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光明正大VS偷偷摸摸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忽然被戳到笑點,出聲問:"干嘛拉著元寶?而且你這話有歧義,他結婚你就結,是你們分別結,還是你倆一起結?"

佟昊聞言也笑了,"無所謂啊,好兄弟,親上加親."

元寶剛剛好打完電話,扭頭道:"也不是不行,我只有一個條件,我當新郎."

佟昊一手搭在沙發背上,回頭道:"我也只有一個條件,我不當新娘."

宋喜快要被兩人笑死,果然都是鋼鐵般的直男,就算湊合在一起過,那也不能埋沒了男人的尊嚴.

喬治笙早就叫機組人員准備吃的,宋喜很快就吃上現炒出來的海鮮面,還有一大碗海鮮湯,幾人坐在一起聊天,一小時內,韓春萌,喬艾雯和戴安娜分別從房間里出來,只剩顧東旭和常景樂還在睡覺.

到巴厘島還要四個多小時,阮博衍進去休息,喬艾雯坐到凌岳面前,撐著下巴看著他道:"還下棋不,我陪你下?"

凌岳身子靠後,不著痕跡的動了動有些發酸的肩膀,出聲回道:"不下了."

喬艾雯眸子微挑,"看不起我?"

凌岳說:"累了."

哼了一聲,喬艾雯就等他這句話,她用只有兩人才聽得到的聲音,開口說:"你就這麼怕跟我睡一個房間?甯可跟阮博衍在這兒下幾個小時的棋,知道的你是怕我,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看上他了呢."

面對喬艾雯無情的調侃,凌岳只能說……她說得對,他的確早就想休息一下,可一來房間數量有限,二來他要睡只能跟她睡一間,那房門一關,出點什麼事兒可怎麼辦?

他不置可否,算是默認,喬艾雯嗔怒了橫了他一眼,"我都不怕,不知道你怕什麼."

凌岳壓低聲音說:"你哥也在."

喬艾雯眸子一挑,"他在怎麼了?只許他州官放火,還不許我百姓點燈啊?"

她上來那股勁兒,天不怕地不怕,害臊也不怕,凌岳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躲閃,幾秒後道:"他們結婚了,你跟他們比什麼?"

喬艾雯噘著嘴,不老高興的說:"羨慕."

凌岳萬萬沒想到,她說的這麼直白,刹那間紅了臉,隨即為了掩飾,佯裝嚴肅的道:"年紀輕輕個女孩子,跟誰學的這麼開放?"

喬艾雯一臉不痛不癢,只盯著他回道:"只跟你開放,要不是房間不夠,我還想跟你開房呢."

其實她也就是愛在嘴上逞英雄,畢竟凌岳是個嘴上英雄都不敢當的人,看著他在自己面前局促緊張,她覺得倍兒有意思.

宋喜吃飽睡足,拉著飛機上幾個女人一起打撲克,時間過得倒也快,尤其是後來常景樂和顧東旭也都睡醒了,客廳中隨處可見各種娛樂的人,若是在平地上也就算了,可這偏偏是萬米高空,金山銀山,富貴堆起來的肆意消遣.

韓春萌一邊打牌一邊感慨,"哎,想起那句網上盛傳的經典台詞兒,你以為有錢人是你想象的那麼快樂嗎?不,有錢人的快樂是你想象不到的."

喬艾雯認真端詳著手中牌,隨口說:"我在美國念書的時候,班里有個迪拜來的同學,他家的私人飛機里面可以打保齡球."

韓春萌佯裝波瀾不驚,一臉鎮定的接道:"切,我一點兒都不羨慕,有本事打高爾夫啊."

一句話把其他三人都笑噴了.

晚上七點多鍾,飛機降落在巴厘島國際機場,剛下飛機就看到不遠處停著一排車,一行人各自上車,下一站酒店.

此時室外溫度將近三十度,車內開著冷氣,可宋喜還是將車窗降下一半,感受著迎面吹來的暖風,帶著海的味道.

四十分鍾後,車隊逐漸降速,駛入酒店區域,宋喜看到酒店上有'HW’的標志,不由得好奇道:"是海威旗下酒店嗎?"

喬治笙應聲,海威早在十年前就開始進駐旅游行業,也是最早一批投資跨國酒店的企業,不光是在巴厘島,世界各地都有海威名下的五星酒店.

怪不得喬治笙可以很有底氣的說,就算長甯有什麼事兒,他也賠得起,喬家的錢,遠比宋喜想象中要多得多,也難怪在夜城這樣的地方,都說喬家一手遮天,經濟決定實力,實力決定話語權.

說話間車子成排停在酒店門口,酒店傍海而建,有些房間的角度甚至可以幾面環海,風景美不勝收,哪怕溫度高點兒,海風濕點兒,也絲毫不影響心情的愉悅.

酒店就是喬家開的,喬治笙帶人過來,自然不需要走固定流程,他直接包了酒店一層,愛住哪兒住哪兒.

宋喜跟喬治笙一間,顧東旭跟韓春萌一間,其余人散住.

喬艾雯倒是想跟凌岳住一起,奈何凌岳堵在門口,不讓她進,她抬眼道:"你干嘛?"

凌岳道:"回你自己房間."

喬艾雯蹙著眉頭道:"你看誰家情侶不住一起的,你這樣叫別人怎麼看我?"

凌岳說:"誰規定談戀愛就一定要住在一起?"

喬艾雯馬上接道:"你要是心里沒鬼,住一起又怎麼了?這層都是套房,你住你屋,我住我屋,一個客廳你還怕我吃了你?"

凌岳是既心動又心慌,心動的是他本就意志不堅定,她還一個勁兒的慫恿他;心慌的是,一個屋簷下,他怕他忍不住.

喬艾雯猜到他心中所想,靠在門邊不挪步,抬眼道:"怕自己定力不足把我推倒?"

凌岳忍著想叫她內斂點兒的沖動,幾秒後說:"你知道就行."

喬艾雯聞言,當即伸手過去抱他,凌岳沒法躲,又不能關門把她夾住,只能任由她順勢登堂而入.

用腳踢上房門,喬艾雯把凌岳推在牆上,明明比他矮了大半頭,可氣勢上卻壓他一頭,仰著脖頸說:"想推就推唄,又不是不能推."

凌岳冷俊的面孔上泛起紅潤,眼下無人,他薄唇開啟,低聲道:"你別撩我."

喬艾雯彎眼一笑,他隨便一句話,她骨頭都跟著酥了.

踮起腳,她在他唇上親了一下,眼睛晶亮的說:"那你撩我."

凌岳看了她幾秒,忽然就帶著她一個轉身,將她抵在牆壁上,二話不說,俯身吻她,這個動作,他忍了一路,奈何沒有機會,這是她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