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想當親爹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現在又開始重新工作,哪怕周末也會控制飲酒量,她沒喝多少,沒想到喬治笙喝了不少.

他來戴安娜家接她,她剛下樓,看到他長身而立,站在單元門口那里,不遠處的路燈光亮打在他身上,面孔就算模糊,也依舊掩飾不住的好看.

宋喜斜挎著小方包走過去,喬治笙伸出手臂拉住她的手,哪怕在戶外,她也一下子聞到他身上濃重的酒精味道.

"什麼局喝了這麼多?"宋喜問.

喬治笙出聲回道:"喝的沒有撒得多."

說罷,他低頭看了眼自己右邊大腿,宋喜順勢一瞧,之前不在燈光下,黑褲子濕的不明顯,這會兒兩人正好走到路燈下面,她仔細一看,可不嘛,褲子上濕了一大片.

"怎麼弄的?你不會喝到杯子都拿不住了吧?"宋喜很是意外.

喬治笙平靜的說:"一個從香港過來的朋友,帶孩子來的,兒子,還不到三歲,特別皮,滿屋子亂轉,還往桌子底下跑,把我酒杯掀翻了."

宋喜想想那場面都夠慘烈的,她似笑非笑的問:"你沒跟人孩子翻臉吧?"

喬治笙道:"沒有,我挺喜歡那小子的."

宋喜再次意外,"你是愛屋及烏了?"

喬治笙說:"我朋友跟我一邊大,兒子都快三歲了."

他話鋒陡然一轉,宋喜聞言道:"干嘛,催我生孩子嗎?我就算現在生,你兒子也不能比他兒子大了."

喬治笙側頭看著她說:"你現在生吧,我們爭取二胎比他快."

宋喜嗔了喬治笙一眼,別開視線道:"少誆我."

喬治笙問:"你不喜歡孩子嗎?"

宋喜道:"我才二十六."

喬治笙說:"還有不到兩個月,你就二十七了,我媽像你這個年紀,我都六歲了."

宋喜美眸一瞪,佯裝意外,"那媽是早婚早孕啊?"

喬治笙一語識破,"別打岔."

宋喜一計未成,再生一計,"生孩子要准備的東西太多了,最基礎的,你要戒煙."

側頭看向喬治笙,宋喜特別挑釁,"你現在克制還一天一包多,讓你戒煙,不是要了你的命?"

喬治笙回視她,"我戒煙,你就考慮要孩子?"

宋喜一看喬治笙這麼認真,也不敢再逗他玩兒,認真的問:"你怎麼突然想要孩子了?"

喬治笙如實回答:"今天阿森兒子坐在我腿上,喊我一聲干爹的時候."

宋喜打趣道:"喊一聲干爹都這樣,要是叫你一聲爸爸,你還得高興的上天?"

喬治笙道:"你可以試試."

宋喜當即伸手推他.

打鬧間兩人已經走出小區,宋喜猜到外面有人接,只是沒想到是元寶,而且元寶就站在不遠處,兩人最近的兩句話,他一定是聽到了,所以開口打趣:"我可什麼都沒聽見."

宋喜聞聲望去,"元寶?"

元寶把煙熄了,微笑著回道:"看見王妃朋友圈兒了,今晚沒人喝多?"

宋喜笑著道:"大萌萌啊,出了名的三杯倒,現在長量了,喝了兩杯紅酒沒什麼事兒,第三杯啤酒給放倒的."

三人一起邁步往路邊停靠的車輛走,宋喜問:"你今天怎麼有空親自過來接人?"

元寶道:"晚上跟笙哥一起見的朋友."

宋喜完全沒懷疑,實際上元寶並沒有說實話.

實話是最近不太平,就算事情再多,他也不能忘了本職工作,他從小跟在喬治笙身邊,是兄弟,也是保鏢,從前喬頂祥跟他說過一句話:你是治笙的第一條命.

什麼叫第一條命?

如果喬治笙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元寶要第一時間沖上去保護喬治笙的安全,除非他死了,不然不會叫喬治笙自己的性命有危險.

三人上了車,元寶啟動之後,不遠處的兩輛車隨後啟動.

如果前排坐的不是元寶,喬治笙通常一上車就會降下隔音板,但今天宋喜和元寶一直在聊天,搞得喬治笙幾次想降隔音板.

元寶一邊開車一邊道:"晚上吃飯的時候,小朋友不小心把酒撞翻了,灑了笙哥一褲子,他把小朋友提到腿上,跟人家說,要讓他一直留在夜城,把小朋友都嚇唬了."

宋喜聞言,側頭看向喬治笙,"你不說你很喜歡人家嗎?"

喬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我是喜歡他,才讓他留在夜城."

瞧他這副冰塊兒似的臉,別說小朋友了,大朋友都能嚇哭了.

宋喜也趁機調侃,"就你這脾氣,充其量當個干爹,親爹就算了,小朋友還是在'溫暖’下成長比較好."

元寶搶先道:"這個我就要替笙哥說兩句了,他對你不溫暖嗎?"

宋喜眼球在眼眶中轉了兩下,出聲回道:"他也凶我啊,你沒看見而已."

元寶心想,床上的不算.

"你這麼想,就你倆的基因,生出來的孩子得多好看?趁著年輕,等孩子長大了,你倆一起出去,人家還以為你們是姐倆兒,多有意思?"

宋喜腦海中已經描繪出藍圖,勾起唇角,忍不住笑道:"元寶,你不去做銷售,簡直屈才了."

元寶說:"我做什麼都屈才,一天沒為社會做點兒貢獻,總覺得祖國發展的腳步都為我停滯了."

宋喜歪在喬治笙身上笑,喬治笙忽然不冷不熱的說道:"我還在呢."

宋喜道:"一起聊啊."

喬治笙懶得開口,跟元寶一比,他顯得那麼不幽默,笑話書白看了.

這一路聊著天,時間過得飛快,宋喜沒看窗外,不知不覺車子已經開進翠城山區域,再往前五分鍾就到家門口了.

宋喜話剛說到一半,忽然聽得'砰砰砰’幾聲炸響,車子猛然一沉,元寶飛速打好方向盤,努力讓爆胎的車子停穩.

宋喜嚇得倒吸一口涼氣,本能的往喬治笙懷里縮,她沒有車上其他兩人反應快,喬治笙看似沒有反應,實則第一時間將四個車門鎖上,元寶也是馬上掏出手機,打給後面跟著的保鏢,沉聲道:"先別下車,不到萬不得已別露槍."

宋喜聽到元寶的話,這才驚覺,爆胎不是偶然,正想著,從兩側樹林里面沖出一幫人,所有人都穿著黑色的衣服,等跑到近處,宋喜才看到那張放大的鬼臉,是面具.

他們手上提著帶有消音器的手槍,槍口直對車上的喬治笙和元寶,宋喜瞪大眼睛,瞳孔縮小,當那些人抬起槍之際,她第一反應就是抬起胳膊,想要將喬治笙按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