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躲不過去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邊宋喜正在跟常景樂商量,問他可不可以幫忙做一下餐廳熱度,他的回答是意料之中,"沒問題,你們要創業,做朋友的不說兩肋插刀,鼎力支持是最基本的,等我叫人准備一下,到時候拿幾套方案給你們選."

宋喜笑說:"仗義."

戴安娜拿起醒好的紅酒,說:"來吧,還等什麼呢,敬我身邊這位隱形的娛樂圈大佬一杯."

幾人舉杯,常景樂笑道:"我就一個要求,等你們餐廳紅了,給我預留一個專門的位置,我也好去蹭個熱度."

戴安娜道:"這事兒我拍板了,以後只要你賞光過來,餐廳隨時都有你的位置."

常景樂二話不說,當即跟戴安娜碰了一下杯,紅酒才剛喝到嘴里,遠處店員走來,手捧著一瓶萬八千的紅酒,微笑著道:"不好意思打擾了,這瓶酒是蘭小姐送給幾位的."

韓春萌跟戴安娜表情有些迷茫,宋喜跟常景樂則是馬上想到同一個人.

當常景樂不著痕跡的打量一層座位時,宋喜已經面色無異的把酒收下,隨即報了一瓶更貴的紅酒名字,"麻煩幫我送過去,謝謝她的酒."

"好的,幾位慢用."

店員走後,戴安娜隨口問道:"哪個蘭小姐?"

宋喜說:"應該是蘭冬薇,蘭豫洲的女兒."

戴安娜多年不在國內,但蘭豫洲還是知道的,細眸微挑,出聲說:"你們有交情?"

宋喜說:"前些天她姥姥心髒病突發,送我們那兒去了,是我做的手術."

戴安娜一副原來如此的模樣,"怪不得,那你要不要去打聲招呼?"

宋喜說:"不用了,估計也有其他人在."

宋喜心知肚明,蘭冬薇送酒,十有八九是沖著常景樂來的,于她,不過是借花獻佛,之所以先出聲回禮,也是替常景樂解個圍,免得他還要解釋跟蘭冬薇之間的關系.

看破不說破,與人方便,與己方便.

常景樂更是聰明人,宋喜的心意,他記在心里了.

吃飯的過程很愉快,滿桌子都是逗趣的人,尤其是常景樂碰上戴安娜,倆人軋笑話都能出本書,宋喜笑說:"比我送治笙的笑話書有意思多了."

常景樂眼皮一掀,很是意外,"你送他笑話書?"

宋喜點點頭,"是啊,以前覺得他成天悶悶不樂的,感覺他生活很無趣,送本笑話書讓他開開心."

常景樂當即揚起唇角,"你這簡直就是讓我們開心啊."

戴安娜問:"我就想知道,他笑了嗎?"

宋喜撇了下嘴,"以前說不好笑,後來又說挺好笑,笑點忽高忽低."

韓春萌道:"只能說你老公對你是真愛,能出書的笑話都不好笑,畢竟這年頭但凡跟色情沾邊的都要禁止,不色情的又一點兒都不好笑."

她說的旁若無人云淡風輕,著實把同桌的另外三人給笑慘了,說曹操曹操到,宋喜接了個喬治笙的電話,他那邊忙完了,過來接她.

宋喜說了地址,半小時後,喬治笙出現在餐廳里,門口的女店員看見他,眼睛都直了,掩飾不住的驚豔,控制不住的唇角上揚,彎著眼睛問:"先生幾位?"

喬治笙說了句:"找人."

說罷,他很快看到宋喜的身影,哪怕餐廳很大,一層也都快坐滿了,可他仍舊能一眼就認出來,可以說她很出挑,但也是一種神奇的魔力,就像有一次兩人無意間在同一場合出現,宋喜隔著老遠盯著喬治笙的背影,他走著走著,突然轉頭,然後在人山人海的街頭,准確的發現她的位置,饒是元寶都覺著驚詫,這是安了雷達嗎?

喬治笙朝著宋喜走去,打從看見她開始,他眼底就含了星星,宋喜有感應的抬頭往前看,兩人四目相對,她當即勾起唇角,笑容說明了一切.

韓春萌看到喬治笙走來,有眼力見兒的起身讓出位置,坐到對面去,哪怕兩邊都能輕松坐下三個人,可她甯願和戴安娜常景樂擠,也絕對不跟喬治笙拉橫排,心里承受能力不行.

喬治笙坐在宋喜身旁,戴安娜和韓春萌跟他打招呼,他也都應了,常景樂慣常調侃,"今天怎麼結束這麼早?是不是嫉妒我能單獨跟她們三個吃飯,迫不及待趕來湊熱鬧的?"

喬治笙平日里只是話少,不代表他嘴軟,事實上他的嘴毒,熟人有目共睹,薄唇開啟,他聲音淡淡卻一針見血的回道:"我來接喜兒,順道送她們兩個回去,讓你送,指不定送回誰家."

他毫不遮掩的抨擊常景樂的人性,常景樂當即眼睛一瞪,不高興的道:"誰啊?讓仙女們評評理,我在她們心里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你少在這兒挑撥離間."

韓春萌'咳’了一聲,表情呆萌,"我出聲只想表示我是仙女."

宋喜在桌下被喬治笙拉著手,同樣打趣道:"人家現在是我們餐廳的宣傳策劃一把,能不能紅,就看他一句話了."

戴安娜佯裝感歎:"惹不起,誰都惹不起."

喬治笙到了以後,五個人坐下又聊了一會兒,最後是戴安娜主動道:"小喜,跟你老公先走吧,明天還要起早上班,我跟大萌萌一起回去."

常景樂道:"我送她們."

五個人起身,喬治笙邁步往結賬的地方走,戴安娜見狀,快步走過去,一邊掏出卡一邊說:"千萬別跟我搶."

餐廳主要是她想開,宋喜只是合伙人,現在選址借了喬治笙的光,宣傳又借了常景樂的光,戴安娜怎麼好意思還讓人家請吃飯,雖然她跟宋喜關系好到可以不計較,但這是個人情世故的問題.

喬治笙說:"不用客氣,誰請都一樣."

戴安娜道:"那你給我個機會,下次你們再請."

兩人正說著話,斜對面樓上下來三個人,正是盛淺予,蘭冬薇和俞靖瑤,盛淺予幾乎一眼就看見喬治笙,下意識的腳步一頓,有些人,長在心頭上,不見是煎熬,見了會疼.

戴安娜搶先把卡遞給前台,報了桌號,前台查看電腦,隨後說:"您這桌的單已經買過了."

戴安娜面露詫色,後面常景樂幾人走來,他隨口說:"買過了,走吧."

宋喜來到喬治笙身邊,兩人很自然的手牽手,蘭冬薇不在乎盛淺予和喬治笙之間怎麼回事兒,也沒想摻和,她只是將目光落在常景樂身上,尤其是常景樂替戴安娜買了單.

進門的時候忍住了,這會兒蘭冬薇想都沒想,一邊往前走,一邊道:"常景樂."