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紅顏知己
g,更新快,無彈窗,!

就在萬浩鵬准備問林大強和歐陽雪的關系時,卻聽到另一端傳來一聲長長的歎氣聲,接著,就是操瑜娜掛斷電話的聲音,他想問的話還是沒問出來,卻隱約感覺到了這姑娘和他之間的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是啊,自己都那個樣子頂過操瑜娜,那和剝光更加動人和隱喻,對于一個寂寞而且又獨居鎮上的老姑娘而言,不動心才怪.

萬浩鵬並不想處處留情,可他現在一如被打開的潘多拉盒子,世界和女人撲面而來,他都來不及拒絕,人已在懷中.

正胡思亂想時,敲門聲響了,萬浩鵬趕緊收起思緒,一邊說:"請進",一邊裝處理文件.

推門而入的人竟然是操瑜娜,萬浩鵬很有些意外,目光之中,自然是一副驚訝.倒是操瑜娜,象是在解釋又象是在自話:"我是想如果不重要的事情,在電話中也能夠說得清楚,免得跑一趟,怪累的."

這種解釋完全是多余,而且這也不是下級對上級該有的解釋,看來萬浩鵬的猜測是對的,這姑娘把她的情感和他緊緊連在了一起,只有這種親密,才能讓她如此這般地不拿他當個領導,而是內心最最親近的人.

"坐吧,瑜娜."萬浩鵬親切地叫著.

叫得操瑜娜整個人僵硬了一下,但還是坐在了沙發上,一臉萌萌達地看住了萬浩鵬.

萬浩鵬一怔,但是僅僅只有一秒鍾,他趕緊恢複了領導的威風,他現在不想再招惹任何姑娘,有兩個一大一小的皮絆絆著,都令萬浩鵬應接不暇,如果再弄個姑娘吊著,他還能工作嗎?何況還有蕭紅亞在眼巴巴地等他的情況下,他斷然不敢再將花心的種子繼續生根發芽了.

"什麼事?鎮長."操瑜娜坐定後問.

萬浩鵬這才說:"有件事問你,但是只能你和我知道,好嗎?"

萬浩鵬說完,盯住了操瑜娜.他這個表情讓操瑜娜一下子緊張起來,被他老婆莫名奇妙地懷疑就讓她很有些不爽,而且還不能表現出來,盡管萬浩鵬解釋了,可她壓根就不相信那種解釋,她認定,念小桃在懷疑她,因為念小桃說那些話時,冉如冰在一旁翻了她一個白眼,可萬浩鵬卻明顯袒護那個小丫頭片子,她還能說什麼呢?現在一聽他這麼慎重時,她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大事.

"好的,我會誓死捍衛鎮長說的事,我發誓."說著,操瑜娜舉起了手,真的要發誓,搞得萬浩鵬哭笑不得,趕緊說:"沒這麼嚴重好吧?你不要太緊張了,而且我們之間也不需要緊張是不是?"

萬浩鵬說完,不等操瑜娜回應,就問她:"林鎮長和歐陽雪是什麼關系?你看出異端了嗎?"

萬浩鵬的話一落,操瑜娜輕笑了起來,搞這麼神乎其神的,問的卻是這樣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明明在電話中就可以問的,這男人好生奇怪,非要把她弄到辦公室里來問,還說得那麼慎重,唉,真搞不懂這男人,當然他是領導,領導的思維就是與一般人不同.

操瑜娜笑過之後,望住萬浩鵬說:"林鎮長有心要收歐陽雪做兒媳婦,他兒子在縣濕地公園上班,目前兩個人好象在接觸吧."

操瑜娜的話一落,萬浩鵬整個人突然就一輕松,只要林大強和歐陽雪不是那種關系,他就不會再緊張了.

其實男女關系好的時候,一好百好,恨的時候,全是刀光見影,那麼多男女關系破裂後的舉報視頻,舉報貼子,就是一個明證.所以,萬浩鵬當然要這件事要慎之又慎.

操瑜娜見萬浩鵬臉上的表情松馳下來,忍不住玩笑地問了一句:"鎮長看上了歐陽雪?那小丫頭小巧巧的,也確實逗人喜歡."

"這話只能在我這里說,千萬不能在外面說半絲半毫哈.瑜娜,你是個嚴謹的人,所以,我遇到事還是願意找你商量.林鎮長把歐陽雪帶我辦公室來說准備培養她接手政府口這一塊的賬務,你也看到了捐款,捐物的愛心人還在繼續增長,再加上後續我主力打靠的紅色和綠色旅游,修路,建學校等一系列的民生工程時,需要大筆的資金,這些賬目,我當然要選一個信得過的人來管理.

我聽林鎮長叫歐陽雪為小雪時,怕他們有什麼親密關系,所以就想問問你.你這麼一說,我就放心了,我也希望歐陽雪能成為老林家的兒媳,那小姑娘不錯,不錯."萬浩鵬趕緊解釋了一通,生怕被操瑜娜誤解.

操瑜娜一聽,不知道為什麼,心里甜絲絲的,仿佛這個男人真和她有千絲萬縷一般.不過,她的臉上卻還是帶著輕笑地說:"我明白了,放心,鎮長,我肯定不會對任何人提這事.林鎮長在歐陽雪來的第三個月就有這種想法,他在平時我們吃早餐的包間里親口說過,當時我,周部長和古部長都在場,還笑了他半天呢.後來,我遇到歐陽雪時,問過這丫頭,她紅著臉說在接觸,至如到了哪一步,我就沒再問.鎮長如果想知道的話,我可以側面再問問歐陽雪."

"你要問得技巧些,千萬不能讓她看出什麼異端來,否則我和老林之間的信任會遭遇溝壑的,明白嗎?這件事我只敢問你,也是這個原因."萬浩鵬一臉信任地看住了操瑜娜.

操瑜娜整顆心說不出有什麼東西在升騰,整個人感覺飄飄然,她和眼前的這個男人不再僅僅是上級和下級的關系了,這種關系讓她一時間有些恍惚,大有一種幸福來得太突然的感覺.不過,她是個很理智和冷靜的人,知道萬浩鵬的這份信任有多大,多重,也懂萬浩鵬為什麼不在電話中說這件事的原因了,這件事確實在電話中不好說,也拎不清楚.

"我懂,鎮長,我又不是小丫頭片子,個中原由和你們之間的關系自然清楚."操瑜娜說著,柔軟地看了萬浩鵬一眼,看得萬浩鵬的心緊縮了一下,能有個說半句,就能懂全句的紅顏知己,也是人生一大幸福,但是這種關系的微妙性一定要把握好一個度,多一點就過了,少一點就淡了.

此時,萬浩鵬這麼想著,目光卻有那麼一點不自在地落回到操瑜娜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