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他的熱只給心上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原本喬治笙答應宋喜,晚上回家陪她一起吃飯,但下午宋喜接到他的電話,他臨時改了行程,要晚些才回去,叫她先吃,宋喜也沒不高興,畢竟他每天太多公事,只是嘴上忍不住調侃,"是不是王妃給你通風報信了?"

喬治笙不明所以,"怎麼了?"

宋喜道:"她說我餃子包的四不像,叫你晚上不要回家吃飯."

喬治笙輕笑出聲:"你就算包個四不像在里面,我也敢吃."

他這波馬屁拍得很是到位,宋喜笑說:"那我等你回來一起吃宵夜."

喬治笙應聲:"好."

電話掛斷之後,喬治笙收起只對她的溫柔目光,俊美面孔上恢複冷淡,十分鍾之前,陳爍進來轉告他,說接到市辦公廳打來的電話,盛市長約他今晚吃飯,重點聊長甯醫院問題.

長甯醫院雖是私立,但市里非常重視這個項目,打從最開始的定位,就是全夜城乃至全國民營事業的典型范例,所以這次出現很不好的負面新聞,市里關注也屬意料之中,喬治笙推不掉.

晚上如約而至,喬治笙推開包間房門,卻沒想到看見的不是盛崢嶸,而是盛淺予.

盛淺予穿著白色小西裝,里面藕色真絲襯衫打底,恍惚間倒也有種公職人員的錯覺,見喬治笙推門而入,她站起身,微笑著道:"你來了."

喬治笙眼底的詫色一閃而逝,不動聲色的道:"怎麼是你?"

盛淺予忽略掉他的冷淡,也不想細究他眼中的不快,聲音如常道:"我爸那邊臨時有個急會要開,正好我在附近,他叫我過來跟你打聲招呼."

喬治笙都沒坐下,只面色淡漠的說:"叫秘書打個電話就行,改天約."

他想走,盛淺予道:"你也很忙,聽我爸說不是每次都能約到你,今天想跟你好好聊聊長甯醫院的負面影響怎麼消除,這事兒最好是速戰速決,越拖對你越不利,他開完會就趕過來,你先等一會兒,我估計這種急會也不需要太久."

喬治笙邁步走到桌邊,兀自拉開椅子坐下,習慣性的掏出煙點上,盛淺予坐在他對面,出聲說了句:"少抽點兒煙吧,對身體不好."

喬治笙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就是宋喜的臉,宋喜管他抽不抽煙,名正言順,而盛淺予說,兩人心知肚明,她是什麼樣的心情.

答應過宋喜不跟她私下里見面,哪怕不是他主動,先前也毫不知情,但他還是覺得不舒服.

眸子一抬,他薄唇開啟,不冷不熱的說:"你走吧,我在這兒等他."

盛淺予知道喬治笙是什麼人,可很多時候有預料的傷害,仍舊是傷害,甚至比猝不及防來的更為強烈,他在下逐客令,毫不掩飾.

白皙的面孔上露出赤裸裸的受傷,盛淺予也不掩飾,直言道:"我現在就這麼令你厭惡嗎?連跟你隔著這麼遠說兩句話都不行?"

喬治笙不解釋也不回應,一張精致俊美的面孔上寫滿了'冷暴力’三個字,他沒想故意傷她,只是該說的話早就已經說完了,若是再多說,那才是逼他出口傷人,所以就這樣吧,他想徹底斷念的心思昭然若揭.

盛淺予坐在原地一動不動,一眨不眨的望著他,眼中充滿悲傷.

喬治笙不看她,既然她不走,他站起身.

盛淺予見狀,眼淚差點兒掉出來,眉頭不可抑制的輕輕一蹙,"我們不是朋友嗎?"

當不成戀人,難道多年情分,朋友都不是嗎?

喬治笙原本側身面對她,聞言,幾秒之後側頭朝她看去,臉上依舊是淡漠,出聲回道:"我們當不了朋友."

盛淺予眼眶瞬間憋紅,眼淚墜落兩顆,她強忍著哽咽,壓低聲音道:"我已經不求別的了,我只想在你身邊當個朋友,你連朋友的身份都不願意給我?"

她不忍割舍跟他之間的羈絆,更無法承受這世界明明有他,她從前明明擁有過他,如今兩人卻要做陌生人,她做不到.

喬治笙將她最後的希冀一語戳破,"我不需要你用朋友的身份喜歡我."

不是不想,而是不需要.

喬治笙向來如此,眾人皆說他寡情,其實他只是討厭曖昧,他的世界里只能一對一,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清清楚楚的開始,明明白白的分開,如果藕斷絲連,那就是還愛,他也不會跟宋喜在一起.

大家都明白的道理,為什麼還要自欺欺人?

盛淺予聞言,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不是氣憤,而是要對抗心頭上的疼痛感.

很想哭,她卻偷著深吸一口氣,沉默半晌後道:"我喜歡你是我自己的選擇,想幫你也是我自己的選擇,等會兒我爸過來,你什麼都不用說,我已經跟他說好了,會讓他出面幫你善後."

喬治笙一秒都沒遲疑,"你知道我不會感動,我喜歡的人,她什麼都不做,我也覺著開心,我不喜歡的人,她做多少我也不會領情,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就到這兒吧."

就到這兒吧,無論公事還是私事,他不願再多談.

盛淺予的視線瞬間模糊,幾乎看不到他離開的背影,滿腦子都是他的那句:我喜歡的人,她什麼都不做,我也覺著開心,我不喜歡的人,她做多少我也不會領情.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從前她就瘋狂迷戀他身上近乎極致的愛恨分明,因為那時他們在一起,她可以坐享他給予的獨一無二,而現在,她是他不喜歡的那個,所以無論她做多少,他不感動,不領情.

比起他的冷漠拒絕,她更不能接受自己不再是他心頭的唯一.

拒絕了盛淺予,等同挑釁了盛崢嶸,可喬治笙從包間里出去的時候,心頭說不上的輕松,沒想到飯局不用開始就結束了,這樣他還能趕上回家跟宋喜吃晚飯.

至于那些拒絕'好意’背後的狂風暴雨,他向來不懼,爺們兒生來就是用來扛事兒的,靠女人上位,躲在女人背後享安靜,別說這輩子,他下下輩子都干不出來.

走出飯店,喬治笙掏出手機打給宋喜,電話接通,他低聲說:"老婆,等我回來吃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