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雪中送炭
g,更新快,無彈窗,!

電話是武訓打來的,萬浩鵬趕緊一邊接電話,一邊說:"武訓,你等我一下,我去你辦公室找你."說完,就掛了電話,一臉輕笑地看著郝五梅說:"姐,不好意思哈,武訓找我,我走了."

萬浩鵬把這話一說,立馬轉身就走.郝五梅想喊,卻發現一肚子的話卡在咽喉處,怎麼都喊不出來,這感覺要多屈悶就有多屈悶.

"媽的,把老子好心當成魚肝肺了!"郝五梅好窩氣,她明明是好心警告萬浩鵬,明明讓他明白吳玉是個有目的女人,明明是為他著想,可他分明不吃這一套,氣得郝五梅直接暴粗口了.

而萬浩鵬一出郝五梅的辦公室整個人輕松多了,看來腳踏兩只船不是件輕松的事情,特別是同在一個單位里的兩只船,哪一只船都不是省油的燈.他這出軌兩個女人,怎麼覺得好大壓力一樣呢?也不知道武訓那個狗日的,後宮一大群,他又是怎樣平分秋色,雨露均沾的呢?這個經驗,他得好好向武訓學學.

等萬浩鵬到了武訓辦公室後,武訓一臉興奮地說:"浩鵬,你個狗日的怎麼這麼好的福氣呢?"

這話說得萬浩鵬一愣一愣地,不解地望住武訓問:"我又有什麼好福氣?你就別笑我了,太平鎮這麼一個爛攤子,我能不能理順,而且不被他們套住,心里一點底都沒有."

"狗日的,我不是說太平鎮的事,那個事是你上任後考慮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別人不知道你,我們兄弟這麼多年,我知道你幾斤幾兩,別說一個鎮,就是一個縣給你,你也能打理好."說完,武訓哈哈直笑,笑得萬浩鵬更加的不解.

"別賣關子了,快說,什麼事啊,老子一堆事要處理,沒時間和你在這賣關子,狗日的."萬浩鵬一邊笑,一邊罵著.也只有在武訓面前,他才可以如此地隨心所欲,如此輕輕松松.

"好了,好了,不逗你.給你弄了一個小老婆,要不要?"武訓神秘地看住萬浩鵬問.

萬浩鵬一驚,他知道武訓嘴里的小老婆是車子,不是女人,車子對于男人來說比小老婆還上心.

"你從哪里弄來的?"萬浩鵬問,他當然想要.念小桃的車肯定不會給他,就是給他,他也不能開這車去太平鎮,太紅太豔不說,那車檔次也高了一點,不把鎮上的人嚇著才怪呢.

"我哪里有本事幫你弄啊,所以說你狗日的有福氣,當然是紅亞幫你弄的,不過,這事她千叮囑,萬囑托,不能讓小桃知道了.所以,委屈你先開我的車,她弄的那車我開.哈哈,雖然說是輛二手車,卻是我想了有些日子的奧迪,委屈你開我的破車去鎮上工作了.

小桃要是問起來,你就說我這破車值不了幾個錢,所以我送給你了,自己弄了一輛二手車,聽到沒?這事紅亞可是反複強調的,不能漏餡了啊.對了,我有些不明白,紅亞好象特別怕小桃,為什麼?"武訓說著,說著,突然如此問萬浩鵬.

問得萬浩鵬好不自在啊,可他怎麼說呢?他和念小桃之間的事肯定會有一個了斷,但不是現在,而他現在又不想讓武訓替他難過和擔心,當然更怕武訓揭他老底,當初不聽他的話,才有今日的苦衷.所以萬浩鵬支吾了半天,也沒說出什麼理由來.

好在武訓的心情全部在蕭紅亞送的奧迪上,也沒真正地挖這個話題,要是再挖下去的話,萬浩鵬極有可能抗不住了,沒准就要說實話了.

"走,我們去看看車."武訓熱情地攬住了萬浩鵬的肩膀,想要去停車場看車.

"武訓,把車鑰匙給我就行,我也確實少不了一輛車,好兄弟就是會雪中送炭."萬浩鵬說著,沖武訓要車鑰匙.武訓的車是輛越野車,雖說不是什麼好車,可很適合太平鎮這種地方,他也只能開這種車去鎮上工作.

還別說,這車真的是雪中送炭,要不他去太平鎮後,交通還真是個問題.鎮上只留有一輛車,鎮上的女書記盛春蘭肯定需要,他總不能一去就同一個女同志爭車吧?如果沒有車,在那種地方開展工作,還別說,真心難.

萬浩鵬的交接還沒完成,哪里有心情去看武訓的車,他只想拿到車鑰匙,早點辦完交替手續,早點去鎮上工作,他現在很有些期待離開宇江.

"你個狗日的,雪中送炭的人是紅亞,你不要給老子裝啊,她可一直在等你,你要是沒這份心,早點讓她死心."武訓一邊掏車鑰匙,一邊罵萬浩鵬.

"你幫她找的男朋友,她都不去看,我要是幫她介紹男朋友,她肯定會罵我一通吧.再說了,我現在什麼都不能給她,我能說什麼呢?這事,我也為難.對女人,你不是很有一套嗎?你教教我啊."萬浩鵬玩笑地問著,可他內心是真的想武訓教他幾招,不僅僅是蕭紅亞,現在的郝五梅和吳玉,他都得應對啊.

一提到女人,武訓的車也不去看了,興趣一下子來了,趕緊問:"那事辦了嗎?快說,辦了嗎?"

"如果我辦了,你是不是真的要給我一萬塊錢啊."萬浩鵬笑著問.

"當然了,只要你辦了那女人,我一定對現,立馬支付寶轉賬給你."武訓笑著說.

一萬塊啊,對于萬浩鵬來說還是很有點吸引他,他很想答應,可是他又擔心武訓萬一說漏嘴,蕭紅亞會怎麼看他呢?他發現自己開始關心蕭紅亞,開始害怕自己傷了她.

"沒有,沒有.哪里這麼快啊,再說了,最近事多,真沒心情想女人的事情.你平時那麼多文藝女青年,她們難道不爭風吃醋嗎?"萬浩鵬道裝很隨意地問.

沒想到武訓一點也不回避女人的問題,而且還很樂意談這個問題,只是他起身把辦公室的門關上了,聲音也壓低了一些,喜形于色地說:"每個女人有每個女人的特色和特點,保守點的呢,你就千方百計讓她相信她是你的唯一,大方點的呢,你就可以和她不斷交流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的情趣,越交流她越有興趣,也越有情趣.做那事的時候,自然更加瘋狂.

當然了,這幫女文青都是幻想主義者,小情小調,浪漫的居多,與郝五梅這種女人比,她們都是青瓜蛋子,所以,兄弟,聽我的話,早點把那女人辦了,早點讓她死心塌地跟著你.何況你現在要去太平鎮工作,少不了這女人支持你,只要她在正道書記哪里撒撒嬌,往太平鎮砸錢,你的工作就要好做得多."武訓一邊說,一邊玩味地笑了起來,仿佛在回味他的那幫女文青,又仿佛在意淫辦郝五梅的過程一般.

可萬浩鵬此時卻很有些不是滋味,郝五梅真的和成正道有一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