濕氣,她把摸過那玩意的手指伸到了鼻孔邊嗅了起來,一股淡淡的腥味還是撲鼻而來,一切不言而明,這賤人,賤人,郝五梅內心萬馬奔騰的全是這兩個字.

呆呆坐著的郝五梅想走,卻發現自己動彈不了,她內心竟然想得要命,這感覺好他媽的變態啊,怎麼會這樣呢?她怎麼就不是大喊大鬧,甚至奪門而出呢?

郝五梅扯掉了自己的內內,手不由自主地摸了起來,那感覺說不來的酸爽,也說不出來的刺激,和偷看了真人直播一樣地刺激.

正摸著,洗了澡的萬浩鵬來了,一見閉著眼在陶醉的郝五梅,完全有些不相信,她就想在這樣?

可是被子怎麼掀開了呢?萬浩鵬一掃,床單上的圈圈一清二楚,他嚇得大腿發軟,完了,完了,錢這回徹底得打水漂了吧?

萬浩鵬好後悔,好懊惱啊,他真的大腦進水了啊,他怎麼就約郝五梅來這里了呢?他怎麼不換間房或者換家酒店里呢?

正不知道怎麼辦時,郝五梅聽到了響聲,睜開了眼睛,不等萬浩鵬會意過來,直接把他給生猛地撲倒了----

整個過程,與其說是萬浩鵬在討好郝五梅,不如說是郝五梅在主動索取,她完全象變了一個人似的,餓成了一只狼,猛成了一只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