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風起云湧,暗度陳倉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臨出手術室之前,凌岳在門口等她,見她面色灰白,低聲問:"怎麼樣,還好嗎?"

宋喜微微點頭,剛要說話,凌岳心有靈犀的回道:"他沒事兒,手術很順利,已經送到樓下病房了,等麻藥全過就能醒."

宋喜很虛弱的說:"謝謝."

她要下樓去看喬治笙,凌岳攔著她道:"先別下去,常景樂和阮博衍他們都來了,外面又是交警又是刑警,連武警都出動了,他們兩個目前昏迷,警方問不到他們,你是唯一在現場的證人,常景樂叫我告訴你,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要說,馬上律師就會來."

宋喜眉頭輕蹙,沉默著,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對面自動門打開,跑過來一名值夜的小護士,她看了看宋喜,又看了看凌岳,出聲道:"宋醫生,外面有警察找您."

凌岳聞言,抬手扶住宋喜,出聲道:"趕緊去推張床過來,宋醫生剛說不舒服."

小護士一愣,慢半拍點頭,"哦."說罷,她快步往前跑.

凌岳看著宋喜道:"別擔心,好好睡一覺,我會幫你看好喬治笙和元寶,其他的事情交給別人做."

宋喜是躺在病床上,被小護士和凌岳一起推出手術室的,手術室門口站著一名交警和兩名刑警,見狀,不由得問:"請問宋醫生在里面嗎?"

凌岳示意一眼病床上的宋喜,"她就是宋醫生,剛剛做完一台大手術,累得昏倒了."

其中一名刑警略顯詫異的問:"昏倒了?"

凌岳面無表情,口吻冷淡的說:"現在凌晨一點多,她剛剛做完三個多小時的手術,醫生也是人,更何況她還是個女人."

另外一個見凌岳明顯帶著情緒,上前一步道:"別誤會,我同事沒有其他意思,本想跟宋醫生詢問一些情況,既然這樣的話,那就等宋醫生醒來再說."

凌岳微微點頭算是回應,推著宋喜進電梯下樓.

原本宋喜是裝的,可人一平躺下,全身的血液都晃到頭頂,她有種天旋地轉,仿佛得了腦溢血的錯覺,剛開始頭疼欲裂,後來是惡心,這是極度恐慌加高強度透支的後遺症.

凌岳發現宋喜躺在被子里,身體微不可見的發著抖,這種抖動是無意識的,或者說她自己都控制不了.

等進了醫生休息室,凌岳給宋喜打了一支舒緩精神的針,告訴她:"睡吧,有我們在."

宋喜很快就陷入一片黑暗,這種黑暗不同于正常睡眠,屬于藥物作用下的強制休眠,沒有夢境,沒有意識,只是單純的放松休息.

凌岳離開休息室往外走,在走廊中碰到剛剛打完電話的阮博衍,兩人碰頭,阮博衍問:"宋喜怎麼樣?"

凌岳道:"剛剛有警察上去找她,她裝暈躲過去了,今天的事兒她一定嚇得不輕,又剛從手術台上下來,我給她打了針,讓她先緩緩."

阮博衍說:"辛苦你了."

凌岳道:"我應該做的."

說完這句,兩人不約而同的沉默片刻,後來阮博衍主動說:"小雯知道嗎?"

凌岳眼底很快閃過心虛和無奈,出聲回道:"小喜打電話的時候,我們在一起,我騙她醫院臨時有急事兒,沒敢告訴她真相."

當時宋喜一說中槍,凌岳腦子嗡的一聲,喬艾雯那樣的脾性,他怎麼敢告訴她?

幾秒後,阮博衍低聲道:"也好."

走廊中不見警察身影,凌岳壓低聲音問:"到底怎麼回事兒?"

阮博衍說:"具體的我也不清楚,治笙從不跟我們說生意之外的東西,之前已經打給佟昊了,他坐最快一班飛機回來,他應該知道."

所有人都沒想過,有一天喬治笙和元寶會同時倒下,剩下的人不是不能處理善後,只是什麼都不清楚,連報仇都沒個門路.

在夜城這種地方,天子腳下,按理說持槍和殺人都不該發生,實則不然,再安全的地方也總會有危險的事情發生,區別是報道想不想讓人看見,能不能讓人看見.

正如此次的槍擊案,宋喜將喬治笙和元寶送來醫院,首先醫生就要知道,其次交警知道,就一定會通知刑警,刑警也要知會武警,明知不可能悶聲瞞住,那就只能一層一層的往下查.

第一批到達翠城山附近區域,收撿尸體的人,是喬治笙派去的,只收撿自己人的尸體和槍支彈藥.

等到第二批到達現場的人,是警察局派去的,將其余的尸體盡數裝車,清理戰場,然而並沒有封鎖,而是不聲不響的帶隊離開,一切,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等到第三批來這里的人,毛兒都看不見,哪怕地上的血都被人用水洗乾淨,如果非要說留下點兒什麼,可能只是空氣中經久不散的血腥味兒吧.

夏夜的樹林,本該有很多不知名的蟲子在叫,可眼下,鴉雀無聲,一如看見過什麼不該看的畫面,嚇得萬物都聰明的選擇閉緊嘴巴.

這個夜晚,注定是不能安眠的夜,幾乎每一個機關的高位人員都能猜到,喬治笙和元寶就是在翠城山區域受的傷,奈何現場一個喬治笙的人都沒留下,而且就算留下又能如何?

對于有權人而言,這不正是一個抓到喬家軟肋,近可拉攏,退可威脅的絕好機會嗎?

所以這一晚,警察局一把紀權忠的電話就沒停過,先是林棟文的,隨後是盛崢嶸的,就連蘭家也打了詢問電話過來,紀權忠始終保持一個態度,一定秉公辦理,等到天亮就繼續派人去現場搜查.

等到再晚一點兒的時候,他坐在書房里抽煙,一直守著一部私人電話,等到凌晨四點多,電話終于響了,幾乎立刻,紀權忠按滅還有大半的香煙,接通電話:"喂,元青."

電話里傳來宋元青的聲音:"我聽說外面出事兒了,小喜和治笙怎麼樣?"

紀權忠回道:"我的人一直在醫院守著,都沒事兒,喬治笙腿上中了一槍,他身邊的人傷得很重,是你女兒給做的手術."

宋元青一聽宋喜還能上手術台,這才松了口氣.

紀權忠說:"剛剛上頭好幾家都打了電話過來,都想把這事兒攬過去辦,我一直在等你電話,你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