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同一間房
g,更新快,無彈窗,!

操瑜娜見萬浩鵬又在看她,一時間有些難為情,趕緊站起來說:"鎮長,如果沒什麼別的事,我去干活了."

"去吧."萬浩鵬也站了起來,把操瑜娜送出了自己的辦公室.

操瑜娜一走,萬浩鵬想著要給郝五梅打電話,吳玉那個小妖精卻把電話打了過來,他一接,吳玉就在電話中哭,一句話不說,就是哭得,哭得那個慘喲,讓萬浩鵬聽著都有些揪心,心一下子又軟了下來,說:"好了,好了,別哭了.我回宇江去陪你好不好?聽話,把眼淚和鼻泣擦干,多大一個人了,還哭成這樣."

吳玉一聽萬浩鵬這麼說,仿佛看到她此時一把眼淚,一把鼻泣似的,撲哧一下笑了起來,也真是奇怪啊,明明心里堵成了一塊板,被這男人三言兩語就哄好了,不過她不服軟,對著電話另一端的萬浩鵬說:"你和她再欺侮我,我就在政府大樓把你們的事用喇叭喊出來,你信不信?"

萬浩鵬一聽,真的嚇著了,趕緊說:"小妖精,玩笑歸玩笑,這事可干不得,你可是答應過我的,要好好維護我,跟著我,別瞎胡鬧好不好?"

吳玉一聽,趕緊說:"那你得答應我,慢慢和那個老女人斷掉關系,我沒要你一下子斷掉,慢慢斷,好不好?哥,我只要你,我不要你和她恩愛,我不要,好痛苦的.你如果再和她粘粘乎乎,我就找黃秘書去,你信不信,只要我願意,還是能搞定他的.除了找他,我還要找武訓去,我要把你周邊的朋友,哥們全睡個遍,你信不信!"

赤裸裸的威脅,萬浩鵬好不爽啊,可是嘴上卻不敢再刺激吳玉,趕緊哄她說:"好好,好,我聽你的,不來往,不來往了.可你也要聽我的,不准和黃秘書長勾搭,也不准和別的任何男人勾搭,如果被我知道你和別的男人勾勾搭搭的,我立馬消失,讓你找不到我!"萬浩鵬也威脅地說著,當然了,他知道這些話吳玉這個小妖精愛聽,她就喜歡看他吃醋的樣子.

萬浩鵬現在越來越會拿捏女人了,而且每個女人不一樣,他對她們的情感也不一樣,他現在發現後宮三千佳麗的皇帝還是很幸福的,當然了,還得會盤這幫小娘們,盤得不好,這後宮一定是吵翻天的.他這才兩個,已經吵得水火不容.

萬浩鵬的話一落,果然,吳玉高興和得意起來,立馬說:"那你今晚回來陪我好不好?我男人出差去了,我去開個房等你好嗎?就今晚要你一次,以後,我會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不再和老女人鬧,好不好?"

小妖精開始撒嬌,萬浩鵬心一動,他是得回一趟宇江,他得約郝五梅出來,不把這個女人搞爽了,那筆錢怎麼辦呢?唉,做個男人還真是累啊,為了一點錢,不得不在郝五梅這女人面前裝孫子.

"好吧,小妖精,我回去陪你,但是你得向我保證,不能再和郝主席鬧,你們兩個要處好關系才對,她是你的領導,你做為下屬,要敬重她,于公于私都得這樣,是不是,小妖精?"萬浩鵬見吳玉的心情好起來後,趕緊做她的工作,這女人的工作不做通,他夾在她們之間,還得受夾板氣的.

"只要你今晚趕回來陪我,你說什麼我都答應,我發誓."吳玉在電話中繼續撒嬌地說著.

"好,你等著我,我到了後給你電話,聽話,乖啊."萬浩鵬說完就掛了電話,極快地把手里的文件處理完,給林大強掛了一個電話,告訴他,他回宇江辦點事,明天直接去縣里開會,有事讓他盯著點.

林大強也沒問萬浩鵬是什麼事,只是說:"鎮長,你開車慢點,鎮上有我,放心去吧."

這話說得真是兄弟之間的話,好象猜到萬浩鵬是辦女人一樣.不過,林大強沒挑破,萬浩鵬肯定不能說.

萬浩鵬動身回宇江已經四點了,等他趕到宇江七點多了,他給吳玉打電話,電話一通,他就問:"小妖精,在哪呢?"

"我在雨都8088,你到了嗎?"吳玉果然自己跑去開了房,而且竟然是雨都,而且還竟然是8088,這也太巧合了吧?萬浩鵬腦袋一轟,但是很快他就說:"好的,你在房間等我,我買些吃的上去."

萬浩鵬買了一些熟食就往雨都8088趕,他倒是要瞧瞧這個房間長什麼樣子,自己的老婆和孫紀清在什麼樣的房間里滾的床單,這感覺好他媽的奇怪,也好他媽的變態,對于萬浩鵬此時來說.

萬浩鵬就是帶著這種心理敲開了雨都8088的房間,一進去,小妖精吳玉就撲了上來,又是親,又是摸,仿佛八百年沒見過男人一樣,搞得萬浩鵬想笑,又笑不出來.

萬浩鵬的心里壓根沒想著弄吳玉,滿腦子都是念小桃和孫紀清在這里滾床單的腦補鏡頭,他一邊應付吳玉,一邊打量著這間房子,還別說,念小桃,當然吳玉都挺會選房間的,這房間面對曼晶湖,特別是有個飄窗,坐在飄窗上,曼晶湖周邊迷離的燈光盡收眼底,就連水中的倒影都如同個妖冶的少婦,盡情地展示著一身的柔美和騷氣.

萬浩鵬連拖帶抱,把吳玉這個小妖精弄到了飄窗台上,指了指湖對面的行人和車輛問:"要在這個飄窗台打一炮,會不會很有一種在大庭廣眾下玩車震的感覺?要不要試試?"

"去你的,如果被人拿長焦鏡偷拍了,我們就慘了."吳玉一邊說,一邊把落地窗簾拉上了.

可萬浩鵬卻滿大腦里想的是穿著情趣內內的念小桃,坐在這個飄窗台上騷首弄姿,挑逗孫紀清的賤樣,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越想越刺激,一個轉身,猛地把吳玉這個小妖精抱起來,丟在了床上----

一通剝香焦般地剝掉了小妖精的衣服,來不及准備,念小桃被孫紀清壓在身上的鏡頭嘩啦啦地上演著,他頓時把自己當成了孫紀清,把吳玉當成了念小桃,往死里地報複著,也往死里沖擊著----

吳玉歡聲鼓舞地叫喘著,她等的,盼的,要的,全在萬浩鵬的發泄中升華著,騰飛著-----

也不知道過來多久,手機在炮火聲中不適時宜地響了起來,兩個人卻同時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