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讓市長另眼相看
g,更新快,無彈窗,!

"賤人."萬浩鵬的身後,傳來郝五梅惡狠狠的罵聲.

萬浩鵬沒回頭,他可沒時間在這里和郝五梅繼續糾纏,辦好黃斌秘書長交待的事才是正事,再說了,這女人馬上不再是他的領導,他此時此刻除了報複,對她沒有從前的那種畏俱了.

萬浩鵬一離開政府大樓,趕緊給蕭紅亞打了一個電話,讓她和自己一起去布置莫向南即將要去居住的家.

蕭紅亞欣然前往,開著車來接萬浩鵬不說,還把她爸廠里的貨車也叫來了,一邊和萬浩鵬一起搬莫向南的東西,一邊指揮司機當起了采購員,家里缺什麼,還需要什麼,蕭紅亞自然輕車熟路.

這一忙就是一天,等黃斌帶著莫向南到來時,萬浩鵬和蕭紅亞已經把這個家布置得有模有樣,特別是書房,書籍全是萬浩鵬選的,莫向南盯著書櫃里的書,頗有些意外,忍不住問:"小萬,這些書你都是從哪里弄來的?"

莫向南這麼一問,本來跟著蕭紅亞一起的黃斌趕緊走進了書房,目光迅速落到了書櫃里的書上,這一落,他不由得也吃了一驚,才一天的時間,萬浩鵬竟然准備了上百本書,除了經濟,人文,曆史之外,宇江市成立以來的發展史,近些年成正道搞的課題研究等都被收集在書櫃里.

萬浩鵬沒想到莫向南和黃斌對這個書櫃這麼在意,趕緊解釋說:"莫市長,我見書櫃空著,就從家里搬了一些書過來,這些書都是我平時收集的書,莫市長剛來宇江,我想,您應該能用上吧?"

"這些書你都閱讀過嗎?"莫向南突然問.

"基本上讀過,這兩年比較閑,除了讀書,我也沒什麼別的愛好."萬浩鵬說這話時,不好意思地垂下了頭,仿佛這兩年的冷板凳是他人為在偷懶一樣.

黃斌一見,趕緊說:"莫市長,小萬之前是我們秘書科的第一筆,大學時還是學生會主席,海宇市長很喜歡他的,沒少在我面前誇過他.聽說社科聯最近兩年的課題深得成書記喜歡,小萬,是你的功勞吧?"

黃斌顯然是有意在送萬浩鵬人情,特別提到這兩年社科聯的課題時,讓萬浩鵬很是意外,他沒想這些署名郝五梅的課題竟然讓黃斌一清二楚,但是他在這個時候不能搶功,特別是他清楚莫向南要的是實打實的工作態度時,他趕緊說:"我是個很幸運的人,一參加工作就有幸被各位領導培養,教導,我的每一點進步都與你們領導的關心分不開,所以無論是跟著海甯市長的日子,還是去社科聯的日子,我都不敢放松對自己的要求,一直都在學習."

萬浩鵬的這番話既回應了黃斌,也沒把郝五梅置于尷尬之地,哪怕所有的課題全部是他拿出來的,這個功,特別是現在,他不應該去爭或者搶.再說了,肚子里有多少貨,時間一久,大家心知肚明.

果然萬浩鵬的回應讓莫向南很滿意,一邊輕笑著點頭,一邊拿起了社科聯最近做的一個選題,關于宇江精准扶貧思路的分析彙總,黃斌見莫向南把注意力放在了課題上,趕緊又說:"小萬其實最適合做市長您的秘書,太平鎮是志化縣,乃至整個宇江問題最多,最複雜也是最容易出事的一個鎮,連續三任鎮長因為經濟,重大事故和生活腐化等問題,死的死,敗的敗,所以這個鎮的鎮長已經空缺了半年之久,沒誰敢爭,也沒誰願意去爭.

小萬還年輕,還需要在市長您的關懷下成長,一下子讓他去接手這麼一個爛攤子,我擔心他吃不消."

黃斌一心想把萬浩鵬留在莫向南身邊,一來莫向南點過萬浩鵬的名,二來從他此時的神情中,黃斌很清楚莫向南很中意這個年輕人.雖然他和莫向南才打交道幾天的時間,可莫向南是個北方人,北方人的直脾氣在他身上太過明顯了.

就拿安排秘書這一事來說,以往的市長就算不滿意,也會在台面上接受市里的安排,可莫向南硬是把市里安排的秘書給涼起來了,而且直接在常務會上和成正道就人事問題發生爭執.人事上的問題一向是書記負責,莫向南是市長,雖然是自己的貼身秘書,他也不能一來宇江就把矛盾明朗化,公開化.

說來說去,黃斌內心很是擔心莫向南,所以他現在極力地想留下萬浩鵬,這小子冷了兩年,而且讀了這麼多書,有他跟在莫向南身邊,又貼心,又容易溝通.這幾天,他這個做秘書長夾在莫向南和成正道中間受夾板氣,委屈不說,很擔心長此下去,莫向南能在宇江站得住腳嗎?

黃斌的話讓萬浩鵬感激的同時,也格外地驚駭,如果說上午黃斌提醒他時,他對成正道和董執良只是置氣的話,那麼現在他就是赤裸裸的仇恨.特別是董執良,他當時就在成正道辦公室里,讓他去太平鎮任鎮長的主意肯定是他出的,這個狗日的,竟然把老子往火坑里推,老子不就是騎過他老婆一次嗎?至如這麼坑人嗎?

萬浩鵬在內心不斷地問候著董執良家里的女性,甚至暗暗下決心,他一定要把郝五梅的心和身體全部掏空,他發誓!

這時,莫向南說話了,他沒有刻意看黃斌和萬浩鵬,而是揚了揚手里的那份精准扶貧的彙總報告說:"太平鎮被列入全國紅色小鎮之一,同時也是全省甚至宇江市最貧困的一個鎮,十萬人的鎮,人均年收入不到一萬元,我看著心痛啊.當年這個鎮為革命事業作出過很大的犧牲,十幾萬人的鎮死傷慘烈,當時紅軍隊伍死傷名單中有四分一是這個鎮里的人,直到全國解放後,這個鎮的人口數量才慢慢恢複.而現在,當我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火紅時,太平鎮的老百姓呢?他們過的又是什麼日子呢?甚至還有人連一個月幾塊錢的電費都付不起,我們這些做領導干部的人都在干什麼呢?挑肥撿瘦嗎?"

莫向南的話一落,黃斌的臉頓時漲得通紅,站在一邊,大氣都不敢出一下,而萬浩鵬聽著這番話時,整個人反而輕松和沸騰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