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男兩嫁
g,更新快,無彈窗,!

郝五梅看著萬浩鵬發過來的這句話時,心里頓時好過多了,她怎麼會這樣呢?她明明裝的是正道書記,怎麼會為一個小男人酸成這樣?真是沒道理啊.

"我在家,有什麼事,明天再說,你也早點回家休息,接下來,你的擔子很重."郝五梅把這幾句話發給了萬浩鵬.她男人董執良還沒回家,她其實可以和他通電話,可是她和他說什麼呢?聽這個小男人說些想她,戀她的傻話嗎?何況還是從另一個女人身體上爬起來後說的傻話,聽上去格外可笑一樣,至少在郝五梅這里是這樣的.

"那你也早點休息,我是真心愛你的."萬浩鵬把這話發給了郝五梅,無論如何,他在這個時候還是感謝她的,再說了,他還需要她,這一點吳玉都明白.

郝五梅看著這個小男人的情話,沒再回複,可她心里卻分明空蕩起來,分明甜蜜起來,女人啊,總是敗在男人的幾句情話之中,明知道極有可能會是假的.

這一夜郝五梅帶著各種複雜入睡,這一夜,萬浩鵬卻睡得特別香,大約是真的累了,也大約是春藥太猛的作用.一覺醒來,人格外地精神,一想今天要去辦交接手續,不僅僅要面對郝五梅,還得面對小妖精,小纏人的吳玉,頓時又有些緊張,他可從沒這種經驗,萬一兩個女人爭風吃醋,他該怎麼應付呢?

萬浩鵬就是帶著這種矛盾的心情進的社科聯,人還沒跨進辦公室的門檻,馬宏亮就跳了出來,一把扯住萬浩鵬說:"萬秘書長,你昨夜可把我害慘了,你看,你看,全是我媳婦撓的,那兩個害人精在我身上印了不少印子,老王,還有小趙,小錢,你們怎麼就這樣把我送回家呢?"

萬浩鵬果然看到了馬宏亮脖子上,手臂上被撓的印跡,他特麼叮囑那兩姑娘,往死里折騰這個狗日的,一定是那兩姑娘把口紅印得他一身吧.

一想到帶著一身口紅印的馬宏亮被送回家時的情形,萬浩鵬就得樂得不行,要多開心就有多開心.這狗日的壓了他兩年,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萬浩鵬明明心里樂開了花,嘴上卻裝出十分心痛地說:"馬秘書長,嫂子這也是愛你愛得心切的表現,是不是王哥,小趙,小錢?"

老王,小趙和小錢都笑了起來,笑得馬宏亮一愣一愣的,卻又不能發作.幾個男人正笑鬧時,吳玉進來了,一見萬浩鵬,熱情地迎上來就說:"萬哥,有什麼需要整理的,我來幫你."

"看看,看看,小吳這會兒上心來了,這嘴巴甜的喲抹了蜜似的,怎麼一夜之間,萬秘書長就成了你萬哥呢?"馬宏亮可算是找到了笑鬧萬浩鵬的話題.

萬浩鵬明知道馬宏亮是故意,如果放在昨天,他倒是大大方方,坦坦蕩蕩,現在卻有些做賊心虛,臉竟然很有些不自在,偷眼去看吳玉,正好吳玉也朝他看了過來,兩個人的目光對撞到了一起,大有一種地下革命者接頭的味道,攪得萬浩鵬心里七上八下似的,撲嗵撲嗵亂跳.

看來這辦公室里的戀情果然危險,好在萬浩鵬馬上要離開,真要呆在社科聯,這紙包不住火,而且還是兩團火,不燒包才怪.

兩個人目光正對視時,郝五梅來了,一見這情況,臉一沉,對著萬浩鵬說:"小萬,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說完,轉身就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萬浩鵬趕緊朝外走,在經過吳玉身邊時,故意當著辦公室所有人的面說:"小吳今天這一身衣服好漂亮啊."誇得吳玉眉開眼笑,想接話時,萬浩鵬卻急步去了郝五梅的辦公室,看著他的背影,吳玉好一陣失落,說好的接受郝五梅的存在,說好的要全心全意維護他,可心卻不聽使喚,頓時一屁股坐了下來,完全不理馬宏亮送過來的殷勤.

等萬浩鵬一進郝五梅的辦公室,他就徑直關上了辦公室的門,這個小動作還是讓郝五梅滿意地松開了緊皺的眉頭,她現在算是半分鍾都不想瞧見吳玉這個小蹄子,好在這個小男人要走,真要呆在這里,她指不定自己會不會發瘋,會不會和這個小蹄子鬧起來,如果真那樣,這丟人的可是她,而不是那個小蹄子,小蹄子肯定是巴不得鬧得越大越好.

"梅姐,"萬浩鵬直奔郝五梅而去.

郝五梅趕緊往後退著,一邊退一邊說:"你不要過來,好好站著說話."

"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你."萬浩鵬有些委屈地說著,但是腳步顯然停了下來,這女人,你他媽裝什麼裝啊,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喊自己進來,不就是心里發酸了嗎?

萬浩鵬在心里狠狠地罵著,不過他確實很解氣,他算是明白過來了,郝五梅肯定不敢拿他和吳玉怎麼的,而且打死也不敢說出昨夜的一幕,現在,他只要哄好吳玉這個妖精,他就能萬事大吉了,想想,因禍得福的豔情,想想可以順理成章地長期霸占郝五梅,還時不時拿吳玉讓她吃吃醋,他心里一下子樂開了花.

"哼,"郝五梅重重地哼了一聲,這女人似乎特別喜歡來這一手,不過萬浩鵬要的效果達到了,就隨她去,反正以後的日子長著呢,他一定要讓董執良頭上的這頂綠帽子綠得更久點,更深點-----

"哈哈,哈哈."想到這,萬浩鵬心里就大笑,但是臉上絕對不敢表現,裝出一副深情得不得了的樣子,含情脈脈地注視著郝五梅.

郝五梅被萬浩鵬這種深情注視得臉一紅,裝作回辦公桌後的樣子, 一邊走一邊說:"萬,反正你是要走的人,和那個小蹄子保持距離,特別是在辦公室里,人多嘴雜的,傳出去對你不好,再說了,那個小蹄子動機不純,明顯想搭你的順風車靠近向南市長,這一點你一定,一定要注意.平時她和小馬勾勾搭搭也就算了,還想傍大腿,也不看看自己那長相,以為年輕就是資本,年輕的姑娘多的是,幾個嫁了豪門?又幾個嫁了高官?不是我說她,整天穿得象個雞似的,也就小馬這種人瞧得上眼."郝五梅越說越激動,越說吳玉越不是個東西,這讓萬浩鵬聽得很是不舒服,再怎麼說,吳玉現在是他的女人,而且是郝五梅同意的情況收過來的,她吃醋歸吃醋,哪里能這麼貶損吳玉的呢?

萬浩鵬的臉色就有些不好看,剛想發作,手機卻暴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