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只為她,漂亮有罪
g,更新快,無彈窗,!

跟喬治笙在一起之後,宋喜越發明白,這個世界的好壞和善惡都不該被定義化,就拿這次的醫鬧家屬來說,打人是不對的,可如果打的是該打之人呢?太多人和事都是不被道德允許,卻又不被法律約束的,當眼鏡男覺得病床上的父親是拖累,甯願扔下不管,也不願掏手術費用的時候,全心外上下就沒有不想打他的,可普通人需要顧及的太多,反之于喬治笙而言,一句話就能完美的解決.

這世界的惡,花樣百出,層出不窮,若不能以'惡’治惡,怕是好人也會寒了心.

這次的事件結果自然是不了了之,警方沒有查到打人的人,眼鏡男也很快接父親回家,仿佛一切都回歸如常,但全院上下都知道有個'無名英雄’教訓了無恥潑皮,大家茶余飯後也都在開玩笑說:"真希望有條法律是專治這種無賴的,打這種人不犯法,還要加以表揚,看以後還有沒有這麼沒良心的人跑醫院來鬧."

"好想知道這個英雄是誰,以後還會不會來咱們醫院?"

宋喜將這些話說給喬治笙聽,本以為他會高興,結果他一副寵辱不驚的模樣,淡淡道:"他們想的還真多,我只是幫你出氣,又不是他們雇的私人保鏢."

宋喜繼續誘導:"你在他們心里可是英雄人物."

喬治笙說:"讓他們失望了,你要是不在協和,吵翻天我也看不見,看見也不會管."

宋喜枕在他肚子上,望著屋頂道:"連英雄都誘惑不了你?"

喬治笙躺靠在床邊看書,聞言,一貫波瀾不驚的口吻回道:"我從來沒想當英雄."

說著,他放下書,看著小腹處宋喜的臉,薄唇輕啟,"除非是為你."

宋喜聞言,頭一側,朝著他笑,緊接著伸出手臂,爬高摟住他的脖頸,兩張臉離的很近,她似笑非笑,低聲道:"就喜歡你這副對人愛答不理,全世界只為我開綠燈的性格."

喬治笙摟著她的腰,垂目睨著她,低沉著聲音問:"多喜歡?"

宋喜道:"喜歡到無以為報,只能主動獻身的地步."

她揚起下巴去吻他,喬治笙遲了幾秒後才回應,本是想鍛煉一下忍耐性,後來發現完全忍不了.

宋喜平日里要強,哪怕在床上也輕易不服輸,喬治笙特別喜歡她這個勁兒,胭脂馬不是誰都能駕馭得了,可一旦馴服了,個中滋味兒也只有他一個人懂.

一場讓雙方靈魂能透過身體緊密接觸的歡愛,往往可以將感情維系的更牢,更何況他們是夜夜笙歌,每月遇上宋喜身體不方便的幾天,不僅他憋得渾身難受,她也是有苦說不出.

好多時候,宋喜都暗暗腹誹自己,原來她這麼色的嗎?一日不碰喬治笙,心癢難耐,兩日不碰喬治笙,抓心撓肺,三日不碰喬治笙,欲哭無淚,熬到第四天,兩人已經紅眼躺在床上開始期待明天了.

宋喜原本就瘦,但她不愛運動,身上只是沒贅肉,最近跟戴安娜和韓春萌進了一次健身房,換衣服的時候,韓春萌驚訝道:"我去,你什麼時候偷著練得馬甲線和腹肌?"

宋喜低頭看了一眼,面色如常:"我沒練啊,自己出來的."

韓春萌氣得牙根癢癢,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瞥眼道:"還有沒有天理了?我特麼一天三百個仰臥起坐,也沒見腹肌過來臨幸臨幸我."

戴安娜脫下衣服,同樣瘦,似笑非笑的說:"別跟她比,人家每天'鍛煉’的人,誰讓你家里放著現成的不練了?"

韓春萌頓了兩秒才想明白,馬上朝著宋喜擠眉弄眼,宋喜很快轉移話題,"你現在多少了?"

韓春萌說:"一百二十五,卡這兒了,五天沒動,急死我了."

戴安娜笑說:"是急死東旭了吧?"

宋喜也說:"你比我想象中的耐力好."

三人換好衣服往外走,韓春萌低聲說:"我要是像你們兩個那麼瘦,我也好意思脫,你說東旭一脫衣服,前凸後翹,又是腹肌又是人魚線,我呢?一脫一團,沒面兒."

宋喜笑著去摸韓春萌的肚子,"我喜歡,多可愛."

韓春萌瞪她,"跟你換?"

宋喜認真的思索了片刻,出聲回道:"我從小到大沒胖過九十五斤以上,不是姐妹兒不夠義氣,是我怕承受不了這個重量."

戴安娜道:"你有個好老公啊,這麼快就練出腹肌和馬甲線了,就算你真的一百二十五,他也能給你練到九十五."

宋喜不說話,臉和耳根子卻慢慢泛紅,尤其是韓春萌還從旁一本正經的說:"一個人能練嗎?好想偷師學藝啊."

宋喜兩只手,一手推開一個,嗔怒道:"都離我遠點兒."一群色胚.

跑步的時候,宋喜跟戴安娜挨著,兩人聊了聊餐廳的進程,韓春萌不喜歡跑步,溜達到別處練器材,前後還不到二十分鍾,就聽到身後傳來吵鬧聲,身邊經過的人道:"那邊怎麼了,打架了?"

"趕緊去看,又撕逼了."

大家都過去看熱鬧,戴安娜和宋喜也從跑步機上下來,兩人往前走的時候,前者說:"我一周來三次,平均三次里面就能看兩場戲."

宋喜笑說:"這錢不白花呀."

戴安娜道:"你以為我真是來健身的?"

兩人說笑著走過去,還沒等擠進人群里面,就聽到熟悉的聲音傳來:"欸,大姐,你講講道理好不好?張口閉口我勾引你男朋友,你不尊重我,好歹尊重尊重他吧?"

宋喜跟戴安娜聞言,臉色一變的同時,趕緊撥開人群往里走,果然,韓春萌正跟個中年女人對峙.

女人身邊還有個身材很好的年輕男人,看打扮是教練,正在小聲勸解.

女人瞪著韓春萌,高八度的聲音質問:"喊誰大姐呢?小丫頭片子年紀不大,臉皮這麼厚,都說了是我男朋友,你能不能離他遠點兒?"

韓春萌氣到發笑時,宋喜和戴安娜走過來,一左一右站在她身側.

原本韓春萌就很漂亮,如今再加上宋喜和戴安娜,三人往哪兒一站,簡直閃閃發亮.

戴安娜細長桃花眼,不怕事兒的問:"干嘛啊?"

男教練從中渾和,"沒事兒,一點兒誤會."

他身邊的女人一臉喪門,"什麼沒事兒?到底是她勾引你,還是你上趕著她?"

一開口就是刺耳的話,宋喜眼底劃過不耐,唇瓣開啟,很禮貌的說:"阿姨,你消消氣,有話好好說."

戴安娜差點兒笑出聲,暗道宋喜可真是溫柔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