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暴力的善良
g,更新快,無彈窗,!

很快,幾名護士跑過來,看到地上滿臉是血的男人,先是嚇了一跳,緊接著沖過去攙扶,正好凌岳從樓上手術室下來,見狀,二話不說,立馬緊急處理.

在此期間,三名警察趕到,看了眼走廊中風平浪靜,向護士長詢問醫鬧事件.

護士長將警察帶去其中一間病房,凌岳剛剛把眼鏡男臉上的血跡清理乾淨,伸手輕觸鼻梁,男人驚蟄著躲開,"疼,疼……"呻吟聲聽著都瘆人.

凌岳道:"你鼻梁骨應該是斷了,建議你馬上去骨科拍個片子看看."

男人額頭和鼻梁處都有明顯的受傷痕跡,焦躁的抱怨道:"你不是醫生嗎?斷了你趕緊給我治啊,我這樣你還讓我往哪兒折騰?"

護士長眼底露出不悅之色,提醒凌岳,"凌醫生,你上午做了一個老大爺的手術,他就是患者家屬,之前聯系不上人,是張觀陽簽的字,他來了之後不交手術費還叫了一幫人過來大吵大鬧,宋醫生叫我報警,這幾位是過來處理的."

聞言,沒了眼鏡的男人,登時手指著護士長的方向,色厲內荏的說道:"你們醫院沒有家屬同意就給我爸拉到手術室里做了個手術,我爸到現在都沒醒,我沒告你們強制消費,你反倒惡人先告狀!"

護士長受不了,臉都被氣紅了,當場回道:"是誰不講理?你爸送過來的時候,如果我們醫生不簽手術同意書,老爺子命都可能保不住,現在我們把人救了,你就為了幾千塊的手術費耍無賴,還是不是人啊你?怎麼當人兒子的?"

男人氣結,一邊伸手指著護士長,一邊對警察道:"警察同志,聽沒聽見?你們還在這兒呢,她就這麼侮辱我,還三甲醫院,什麼東西……"

警察沒等出聲,凌岳率先道:"把手放下."

他一米八六的大高個兒站在病床邊,一身白色醫生服,氣場強大,加之居高臨下,氣勢就足以壓倒人.

男人瞥了眼凌岳,欺軟怕硬,當真佯裝無意的收回手,可馬上對警察道:"警察同志,你們來的正好,我要舉報協和里有暴民,你們看看我這臉,我剛才去洗手間……"

聽完他的一通複述,護士長只覺得痛快,絲毫不覺得同情,打他的人真是替天行道了.

警察聽了前後原因,想必心里也有掂量,擺出一張公平公正為民服務的臉,出聲道:"這樣,我們一件一件的處理,你先把老爺子的住院費繳了,我的同事去查到底是誰在洗手間把你打傷的."

男人聞言,忍痛狡辯,"不是我不肯交錢,我爸現在還昏迷著,你不知道,他不僅心髒不好,還有高血壓,糖尿病,他們隨隨便便就給推到手術台上,我爸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

正說著,外面快步跑進來一個小護士,對護士長道:"59床病人醒了."

當真是天佑良善,護士長馬上道:"你爸醒了,你這麼孝順,現在就過去問問他老人家在鬼門關走了一遭是什麼感覺,是怪我們醫生救了他嗎?"

男人一時語塞,眼中明顯帶著煩躁和不悅,像是討厭老人醒過來,給他添麻煩.

警察也見慣了這種人,順勢道:"你要是還能堅持的話,就先去看看老爺子,如果確定沒事兒,把費用繳了,人家醫生也不容易,又要治病救人,又要承擔風險,你看你這一臉傷,要不是人家醫生幫你處理,你自己怎麼辦?"

天時地利人和都不站在男人這邊,男人只好不情願的先去看望了老爹,假模假式的詢問了幾句,處處都帶著引導,想讓老人說一些身體不舒服的話,但老人家沒有這麼多心眼兒,還說進手術室的時候,聽到醫生一直在耳邊安慰,叫他不要害怕,會好的.

這樣的話一出,男人是再也沒有賴賬的理由,同意把費用繳清,可轉頭又揪住在醫院被打的事兒,大有要賴上醫院的架勢.

警察要調監控,同時詢問當時守在門外的保安,宋喜和張觀陽都從辦公室出來,看到眼鏡男被打成這樣,驚訝之余,心里也難免痛快的想,是哪路大神出來懲惡揚善?

醫院每層的監控由各科單獨負責,心外安保調出當時的畫面,眼看著一個戴了帽子和口罩的男人進了洗手間,約莫半分鍾的樣子,從里面出來,從頭到尾,臉沒露過.

男人見狀,瞪眼道:"一定是他!"

警察問:"你看見人臉了嗎?"

男人道:"他戴著口罩我怎麼看見臉?"

凌岳道:"你剛剛在病房里面,說從始至終沒回過頭,怎麼知道他戴了口罩?"

男人大聲道:"不是他,他鬼鬼祟祟又戴帽子又戴口罩的干什麼?"

護士長說:"來醫院的很多人都怕病毒傳染,戴口罩不稀奇."

男人接二連三被反駁,怒聲說:"你們是警察嗎?警察都沒說話,你們說這麼多,那人是你們醫院里的?"

警察都看不下眼,出聲道:"冷靜一點兒,你也不是警察,沒有證據的指證對任何人都不公平,更何況人家剛救了你爸,又幫你處理傷口,做人還是要講點兒良心."

另一名警察說:"這年頭誰還沒個病沒個災的,你能保證一輩子不進醫院?對人家醫生護士都客氣點兒,誰也不欠你的."

被警察一頓呲,男人終于老實下來,護士長偷著瞪了一眼,暗道這種欺軟怕硬的人,活該被人打,打死都不想救.

手術費交了,其余的事兒也不歸醫院管,警察走後,大家該干嘛干嘛,宋喜回到辦公室,房門鎖上,第一時間打給元寶.

元寶接通,"嫂子."

宋喜低聲問:"我們醫院一個耍無賴的患者家屬被人打了,我看著像平時跟我的人,你知道這事兒嗎?"

元寶平靜的回道:"知道,我讓的,沒給你們添什麼麻煩吧?"

宋喜如實道:"可解了全心外醫護人員的恨."

元寶道:"打他不光是因為找你們麻煩,也是替他爸出口氣,老爺子打不動了,我們搭把手."

宋喜一瞬間熱血沸騰,出聲道:"太帥了,給你們打call."

元寶笑了,出聲回道:"別讓笙哥聽見,他誰的醋都吃."

宋喜也笑了,下意識的說:"他最帥."

元寶道:"好,我一會兒幫你轉達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