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夫妻倆的自制力
g,更新快,無彈窗,!

喬治笙叫人遞話給振興幫,只說今晚之前必須見到夏昭妹妹,除此之外一個字都沒多說,振興幫那頭已經亂了,他們老大年事已高,據說退居休養已久,幫派里的事都交給二把手程標打理,聞訊,程標帶人跑路,被老大派去的人殺死在半道上,老大叫親兒子送夏昭妹妹回夜城,用此舉表忠心.

喬治笙沒有見振興幫老大的兒子,更沒見夏昭妹妹,全都是交給佟昊去處理的,佟昊解決完過來知會喬治笙,宋喜在病床邊坐著,本想給喬治笙削個蘋果,但蘋果皮就沒有超過三厘米的,可謂之一刀一個坎兒,喬治笙怕她削到手,接過來削的又薄又長,從頭到尾就沒斷過.

削完蘋果,他順理成章的遞給宋喜,她也一時間忘了到底是誰想吃蘋果,接過來就吃,佟昊暗搓搓的被塞了一把狗糧,秉持著少看少堵的宗旨,言簡意賅的彙報完就走.

待到房門關上,宋喜抬手將自己吃過的蘋果遞到喬治笙嘴邊,他看都沒看就咬了一口,宋喜心底會莫名的滿足,畢竟他以前是從來不跟人吃同一個東西的,杯子,筷子都不能共用,再親密也不行,宋喜剛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他也會區分,但她就喜歡打破他的規矩,成為他的例外.

宋喜道:"這事兒總算是有個結果,也好跟阿森媽媽交代,她最近都在夜城吧?我替你去看她."

喬治笙說:"明天找個時間,帶上小傑,我們一起去."

宋喜眼底馬上露出擔憂,本想說他腿還沒好,可話到嘴邊,轉而說:"好,我先來醫院接你,做好保護措施."

喬治笙知她懂事兒,看著她道:"阿森媽媽看見你,會放心把小傑交給我們的."

宋喜微不可聞的歎了口氣,"除了好好照顧小傑,我們也想不到其他的辦法補償."

說完,她抬眼道:"你讓佟昊問香港那邊是被誰收買的嗎?"

特別具體的細節,宋喜不知道,但她猜某一個幫派不會無緣無故冒著巨大的風險來動喬治笙,除非是有巨大的利益,而老舊居民區的改建也絕對落不到某個幫派頭上,那麼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受雇于人,有人出了大價錢雇黑道干掉喬治笙.

這點喬治笙也早就想到,他面不改色的道:"振興社老大有自己的公司,但是吃不下海威現在承辦的工程,他也不可能指使手下人來動我,太明顯,老二一定是拿了外人的錢,但現在死無對證,你就算逼死振興社老大,他也不可能交出一個具體的名字來."

"今天早上林家派了人過來,提點了兩句,最近上面不太平,叫我也別有太大動作."

宋喜問:"林洋?"

喬治笙'嗯’了一聲:"他跟林琪一塊兒來的,林琪還問起你,說有空一起去岄州,程德清想請你吃飯."

宋喜心中了然,林洋是代表林棟文一方,林琪則是代表程德清一方,一些看似客套的場面話,其實都是默不作聲的站隊.

"既然問不出來,上頭也傳了話,那就這樣吧,一命抵一命,阿森的仇報了,其他的,就算是給小傑積福了,這兩天媽總張羅著要去蓉城拜佛,小雯說她不把夜城的佛放在眼里,你說明天想帶小傑一起去看奶奶,那我今晚就回家攛掇媽,讓她可以動身去蓉城了,不然她在夜城,不可能讓我單獨把小傑帶出來,你的腿也就露餡兒了."

喬治笙問:"這幾天都住家里,跟我媽相處的怎麼樣,她有沒有使喚你做這做那?"

宋喜淡笑著回道:"媽對我可好了,尤其是看我能管住小傑,一直在催咱倆也快生個孩子."

喬治笙道:"一個還不夠她玩兒的?小雯上我這兒告狀,說以後生孩子也不要放在她那里養,會教壞下一代."

宋喜道:"媽是挺能慣孩子的,不過也能理解,隔輩親嘛."

喬治笙說:"我已經在開始戒煙了,今天只抽了五根."

宋喜一臉驚訝,"真的假的?"

不怪她如此,畢竟他可是一天三十幾根的人.

喬治笙說:"答應你了."

宋喜高興地同時,依舊難掩震驚,不由得點著頭道:"你的自制力真夠恐怖,怪不得你能做大事兒."

喬治笙說:"你也能做大事兒,沒見你對自己多驚訝."

宋喜說:"那倒是,我從小就習慣了自己的優秀."

從驚訝到坦然,一秒切換,自戀的非但不討厭,而且特別可愛,也就只有宋喜了.

喬治笙看著看著,忽然薄唇開啟,低沉著聲音說了句:"其實我的自制力沒你想象的那麼好."

宋喜抬眼看他,"哪方面?"

夫妻二人目光相對,此時無聲勝有聲,幾秒過後,終是宋喜敗下陣來,眉頭輕蹙,低聲道:"想什麼呢,你腿沒好之前,老老實實躺著吧."

喬治笙拉著她的手,直白的問:"你不想我?"

這時候的想,可不是單純的想念,宋喜明白他的意思,卻故意曲解道:"想啊,想你快點兒好,生龍活虎的."

生龍活虎這詞兒其實並不適合喬治笙,畢竟他打小兒就一副少年老成的做派,宋喜也就這麼一形容.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對生龍活虎都是同一個理解,喬治笙就說:"你怕我不行?"

宋喜以為當了別人老婆之後,臉皮已經磨得足夠厚了,然而喬治笙的路子她還是摸不透,頓時鬧了個大紅臉,明明房間里面沒別人,她還是掃了眼門口,一臉羞憤.

喬治笙傾身過去吻她,她沒等往後躲就被他拽住,扣著後腦,唇瓣碰觸的刹那,她心底清晰的一個聲音:完了.

她根本抵擋不了喬治笙,原來真的有人像罌粟,長得好看,碰了就戒不掉,他將霸道和溫柔碾碎在一起,織成密密麻麻的網,她就是他的網中魚,無論如何都掙脫不掉.

他企圖將她拖進欲望的泥潭,他已經在潭底等她,她明明支撐不住,半截身子都陷下來了,然而關鍵時刻,她忽然懸崖勒馬,果斷拉開兩人距離,對上他那雙意亂情迷的黑色瞳孔,她泛紅著臉,低聲道:"等你再養兩周."

兩周?

兩天喬治笙都忍不了,他伸手欲抓她,宋喜干脆身子往後一躲,最後更是起身站到遠處,借用喝水平複情緒,背後兩道視線滾燙灼熱,她喝完水,轉身道:"看見了吧,我自制力比你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