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福禍與共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眼底浸著心疼,原本坐在喬治笙對面,聞言主動挪到他身前,摟著他的脖頸,貼在他肩膀處道:"我有點兒後悔讓你牽扯進來."

喬治笙一手夾著煙,另一手攬著她的腰,低聲道:"不用後悔,給老婆出頭,天經地義的事兒."

宋喜很輕的歎了口氣,"如果你不揪任爽,就不會跟包國祥牽扯上,更不會被人擺了一道."

喬治笙說:"背後的人想黑我,沒有包國祥,也會是其他人,跟你沒關系."

宋喜垂下視線,唇瓣微微撅起,還是覺得拖他後腿了.

喬治笙抽了最後一口煙,將煙頭按滅在煙灰缸里,雙手抱著她,出聲道:"你在擔心什麼?怕我被人黑,還是怕最後的罪名會落我頭上?"

宋喜眉頭輕蹙,"現在所有人都會把矛頭指向你,就連我們醫院的人也會脫口而出,喬家唄,我還沒法跟他們解釋……"

宋喜很難形容這種感覺,最貼近的,可能就是有口難言,她怕眾口鑠金,也怕三人成虎,無端的叫喬治笙背黑鍋.

喬治笙不以為意,甚至眼底含笑,"我說了,這些年喬家黑鍋沒少背,不說那些不是我們做的,就算真是喬家做的,最後不也不了了之?"

這才是真正有實力和有自信的人說的話,從不在乎外界的評價,只在乎自身的利益到底有沒有受到損失.

宋喜抬眼道:"可輿論風聲不好,一定會影響海威和長甯."

她心疼喬治笙對自己名聲的不在意,可名聲背後,是切實利益.

喬治笙道:"商場上沒有陰謀家,只有輸家和贏家,怕輸的人,是盤子不夠大,承擔不了輸後的損失,喬家不至于."

宋喜蹙眉:"在這樣的當口出這種事兒,擺明了想讓長甯沒法正常營業."

喬治笙摸了摸她的頭,低垂著視線道:"讓我老婆跟著擔心了."

宋喜抬眼回視他,開口說:"我都幫不上你什麼忙."

喬治笙黑曜石般名貴的眸子睨著她,低聲道:"誰說你幫不上?"

宋喜馬上問:"什麼忙?"

喬治笙摟著她,聲音越來越低,"我走了三天,特別想你,你說怎麼辦?"

宋喜秒懂他眼中傳達的訊息,暗道他可真沒把事兒當個事兒,外面覺得天都塌了,他還有心思想這個.

可既然他想,她就滿足他,誠他所說,她幫得上他的忙,想讓他開心,她有的是法子.

原本窩在他肩膀處,宋喜抬眼看著喬治笙,幾秒之後,爬高揚起下巴去吻他,喬治笙垂著眸子,睜眼回應,沒多久,她的手開始掀他T恤下擺,伸進去摸他腹部緊實有型的線條.

喬治笙的手伸進她衣服下面,摸著她的背,正當他打算扭身將她壓在身下之際,宋喜伸手抵著他的胸口,坐起來騎在他腰間,按下床頭燈開關,室內頓時一片黑暗.

宋喜眼前短暫的一片白茫,什麼都看不到,她壓下去吻喬治笙,動作凶猛,外物盡褪,靜謐的房間中只有深入靈魂的撞擊和喘息,瘋狂到極致,兩人腦中什麼都沒有,沒有陰謀,沒有算計,整個世界里只容得下彼此.

宋喜給了喬治笙歡愉,喬治笙同樣送她驚喜,當靈魂和身體共同獻給對方之時,宋喜腦中只有一個念頭,管它是一馬平川還是前路坎坷,只要兩人在一起,那就福禍與共.

……

包國祥的家屬稱,在查出凶手之前,拒絕入殮下葬,警方表示務必嚴查,還死者一個公道.五月,夜城已經徹底褪去寒意,春暖花開,可這樣的氛圍,著實讓人如履薄冰.

喬艾雯回國了,雖然明知喬治笙不會讓她摻和什麼,可家里有事兒,她怎能安心在國外閑待?她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同行的還有周政,周家跟喬家從上一輩兒就交好,周政但凡回來夜城,也都會去喬家探望.

周六宋喜放假,喬艾雯喊她一起出來吃飯,還有任麗娜,宋喜以為是家宴,但卻在飯店包間里碰到了周政,這是兩人第一次見面,宋喜對周政的第一印象,就是暗道凌岳將面對一個很強的情敵.

周政沒有凌岳高,也沒有凌岳帥,年紀也比凌岳大,看似什麼都短凌岳一截,甚至喬艾雯根本不愛他,可他對喬艾雯太好了,那種好甚至不流于表面,是打從骨子里的寵,希望把最好的都給她,因為,實在是太喜歡了.

太喜歡一個人,會把對方看得比自己還要重.

喬艾雯是周五才回國,宋喜也是周六才見到她,尤其看到周政一起回來,所以沒馬上通知凌岳,誰料這世上就有這麼寸的事兒,一行人吃完飯從包間出來的時候,碰巧遇到凌岳跟外地過來的朋友,兩撥人在飯店大堂狹路相逢.

凌岳先是看到宋喜,剛打了聲招呼,緊接著喬艾雯從後面走上前,兩人四目相對,表情皆有變化.

正當凌岳想主動破冰,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周政跟任麗娜也走出來,看著兩人談笑熱絡的模樣,凌岳再次看了看喬艾雯.

前面幾人都停下了,周政抬眼一看,目光落在凌岳臉上,眼底很快閃過一抹什麼,隨即勾起唇角,主動道:"這麼巧?"

這還是任麗娜第一次見到凌岳,喬艾雯不出聲,宋喜介紹道:"這是我師兄,凌岳."

又給凌岳介紹任麗娜.

凌岳禮貌頷首,出聲叫道:"阿姨,您好."

任麗娜微微點頭,暗道喬艾雯看男人的眼光還是很毒的,凌岳高大帥氣,好看卻不張揚,有男人的沉穩勁兒,只不過……

不著痕跡的瞥向喬艾雯,她都沒跟凌岳打招呼,看來還在別扭著.

宋喜了解凌岳,看到周政也在,不用八成,實打實是嫉妒了,幾人干站著也不成,她開口說:"你有朋友過來,先去吃飯吧,回頭打電話."

凌岳應聲,分別之際跟任麗娜告別,卻沒理喬艾雯.

喬艾雯也不搭理他,兩人像不認識一樣,等後來喬艾雯忍不住跟宋喜發微信抱怨:你看看他,看他什麼態度?當我透明人啊?一臉高冷給誰看呢?

宋喜回道:吃醋的男人,你惹不起.

喬艾雯發了個'哼’的表情包,隨後道:天天晚上喝多了給我打電話,一打就是好幾個小時,說的好像很想讓我回來似的,我剛回來,他就給我擺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