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公糧,特別的存在
g,更新快,無彈窗,!

喬治笙若想要,宋喜攔不住,更何況她也不是不想.

人生第一次,在萬米高空中體驗靈魂被甩至九霄云外的感覺,尤其是不敢叫,那股被壓抑到嗓子眼兒,只能靠咬著唇瓣才能堪堪忍住的沖動……宋喜好幾次被逼到崩潰邊緣,從未有過的經曆,仿佛整個人重新洗髓,煥然新生.

她在他懷中抖得厲害,喬治笙露在被子外面的背脊緊繃,線條明顯,每一寸肌肉都在用力定格,讓這份感覺盡量保留,哪怕注定要褪,也可以盡量遲些的褪.

過後宋喜抱著喬治笙的脖頸,久久不肯松手,他從不在床上問她舒不舒服,明眼就能看得出來的答案,何必多此一問.

他只是伏在她耳邊,低沉著性感沙啞的嗓音,半開玩笑半認真的道:"今日份的高興."

"嗯?"宋喜聲音慵懶,還沒從那份感覺中完全抽身.

喬治笙道:"你說我每天都能讓你高興,今天的公糧交了."

宋喜後知後覺,想打他,可落到行動上,卻忍不住偏頭咬他耳朵,誰料喬治笙這麼不禁逗,仍舊停留在她身體中的滾燙,明顯跳動一下,她嚇了一跳,想撩完就跑,卻被他拉著從頭開始.

臥室中沒有窗戶,唯一的光源是頂棚的一圈睡燈,暖黃的顏色,讓整個密閉空間看起來溫馨而曖昧,宋喜根本不知道現在是幾點,地處什麼位置,腦子里,眼里,都只有喬治笙一人,他的霸占欲太強,一旦沾上,世界里只能是他.

床上沒有一處好地方,人也扯盡最後一絲力氣,筋疲力竭,洗完澡之後,宋喜穿著睡袍站在床邊,爽後開始懊惱,怪喬治笙不克制,現在弄成這樣,床是不能再睡了,關鍵怎麼叫人進來換床單?

喬治笙很是無所謂,穿著浴袍就要開門,宋喜一把攔住,"你干嘛?"

喬治笙道:"叫人進來換床單."她不好意思,他去總行了吧?

宋喜臉頰泛紅,嗔怒著說:"你穿成這樣出去,大家不都知道了!"

喬治笙忍俊不禁,眼底露出濃濃的笑意,"我就算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出去,他們也知道."

兩人關在里面幾個小時,突然出去叫人換床單,難不成還是誰尿床了?

宋喜氣得除了抓頭發也做不了別的,喬治笙淡笑著道:"沒事兒,全飛機只有我們合法換床單."

宋喜臉更紅了,話雖如此,可槍打出頭鳥,她也不希望自己是第一個,顯得那麼如饑似渴.

喬治笙看她擋在門前,滿臉寫著掙紮兩個大字,他覺得特別可愛,床上床下完全兩個人,當真'翻臉比翻書還快’.

糾結了半天,宋喜還是說服了自己,畢竟事兒是自己做的,總不好有膽做沒膽承認,丟臉就丟臉吧.

她閃身讓喬治笙出去,自己躲進浴室,不多時外面傳來窸窣聲響,有人進來換床單,前後不過兩分鍾,浴室門前出現一抹人影,喬治笙敲了敲門,"出來吧."

宋喜走出來,床上已經換了套全新的,喬治笙坐在床邊抽煙,抬眼問:"餓了吧?"

宋喜爬上床,頭枕著他的大腿,不答反問:"現在幾點,我們到哪兒了?"

喬治笙回道:"快兩點了,剛從香港起飛."

宋喜美眸一挑,眼底帶著意外,"都這麼晚了?"

"嗯,想吃什麼,讓他們做."

宋喜想了想,"我想吃海鮮炒面,能做嗎?"

喬治笙說:"讓他們備了蝦."

宋喜摟著他的腰道:"我老公怎麼這麼好?"

喬治笙將煙頭按滅在煙灰缸里,垂著視線睨著她,薄唇開啟,低聲道:"因為我老婆好."

宋喜唇角勾起的弧度更大,"別這麼說,我會驕傲的,畢竟我才給自己打九點五分,還有上升的空間."

喬治笙唇角輕勾,假意抬手在她頭頂虛扶了一下,開口道:"這麼謙虛,不像你."

宋喜順勢道:"虛假客氣,我隨口一說,你隨便聽聽."

兩人在臥室聊了會兒天,隨後換了衣服出去,客廳少了很多人,顧東旭韓春萌不在,喬艾雯戴安娜和常景樂也不在,凌岳和阮博衍仍舊在下棋,不知道是歇了繼續,還是一直沒停過.

元寶坐在之前大家打牌的地方打電話,電視對面的沙發上還坐著一個人,宋喜正想著是誰,那人轉過頭,露出一張爺們兒氣十足的硬朗面孔,是佟昊.

"笙哥,嫂子."

看到喬治笙和宋喜,他出聲打招呼,宋喜是第一次聽他喊嫂子,心底多少有些不好意思,面上還是笑著說:"我睡了一覺,你都上飛機了."

佟昊笑著調侃,"本來想敲門跟你問聲好,他們攔著不讓."

宋喜終究是面皮薄,笑著不知如何接話,喬治笙拉著她的手坐到佟昊斜對面,不動聲色的道:"你不問還好,問了反倒不好."

佟昊笑容更大,"這點眼力見兒我還是有的,畢竟你難得睡一覺."

宋喜生怕再聊這個話題,硬著頭皮岔開,"你最近在香港那邊怎麼樣,都挺好的嗎?"

佟昊應聲:"除了熱,其他都挺好的,妹子長得也漂亮."

宋喜笑道:"你這麼說,夜城的妹子可不干了,夜城沒有漂亮妹子嗎?"

佟昊點了根煙,抽了一口回道:"對自己人下不去狠手."

宋喜美眸一斜,"狠手?你想干嘛?"

佟昊似笑非笑,"少兒不宜,笙哥在這兒呢,我就不跟你細聊了."

宋喜說:"你只要對妹子溫柔點兒,不愁找不到女朋友."

佟昊面不改色,實則腦海中忽然想到自己跟宋喜的第一次見面,那時長甯奠基儀式,一排人站在那里,他幾乎一眼就看到元寶身旁的宋喜,打著整元寶的旗號,其實……他也是覺得宋喜特別吧,特別漂亮.

再後來飯店碰頭,她給他打了,還一臉被欺負的樣子,搞得他背黑鍋背了好久.

兩人為數不多的交集,早就在心底複習過千遍萬遍,他知道她是喬治笙的女人,現在是她大嫂,他也不對她抱什麼幻想,只是時不時腦海中不受控制的出現一些畫面,提醒他,也許她在他這兒還是一個挺特別的存在.

他固執的認為這不是愛情,看她跟喬治笙在一起,他也沒覺得不舒服,只不過…該避嫌還是要避嫌.

心底的想法稍縱即逝,落到實際上也不過一兩秒的樣子,佟昊面色無異,出聲回道:"笙哥已經打樣兒了,下一個等寶寶,他結婚我就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