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真的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韓春萌叫大姐,對方都不樂意聽,宋喜上來一句阿姨……

女人當即眼睛一瞪,惱羞成怒,伸手指向宋喜:"你喊誰阿姨?"

宋喜一臉鎮定,甚至無辜的問:"那我叫你什麼?"

女人臉紅脖子粗,"誰認識你們,用不著你叫!"

戴安娜出聲說:"那你閉上嘴."

她眼睛盯著女人,眉頭輕蹙,不耐煩之意明顯.

女人點火就著,揚聲道:"你誰啊?有你什麼事兒,跟你說話了嗎?"

戴安娜說:"滿場就聽你嚷嚷,挺大個年紀了,能不能有點兒素質?"

女人作勢欲上前,被身旁男教練拉著,低聲一個勁兒的安撫,叫她別鬧,韓春萌說:"問問你男朋友,到底是他先跟我說話,還是我主動跟他說的話,髒眼看人髒,別動不動就勾引,我有男朋友的!"

宋喜淡淡道:"別跟她吵了."

總有這種被迫害妄想加更年期提前綜合症的人,精神不正常,跟她講理講不通,吵架也不是吵不過,掉價兒.

三人轉身就走,身後傳來女人撒潑的聲音,質問教練到底愛不愛她,男教練肉眼看也要小她十幾歲,臉色青紅,把人拉著往外走,好一出大戲.

韓春萌氣夠嗆,平白無故挨頓罵,戴安娜則感慨道:"都以女朋友自處了,看來沒少在小鮮肉那兒買課,這年頭干什麼都不容易,養家糊口難啊."

韓春萌道:"我聽說很多富婆來這兒泡男教練,原來是真的?"

戴安娜說:"是不乏過來消遣的,但也有男教練故意勾搭女客戶的."

說著,她不著痕跡的往右邊三點方向瞥了一眼,那里有個挺帥的男教練,正在教一個年輕女孩子做器械.

"那男的,周六周日跟這小姑娘談,周一到周五跟個三十多的姐姐談."

韓春萌眼睛一瞪:"我靠,人渣呀."

戴安娜似笑非笑,"渣的有的是,看顏值分等級,剛跟你吵架那潑婦,她根本泡不到這兒最火的私教,錢包不夠厚."

宋喜問:"最火的什麼價位?"

戴安娜眼睛一斜,"干嘛?想偷腥?"

宋喜白了一眼,"看看外面的行情,回家給我老公發工資."

戴安娜跟韓春萌,一個呦呦呦,一個嘖嘖嘖,對于宋喜這種'不要臉’的行為,強烈的鄙視.

宋喜唇角上揚,笑著道:"誰讓你們兩個總說,我自己炫耀一下不行啊?"

喬治笙這麼好,她控制不住想誇他,找各種角度誇.

可能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了,三人正跟健身房鍛煉,韓春萌忽然看向宋喜身後,驚訝道:"欸,你老公來了."

宋喜一副精明相,"你看我信嗎?"

戴安娜跟宋喜是並排的,跟韓春萌面對面,她也忍不住道:"你這理由找的不好,我都不信."

韓春萌盯著兩人背後,低聲道:"常景樂也來了."

宋喜勾起唇角,"戲過了啊."

戴安娜將跑步機調快一個檔,邊跑邊道:"看著九十幾斤的我們在揮汗如雨,一百二十五的你怎麼好意思閑著?"

韓春萌盯著兩人身後,嘴不動,唯有聲音發出:"真的,已經到身後了!"

三人之間經常互騙,每次見面都在拼演技,久而久之,導致誰也不信誰,宋喜跟戴安娜鐵了心不回頭,直到身後傳來一句輕快地聲音:"戴戴."

叫戴安娜戴戴的人真心不多,而這個聲音……戴安娜本能扭頭,當她看到身後站著的常景樂時,不知怎麼就一晃神兒,加之跑步機速度快,眼看著人就要從上頭栽下來,常景樂眼疾手快,一個健步上前,一手拉著他的手臂,另一手攬著她的腰,直接將她從跑步機上抱下來.

宋喜余光瞥見,戴安娜跑著跑著人沒了,轉過頭,先是看到戴安娜在常景樂懷里,再用力偏,看到熟悉的俊美面孔,不是喬治笙還有誰?

按下停止鍵,跑步機三秒內停下,宋喜驚訝的轉過身,"你們怎麼來了?"

喬治笙道:"正好在附近,過來看看你."

戴安娜這會兒已經從常景樂懷里出來,他問:"沒事兒吧?"

戴安娜用笑容掩飾尷尬,"大萌萌說你們來了,我和小喜還不信,剛回頭嚇了一跳."

常景樂笑說:"你剛才的表情像是活見鬼."

韓春萌委屈的道:"這要是敵軍來了,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兩個被俘."

幾人站在一起聊天,真真應了那句話,帥的只跟帥的玩兒,美的只跟美的做朋友,就連一些暗地里酸酸的,說她們三個是來招蜂引蝶的女人們,這會兒也被喬治笙和常景樂打了臉,身邊有這樣的男人,一輩子不出門都夠了.

常景樂對宋喜說:"我們來附近辦事兒,你老公見縫插針,非要過來看你一眼,攔都攔不住,我都懷疑他是來查你崗的."

宋喜說:"日常撩撥離間,我懷疑你是不是暗戀我老公,把我們拆散了,你就有希望了是吧?"

常景樂回以一記曖昧的目光,低聲道:"這都被你發現了."

戴安娜伸手攬住宋喜的肩膀,朝著常景樂一揚下巴,"你努力,這樣我倆就可以在一起了."

話音落下,常景樂抬起手掌,戴安娜頗有默契的跟他擊了一下.

韓春萌長歎一口氣,"這年頭,戀愛越來越不好談了,防火防盜防閨蜜,禁煙禁酒禁兄弟."

常景樂調侃,"找男朋友要擦亮眼,一不小心容易從姐妹兒降到小輩兒."

韓春萌認真無奈,"誰說不是呢."

幾人才碰面不到十分鍾,有人跟喬治笙打電話,他接完之後,對宋喜說:"我們走了."

宋喜應了一聲.

常景樂道:"嗯就完了?他這話有言外之意的."

宋喜沒聽出喬治笙有言外之意,倒是聽出常景樂話里有話了.

不待她出聲,喬治笙兀自抬手摸了摸宋喜的頭,低聲道:"你們玩兒吧,我完事兒給你打電話."

宋喜抬眼看著喬治笙,兩人用眼神兒交流,在意識里,她已經沖上前踮起腳吻他,喬治笙目光中露出一抹笑意.

常景樂臨走之前,約了戴安娜明天吃飯,聊餐廳的宣傳事項,她答應了.

等到兩人走後,韓春萌一副花癡的樣子,拱了拱宋喜的手臂,小聲道:"摸頭殺,我的媽,我剛才雞皮疙瘩起一身."

宋喜問:"惡心到了?"

韓春萌瞥她一眼,"你能不能不這麼煞風景?"

戴安娜一句話真相,"她是里酥外嫩,心里美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